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绥靖政策

当我睁开眼天已是黄昏,雨也停了,西方那一片火烧云真是漂亮,时而骏马,时而火鸟,就像我现在的心情,奔放而欢快,我不禁高歌一嗓:“嗷~~呜~~”,当然你是听不到的,我虽然只发出了两种声音,但我却应用了多种声调组合,这也是我和小主人学的。我想像着,我此时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匹狼,在一张巨大的火红的天幕下,孤独却勇敢地走着。

还没有走进村,我已经嗅到了食物的香味,这味道如同诱饵,勾引这我肚子里的谗虫。“咕噜鲁,咕噜鲁.....” 肚子叫了起来,似乎是谗虫们敲起了战鼓,催促着我。寻着香味,从进村的小路归于一条大路,我看到了,前面有个路边摊,一个妇人在捣弄着,似乎是油条,又好像是面条什么的,小摊儿边上些许人,看不大清楚,还好我鼻子灵。自从我开始流浪后,我的鼻子比以前好使多了。我深吸一口气,没错,这时油条的味道,顿时我就口水坠地了。老实讲,油条对我来讲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这东西我只吃过两次,一次是我的小主人给我的,我知道我的小主人很爱我,另一次是我在别人身后捡的,那个人买了油条后撕下一半给了她的孩子,孩子太小走路摇摇晃晃,小脚碰到一个小土坷垃就倒了,那小块油条自然就到了我嘴里。

“汪!汪!汪!呜...”,一条黑狗从小胡同里窜了出来,又尾随这几条小狗。我立刻收步,前腿微弓,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千万不要跑,要在气势上和它们势均力敌,不然就被他们撵跑了。我不动,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

“你那里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那条大黑狗恨恨地说。

每个村都会有这样的村狗一霸,身边总有一群小喽罗,也许都是流浪狗,也许都是家狗,或者是流浪狗和家狗联盟。这些家狗平时不在家看门,到处跟着狗老大四处闲逛,不是调戏漂亮点儿的小母狗,要么就找个小公狗欺负一下。这些狗都比较野,况且也从不读书看报,满身的匪气。如果他们看到其他狗有什么好吃的,从来都是抢的,不给的话就恨恨地咬几口,恶恶地抓几爪。这些狗就如《水浒传》中的牛二,必须有个高手出来教训他才行。

“安宁县福康村!”

“没听过,既然不是我们这儿地的,快滚,不然让你跑着来,爬着走,咬断你的狗腿儿!”

不是善茬!我心里想,我瞅着他,看他身材高大,全身黑毛锃亮,但是他那张脸上有一道的斜伤疤,让他看起来不是帅,而是多了几分的阴险邪恶。我不确定能打过他,虽然我也经历过几次恶仗。想必他们也是出来找食儿的,现在是饭点儿,况且这里还有个香气四溢的油条摊儿,为了美食他们不会轻易让我过去的,这一点我心里是十分清楚的。

“汪汪!”我后退两步,好汉不吃眼前亏。但我不打算就此远离此村,我大不了不吃油条了,我去村里其他地方看看。

“汪!汪!汪!”身后边警告着。

虽然不能吃油条了,但也不要气馁,对于流浪者来说被欺负也是时常发生的事儿,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一转弯儿,奔向东去,我相信今天不会饿着。在我还没有流浪的时候,我也是过着饭来张口的日子,我也是个“小少爷”。哎,不要想过去的事儿了,用力摔一摔脑袋。如果想喝一口粥,一个馒头,可不能面露凶恶,成年人可不是小孩儿容易害怕,他们一定会拿起砖头砸过来,这可是我用血泪得出的经验。装可怜才是妙招,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奶奶,我要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她们,她们心很快就软了,馒头,粥自然不在话下,运气好的话还能吃个大肉包子。当然我毕竟流浪不算很久,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呢。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前面有个吃饭的老奶奶,看来晚饭来了。看看,要口饭都需要智慧,要想长久立足这个设计,我还有很多的东西要学习呢。

我吃完晚饭,火烧云早已褪出,我得回到那个麦秸垛那里,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赶路,希望能尽快到郑州。郑州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我从来没去过什么大城市,就我流浪前所在的平安市我也没有去过,郑州对我来说有不小的吸引力呢。我欢快地跑起来,一直跑进我的梦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