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云清月淡世无忧》第二章:枯坐冷帐心惆怅

第一章:绿皮车头初相遇

第二天云无忧很早就起床,和阿月一起到毅行出发点。参加毅行的人很多,本来云无忧想着可以在这里和张奎来一场偶遇,却不想,到处人山人海。领了必备的物资,云无忧就和阿月出发了。第一次毅行,云无忧很是兴奋,走了很久,也丝毫不感觉累,一路上都在和阿月谈天说地,时光就这样悄然滑过,却也浑然不觉。转眼便到了中午,他们随意在路边找了一个饭馆,解决了温饱问题。吃饭的空档,她突然想起自己还留着张奎的联系方式,也就顺便发了一条消息过去,问他吃午饭了没有。

张奎也起了个大早,和几个朋友很早就出发,一路上他都注意着过往的毅行选手,期望能从中发现云无忧的身影,奈何天公不作美,两人总是在某个瞬间错过。临到中午,他们还没吃饭,只在路边随意买了一点面包充饥。今天太阳格外毒辣,中午时分,烈日当头,更是晒得人睁不开眼。他们实在晒得受不了,便就近找了一个阴凉处,准备歇会,继续出发。张奎正犹豫着要不要给云无忧发条信息,问一下她的近况,叮嘱她天热,注意不要中暑了。信息编了又删,就是不敢发出去。正反复纠结时,突然收到云无忧的短信,张奎欣喜若狂,仿佛久旱逢甘露,瞬间打开了话匣子。

“我还没有吃饭呢,一路上都忙着赶路,就随便买了点东西充饥。你呢,吃了没?”

“我正在吃呢,毅行消耗大,你还是找个饭馆,吃点饭,万一体力跟不上,怎么办?”

“嗯,好的。今天天气太热了,你要注意防晒哦,多喝水,注意不要中暑了。我们现在正在歇凉,准备休息一会,再走。”

“嗯,我一路上都在喝水,太阳晒得人渴死了。我们也准备吃了饭,休息一会,再出发。”

“本来想着今天早上会在出发点见到你,没想到一路上都没有发现你的身影,哎,也是无缘啊。”

“就是啊,我也想应该能够看到你。不过人太多了,可能我们相距不远,只是人太多,没有发现彼此。”

“是吧,那就晚上毅行休息站见哦。”其实张奎很想说,他一直注意着身边过往的人,只是想见到她。他很想于茫茫人海之间,发现她,走向她。但他犹豫着不敢说,他怕吓到她,毕竟两人才相识不过半日,他怕这样不加掩饰、浓烈的思念会吓跑她。

“好的,一言为定,晚上不见不散。”云无忧望着手机屏幕,久久地出神,只是一个劲痴笑。想着晚上两人就可以相会,她的心里就仿佛装了蜜一样,甜滋滋的。她的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甜蜜的微笑,淡淡地,却一眼就能望穿里面的幸福。阿月见她那痴痴的笑,真是太可爱了,也忍不住了,想要打趣一番。那眼角眉梢,尽是藏不住的满目春光;那梨涡浅笑,皆是压不住的春风得意。

“无忧,想什么呢,一脸痴笑,不会是在想情郎吧?”说着,用手故意在无忧眼前晃了几下,说到“情郎”二字时,还故意拔高了音量,一脸坏笑。

“没有啊,什么情郎,你想哪儿去啦,阿月,一天就知道想这些有的没的,没个正经。”说着,还用眼神剜了阿月一眼。云无忧极力装得一本正经,却依旧藏不住眼底那清清浅浅的一抹娇羞。女人只有陷入爱情,才会时刻带着那抹娇羞,那份娇羞是独属于小女儿的娇态,自然、可爱,惹人怜惜。都说爱情里的女人最是娇艳,如清水出芙蓉,美得纯净而自然。

“呵呵,还说我一天没正经,也不知道是谁呢,饭都没吃完,就一个劲抱着手机傻笑。”阿月故意阴阳怪气地说道,就想酸无忧一把,毕竟这种机会还是很难得的,一旦出现,必须抓住。俗话说,好闺蜜,就是用来损的,此时不损,更待何时。

“哎呀,好啦,好啦。说不过你,你说的全对,行了吧。讨厌,不和你贫了,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歪。”云无忧一脸娇嗔,本来是故作生气,却看着像是撒娇,许是幸福太浓,连语气也不自觉软了几分。

