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同学的夏天

乐同学是一个很乐观的同学。

乐观到什么程度呢?认识他这么些年,我几乎就没见他真正发过愁,好像他永远都是那个爬着楼梯哼着歌、照个镜子被自己帅倒、看个手机就一阵爆笑、天天一副傻乐傻乐的样子。而我,作为一个杞人忧天、时时发愁、在无形中拉低方圆几公里内平均幸福指数的不和谐因子,毫无疑问地将乐同学树立为生活的榜样、精神的楷模,时刻以他的至理名言鼓舞自己、战胜困难。

“人生一世,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有什么好怕的嘞。”

“我连睡觉的时候,都觉得好幸福。”

“不要当什么文艺青年啦,像我一样,做一个2B青年 ,不是很好嘛。”

多么地有道理啊!多么地具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啊!在他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罗曼罗兰的金句:“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高大的乐同学,就是这样欢快地在夕阳下奔跑,永远中二,永远幸福洋溢。

然而,在这个夏天,乐同学的人生信条遭遇了重大危机。

所有的苦难,发源于一场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比赛。

素来讲求科技引领(疯狂竞赛)、人才立足(学霸云集)的国家电网, 要在这个火热的夏天,举办一场(听起来)很高端的“内训师技能竞赛”。作为一个组织庞大、风云暗涌、卧虎藏龙的企业,搞起比赛来那是热闹非凡、宛若超女,凡为比赛,必先海选。

比赛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考笔试,第二部分是面试,面试又分为PPT制作和课堂试讲。从市级竞赛开始,优胜者晋级省级赛场,脱颖而出者则身负重任,直面国家级的厮杀。

哇!好激烈、好刺激、好令人振奋啊!我一边玩手机一边听完乐同学的陈述,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屁!好难受、好痛苦、好生不如死啊!第一次,乐同学隐约皱起了眉头,讳莫如深地看了我一眼。

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尘埃般的忧虑消失于风中,加油般自我打气:没关系,我这么学渣,不可能被选上的啦。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乐同学充分实践他一以贯之的“战略上重视它、战术上放弃它”的备战策略,每天都把厚厚的一叠复习题库放在包里,走哪背哪,视若珍宝,从不拿出来示人(包括他自己),给人一种只要题目放在包里,就会自动转化为记忆的错觉。

一直到考试的前一天,我闲来无事,问他:明天就考试了吧,题库,看好了么?

呵呵,没有。

PPT,做好了么?

呵呵,还没。

试讲的稿子,背好了么?

呵呵,那是个啥?

于是,再一次地,我深深地,被这种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瞬的心理素质所折服。

等到傍晚的时候,我俩去家门口的公园散步,我对着野花咔咔咔一通乱拍,一回头,看到乐同学坐在椅子上,竟掏出了那叠闪光的题库,安静地翻着,就像小说中主人公在大战之前静心领悟捡到的武林秘籍一般。

啊,平时吊儿郎当的乐同学,认真起来,竟还是很帅气的呢!

我刚这么想着,乐同学眼皮一翻,唉,我好困啊,我要回家打游戏!

这个帅不过三分钟的男人,回家之后并没有玩起游戏,他用残存的理智,开始做PPT,一做就做到了凌晨四点,然后倒头睡了四个小时,爬起来,蓬头垢面,脸色憔悴地狂奔出门,在公交车上背了背刚刚写的新鲜出炉的讲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去竞赛了。

比赛结束后,乐同学自觉已履行了一个炮灰的忠诚使命,顺利完成陪考任务,继续放飞自我,享受着他的幸福人生。

没想到,隔天早上,刚点开游戏准备大干一场的乐同学突然接到了人资部主任的电话:小乐啊,你准备准备,跟XXX一起,到合肥参加省公司比赛吧。

犹如晴天霹雳、平地惊雷,乐同学心里千般苦楚、万般无奈,试探地说道:领导啊,我这个调度班离不开人啊,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走了,恐怕班次安排不过来啊,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

领导就是领导,目光如炬,隔着电话线就看穿了乐同学迎难而下的那点心思,立马严肃语气,半是鼓励半是胁迫地说道:班次的事你不要担心了,这次你是代表芜湖市参加竞赛,既然领导选中你了,你就不能对自己不负责任,更不能对组织不负责任啊!你也不要太有压力,你跟XXX,你俩拿个团体第一,就可以了!

乐同学丧着个脸,痛心疾首地对我说:这高帽子一戴,我哪敢不去,我不能对组织不负责任啊!

