•云中谁寄锦书来

锦书是带着禅意的,来到你的身边化成一朵聘婷,飞舞在百花丛中,多让人着迷啊,这还不够,如果说是电影,应该才是高潮前的铺垫。当聘婷如孔雀般展开翅膀的刹那,才是惊鸿。

如此,一生着迷。

每每坐在湖边,净身端坐的时候,多么的期盼这样一份锦书从云朵里飘落到我的身边。内心明白,锦书是虚幻的美好,对未来期许的盼望,是敬仰,是兴趣,是追求。

想到此,便明白,原来锦书早就来到我的身边。它不是从云中飘来,是从我的眼睛里,手指里生发出来的能量,告诉我,人生众多磨难,唯有热爱,永垂不朽,且行且珍惜。

顿悟的开始便是行走的苦旅,说是苦旅,其中伴随着漫长的寂寥,孤独,静默的时光。在这其中,思考在不断的加温,持续的进行,然后幻化成文字,落于笔端,再回归与书本的墨香。如此循环,最后终有获得,就如那句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正是如此。

这本是易安的《一剪梅》里的诗句,归附于写作之中,更有众多的寄托在里面。

写一场惊世骇俗的兵荒马乱;写一场唯美动人的风花雪月;写一场薄凉悲切的寻常家事,给自己看,给懂得的人看,无需言语,已然明了于心。懂得,是心有灵犀的眉角一瞥,是闻到来人的气息便知道其人的性情,于是断定,这就是知己。多像伯牙和钟子期的知己之情,一旦认定,无怨无悔,写作莫不如此,一旦喜爱,则是前生今世的缘分,辜负不得。

许多的情感与自身有关,然后再蔓延周身,直至世间。看什么,思什么,写什么,都与心境相关。所以易安早期的诗句活泼,爱情气息浓厚,到了晚年,国破家亡,自然吐露的是满怀心伤,犹豫的情感。无可避免,那就坦然接受吧。

生而为人,欣然接受每个时段的自己,也欣然笔端的每一个文字。

晚明文学家张岱是个性情中人,不事科举,不求仕途,著述终身。走到哪里写到哪里,看到什么就写什么。他写《西湖寻梦》,他写《夜航船》,给后人留下耳目一新的写作方式,不苛求,不束缚,不刁难,这是属于写作者最自由的地方。

写一篇文章,写到动情处便是无情处,挥洒泼墨,写就一生快意恩仇。不为青史留名,不为后人载道,只是为了心中的那一份平静,一份欢喜。有什么能比内心的欢喜,乐意重要呢?

饱含锦书的柔情蜜意,在写作的道路上蜗牛般缓慢地前进,把指尖的文字写浅了,写白了,写禅意了,写了雪小禅那样烟火气了,繁华不惊,银碗盛雪。用最浅显直白的文字写最真情动人的感情,与文字为舞,为伴。

因此,每次的写作,都会问问内心是否平静下来,平静的像是身边直升的烟火,不偏不倚,那个时候动手写出的文字才更有嚼头,不负片刻交付文字的光阴。

不负锦书千里而来的相遇。未曾想过写作赋予任何的光环,这是内心的渴求,渴求在时光的流转中永不弃于文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 01、 锦书又一次从梦中醒来,她忘了这是多少次半夜醒来,想起那个梦中的模糊身影的十八岁少年。 昨天,她在医...
    敬夜思阅读 313评论 0 2
  • 01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 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上文...
    武军阅读 381评论 5 2
  • 朋友知道我喜欢写文章,多半都是评价“文艺”或“情怀”。该怎么说呢,其实写“正经”文章对我而言,算不得什么得心应手的...
    就叫五月阅读 1,334评论 17 41
  • 少年不识愁滋味,偏爱红妆。偏爱红妆,最恨人间轻薄凉。如今识尽愁滋味,不诉离殇。不诉离殇,征衣未锈人断肠。 在我编的...
    老陈家de小陈阅读 367评论 0 3
  • 你人生最重要的枷锁是什么你最想要的就是你最大的负担,看了很多人各式各样的留言。我想来想去,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想不...
    默然添乱阅读 159评论 0 0
  • 我觉得春燕特别可怜,她已经失去周六福了,周六福还劝她,和自己不爱的男人在一起,然后作为情敌的苏兰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逼...
    沈春阳粉丝团阅读 195评论 0 0
  • 月涤云稀四踪寂 婆娑青烟沾我衣 忽觉刺骨凄 京都无属地 偏忆旧日绪 未明此时心 渺渺独前行 知意不足惧
    诚实可爱小正太阅读 1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