“哎约喂,某人说不过,就要逃啊。可别呀,我还想多望几眼你这痴样。叹世间情为何物,只消一睹这痴女。”阿月故意拖长了声音,声情并茂,摇头晃脑地念出最后一句话。说完再也忍不住,前俯后仰地笑起来。

无忧望着笑得花枝乱颤的阿月,笑也不是,气也不是。两人打趣了一番,就继续毅行了,此时太阳依旧很大,两人都热得不行,晒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阿月只盼快点到达休息站,休息好了,去见张奎。

日薄西山,一轮火红的落日挂在天边,映红了半边天。此时无忧已经到了休息站,买了帐篷,和阿月撑好帐篷后便出去溜达了,一抬头,正好撞见这灿烂的晚霞。望着这可爱的美景,无忧突然想起一段词:良晨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不愿辜负这难得的良辰美景,她想起了张奎,她想和他并肩而立,一起欣赏这大好风光。

人生最妙便是和喜欢的人,一同经历这大好春光,欣赏这无边风景,临了,再一道回忆走过的路,遇见的人,错付的情。曾经痴情错付,只为缘来是你。

天渐渐暗下去,休息站的广场上挤满了人,无忧想:张奎应该到了吧,但他怎么还不给我发消息啊。无忧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隔一会就看一眼手机,但手机就是没有弹出消息。无忧有些失望了,想着张奎是不是放她鸽子了,一想到这,她就越发难受了。心情低沉,阿月和她说话,她也显得没精打采,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阿月看她这失落的神色,想安慰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默默搂了搂她的肩。无忧很想主动给张奎发条消息,但又怕自己显得太过主动,毕竟女生矜持一点总是好的,特别是在自己心仪的男生面前。

就在无忧纠结着要不要发消息时,张奎的电话突然到了。无忧兴奋得像个孩子,先前的阴郁一扫而光,但她还是稍微镇定了一下,缓和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才慢慢按下接听键。她不想张奎看出她心里的愉悦之情,她怕,她太过看重,对方就会看轻。有些情,不能表达得太过;有些爱,只能藏在心里。爱情有时候不过就是一场博弈,谁先动情,谁就注定输了。

“你在哪里啊,帐篷搭好了没有啊?”

“我和朋友在周边闲逛,我们很早就到了,早就搭好了帐篷。你们呢,你们不会才到吧?”

“我们才到不久,刚和朋友一起吃了饭,现在在搭帐篷。你呢,吃饭了吧?”

“嗯,吃了。黄昏的时候,晚霞好美,你看见没啊?”

“没注意呢,可能一路上忙着赶路,哎,感觉今天走了好久,才终于到了目的地。”

“哦,那你估计累坏了吧,好好休息一下吧。那个……”

“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哦,没什么,就是想问你们还要搭多久?”其实无忧想说,你们搭好了,我可以过来玩一下吗,但话到嘴边,终究还是变了。人大多数时候都跨不出那一步,总是口是心非,上演着一场场言不由衷的错过。

“估计快了,你们还在外面逛啊,天都晚了,还是早点回来吧。”

“嗯,好的。”

两个人突然陷入了沉默,无话可说,却又舍不得挂断电话,似乎都在期许着什么,但都不想率先跨出那一步。过了好久,云无忧终是失了耐心,准备挂电话了,突然张奎说了一句:“那个,你现在没事,要不来我帐篷玩一下吧?”

云无忧听到这话,感觉漫长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就像一直在海里挣扎的落水者,终于等来了渴望已久的救生圈。她欣喜若狂,但还是尽量压低自己的嗓音,以免显得太过迫不及待:“你们在哪儿啊,我怎么找你们啊?”

“你们在保安亭那里等我吧,我过来接你们。”

“嗯,好的,等你哦。”云无忧的语气不知什么时候就自动变得娇滴滴,那温柔的语气,仿佛都可以嫩出水了。

挂断电话,云无忧就一脸兴奋的拉着阿月往广场的保安亭跑去,仿佛一刻都等不及。阿月看着眼前这个容光焕发的无忧,真是和刚才那垂头丧气的模样判若两人。她本想打趣一番,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她不想破坏无忧好不容易等来的快乐。她们到了保安亭,无忧就一直到处张望,生怕错过了张奎。阿月看着身旁急不可耐的无忧,莫名想笑,但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阿月想:兴许爱情就是这个模样,好的时候,如三月春风,吹来一片桃红柳绿;坏的时候,是隆冬寒雪,凉透一汪碧水清池。

<<云清月淡世无忧>>目录


文丐初次写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么么哒。喜欢请留言、点赞、关注哦。码字不易,转载请告知,文丐在此谢过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