当晚,乐同学就带着他仅有的一套西装行头,进驻明远宾馆开始集训,几百道题目从头背起,三天后奔赴合肥参加比赛。

为了体现对此次比赛的重视,公司特地为他俩成立了一个后勤小组。我好奇地问:后勤小组是怎么伺候你俩的?答曰:专门给我们熨西服。

啧啧,这手笔,这气派,我不禁心悦诚服。你要好好比啊,要对得起你这身笔挺的西装。我真诚地鼓励着他。

一个星期之后,俩人不负众望,顺利拿到团体第一,领导满意地点点头,派车把人接回来了。

乐同学像摊大饼一样摊在家里的沙发上,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掏出三本厚得可以砸死人的书,狠狠地扔到柜子里,发誓让它们永无重见天日之时。

我说:这省公司比赛结束了,下一步不就是国网的比赛,你们不去了?

乐同学像惊弓之鸟一样瞪着眼睛:不去不去,轮不到我去,省公司选了两个个人成绩最高的去参赛。那哪能去啊?听说可惨了,参加国网比赛要封闭集训两个月呢,天天就是做题、考试,做题、考试,那个惨,啧啧啧……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乐同学倍加珍惜这久违了一个多礼拜的幸福生活。果然,失去过,才更懂得珍惜,一点点小意外更能激发出对生活的热爱呐。

然而,阿甘说过: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对于乐同学来说,他尝到是百分之百黑巧克力,低脂清肠,营养健康,就是,苦了点。

省公司花高价从江苏请了一个培训团队过了,专门培训选拔出来的两名选手。专业意味着高价,领导一琢磨,这么贵,就培训俩人,忒不划算了,家业再大,也得省着花啊。不成,干脆把大家都叫过来,雨露均沾,一锅培训,既提高了性价比,也有利于营造你追我赶的良好氛围。领导微微一笑,大笔一挥,又签了一个文件。

接到“二进宫”的消息,乐同学已经被折腾得没脾气了。他叹了口气,开始收拾行李。此去经年,没一个多月回不来,我嘱咐他仔细收拾,别落下啥。

衣服啥的免去不提,乐同学找出他尘封已久的笔记本,开始安装游戏,大号小号一一测试好,换了地儿,战斗还要继续啊。手机、充电宝、数据线反复检查,生怕数据线出意外,特意准备了个特结实、多接头的备用线,扯扯线头跟我说:看见没,这可不是一般的材料,据说是军用的,不怕断的。

安顿好未来一个月的精神生活后,乐同学拎着大包小包出发了,这次级别高了,跟市公司没关系了,专车也没了,后勤小组也撤了,他和XXX组成难兄难弟小分队,挥一挥手,坐火车走了。我目送他远去的背影,依依不舍地留恋了十分钟,然后开开心心地回了娘家。

到合肥之后,刚安顿好,他们就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培训。我第一时间发来慰问,一切可还安好?乐同学发了一个抱头痛哭的表情,打了一句话:握草,我发现我忘记带书了……

呵呵,我默默地献上了我的掌声。果然,你就是你,是不一样的烟火。

集训的生活,枯燥而艰苦,还好有XXX和他同去,聊以为伴。这位战友是个如假包换的学霸,毕业于浙大,当年几分之差,与清华失之交臂。学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从不做课外习题,数学什么的,从来只是做做课本后面的练习题就完事了。作为一个被数学虐到体无完肤的白痴,我忍不住采访了他:那难题你是怎么做出来的呢?学霸的秘籍是:睡觉的时候,简单的题目会在脑海中自动组合成难题,醒来就自然而然地会做了。

呵呵,听完之后,我发誓我再也不要采访学霸了。

学霸如此,也会为这个集训长吁短叹,日复一日地泡在三千七百道题库里,不死也脱层皮。可这世界永远都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第一次模拟考的时候,三百道题目,他俩哼哧哼哧连猜带蒙做的要死要活的时候,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姐,半个钟头不到,在众目睽睽之下,风光无限地交了卷,并一举拿下最高分。

这件事对学霸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他沉思了半日,对乐同学吐露了心路历程:我竟从不知道,考场上,第一个交卷的人,竟会对其他的人带来这样大的心理震动,以前,第一个交卷的可从来都是我啊,我竟不知,这么做是这样的不道德!

乐同学感慨道:唉,学霸也有学霸的弱点,站在巅峰上的时日久了,心理好脆弱!不像我,一直都是学渣,打击惯了没感觉……

我急忙抓住机会,进行情景教育:看看XXX,多认真,人家闭关苦学了吧,你近朱者赤,赶紧背啊!

不说还好,一提起来,乐同学一脸悲愤地出现在手机屏幕中,声嘶力竭地控诉道:你知道这都是些什么破题目吗?毫无逻辑啊!你听听:按照培训的(),可以将培训分为横行培训、纵向培训、拓展培训……A性质 B内容 C内涵 D深度,你怎么选?

我:……内,内容吧。

乐同学冷笑一声:错!正确答案是内涵!你告诉我,内容和内涵有什么区别?

好有深度的一个问题,我简直马上就要去翻现代汉语大词典了……

乐同学继续念题:良好的培训计划和培训内容,是内训师在教学过程中的()A行动指南 B教学大纲 C框架体系 D郑重承诺,选吧。

凭借我淫浸文山会海的多年经验,仔细斟酌一番后,我选择了“行动指南”。

乐同学满含热泪地揭晓谜底:错,是郑重承诺,承诺你妹啊!知道了吧,这种闻者流泪见者崩溃的题目,它没法背啊……

我爱莫能助,只能对他抱以无限的同情和诚挚的安慰。想想也是可怜,乐同学从小就自由惯了,打上学的时候就最怕背书,登时给套上个紧箍咒,白天上课,晚上自习,连个周末都没有,晚上视个频我都感觉自己像在探监,也免不了他水土不服,头疼欲裂。

我说:算了,咱不背了,考不出来拉到,再说了,这比赛又不是只考笔试,不是还有面试嘛,你PPT可是全班做的最好的啊!

乐同学脸皱得像个揪成一团的废纸:PPT做得再好也没用啊,你PPT做的不好,那是能力问题,领导表示可以理解,是吧,年纪大了,电脑操作不熟练,年代使然,审美就是差一点,这些都是可以被原谅的,但是!你题库背不好,那就是态度问题!年纪轻轻,堂堂重点大学毕业的人,连个题库都背不出来,搞什么搞!

领导就是领导,看问题果然是一针见血,深刻啊深刻。我深受教育地点点头,表示了赞同。

乐同学趴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我上次考得可差了,估计倒数,老师恐吓我,说要通报到单位。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背水一战,马上就要放手一搏了?

乐同学透过宛若宇宙般浩淼的摄像头,向我发射出幽然黯淡的微光:开玩笑吧,我已经决心要自暴自弃了。

我大喊道:不要放弃啊!少年!振作起来啊!

乐同学捶胸顿足道:今天那个老师把我们训了一顿,说别的省份早就开始集训了,你们已经落后于人,还不发愤图强!中午还要回宿舍午睡?晚上自习居然不上到十二点?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你们现在要拿出高三时的状态来,知不知道!

乐同学欲哭无泪:我特么高三的时候晚上看小说看到十点半就准时睡觉了,高三我都没拼过,你这不是在逗我么?

事已至此,我匮乏的语言已经找不出话语来安慰他了,我们就只能沉默着,隔着无线电波,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乐同学看了我一会,于无声中,深沉地叹了口气,用波澜不惊的语调,缓缓地说道:晚上自习的时候,我看着看着,突然就恍惚了,一瞬间就好像灵魂出窍,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无数疑问,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在做什么?

他抬眼看我,撇着个嘴:老婆,我好想你啊,我好想回家啊,我为什么要在这里,遭这个罪啊,呜呜呜……

此情此景,让我不禁想起了杜甫的名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看到一向乐天安命的乐同学如屈原般发出惊心动魄的天问,真是苦难出诗人,古人诚不我欺啊。

当乐同学快要接近崩溃的边缘时,第一阶段的培训也走到尾声了,最终考试就要来临。早上,我睡个懒觉醒来,第一时间送上关爱:明天就考试了吧,题库看完了吗?

乐同学:还有一部分没看。

我:那赶紧把没看的那部分看了啊。

乐同学发了一个捂脸哭泣的表情:关键是我不记得哪一部分没看了,早上一翻,好像都没看过……

我(真心实意地):愿菩萨保佑你。

本来,按照乐同学的预想,第一阶段培训结束后,他们人肉背景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学也学了,考也考了,国网的比赛自然是由大神参加,第二阶段培训没他们什么事,这炼狱般的日子也要到头了。

然而反转小剧场总是无时无刻不在上演,不幸的小道消息正悄悄流传:领导有意让大家陪练陪到底,一直陪到武汉的国网赛场。

对于这个走向,乐同学表示,他实在是没有心情与我探讨。此刻,他一如既往地沉默着,凝视远方。

我看着表面上平静的乐同学,内心一阵担忧,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我焦灼着,想说什么却又犹豫了。思忖片刻,终于,我喉头一阵温热,还是说出了不得不说的话:

那个,真去武汉的话,给我带点周黑鸭,别忘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变成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是它们了。它...
    橘子酱啊阅读 111评论 0 1
  • 朋友要不要分三六九等?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从我们对朋友的称呼就能明显区分。你在向别人介绍某人的时说“这是我一发...
    马王爷阅读 19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