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找到你,不管南北东西

                                                                      文\微寒 


不管多久,我都要找到你

曾经年少轻狂,尚无知。不懂什么是爱情,但长大了一点点,就会不一样,就会想着把弄丢了的人,再一次找回来,不管南北东西,一定要找到你。

今天我想讲一个我身边的故事,就不说名字了,就用A代替吧。

1、

我上初一的时候,A上初二了,当时他也是内心懵懂,充满对爱情的憧憬,因为当时学校没有宿舍,离家又远,只能住公寓,有的地方称“小饭桌”,说白了就是老师开的一个管吃管住的地方,前提是交钱。

公寓里初一初二初三的都有,我和A就这样认识了,有一次他去我们班找我,去给我送书,无意间撞到我们班一个女生,情节好像很老套了,但他们真真的谈起了恋爱,如胶似漆,总能躲过老师追捕。

巧的是,周四下午有一节体育课,A也是,所以一般自由活动的时候,他俩总是坐在操场上说悄悄话。A总是让我给她带东西,有段时间,同学还误会,以为我在追她。

时间转瞬即逝,A初三了,他好像很聪明,一边恋爱一边学习,照样也可以考到班级前三。

渐渐地,初三下半学期,他们不常见面了,A也没给我说什么,也不让我带东西了。我就跑去问他怎么了,他说已经分手了。现在想想,当时懂什么叫恋爱,不懂又何谈分手,顶多算是不联系了吧,但也没变得完全陌生,见面还是相互温柔打声招呼,只是不再天天发信息了,当时QQ、微信还没有流行,根本不知道GPRS流量是什么东西。

一天十几条短信,一条短信总是打满字的日子,也挺让人怀念的。

后来,A考上了市里的一中,而她去了外地上学,因为她的父母在外地打工,时间久了,就留在那里了。我和A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上高一的时候,开始流行QQ了,班里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QQ号,初中的班长建了一个群,但联系不上她,班里都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A有一次喝完酒告诉我,初二上学期的时候,他亲了她,然后就给她许诺,说这辈子非她不娶,在现在看来,这句话算个屁呀,说过,转眼就忘了。A告诉我,说她也告诉他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我问A当初为什么分手啊,他说不知道,就突然分手了,从此再也没理过A。

听到这里,也应该明白了,A不甘心,说一定要找到她,弄清楚分手的原因。那年A考上了大学,报志愿的时候,A报了一个当初从她嘴里唯一提到过的那个城市,去了一个不确定她在不在的城市。

A一边赚钱,一边上学。他做过餐馆服务生,发过传单,也被一个公司的老板骗过,但始终都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她的女孩子。但他一直没有放弃,直到大三他都保持着单身,他的同学还调笑他,这是准备出家啊,他总是一笑了之。

我很佩服他,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还没有被迷惑,一直坚守着他的诺言。社会变化多快!到A上了大学,就已经是“先上车,后买票”的时代了。誓言是什么东西?谁知道?还会有纯洁的爱情吗?还会像从前一样慢吗?

天意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A的行为感动了老天爷,还是怎地。大三的时候,A的一个同学住院了,身为班长的他得去医院看看,就在市立医院,当时那个城市最好的医院。A在去医院食堂打饭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女孩,很像她,穿着病号服,带着一顶白色的针织帽。A不敢去打招呼,怕认错了人,毕竟七年过去了,人也变了样,他就多留意了一眼,悄悄跟在她身后,看她去了3号病房。

A照料完同学,就在门口守着等她再一次出来,他想起来,她的脖子上有一颗痣,虽不明显,但留意一下,还是能看见的。

到了饭点,她出来了,慢慢悠悠,不知哪个捣蛋鬼把香蕉皮扔在了走廊里,她险些摔倒。A假装路过,连忙去扶,正巧看见了那个痣,血红的印在了他的心里,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看着那颗痣,她动了一下,A才缓过神来,问她没事吧,她说没事谢谢。A看着她,她的神态没变,说话的语气也没变。

A问她叫什么名字,想再次确认一下,她说:你好,我叫张雪。

A蒙了一下,说:“不对,你叫张洁吧”

这时她才发现,眼前这个男生,越看越眼熟,正准备逃跑,被A一把拉住,说,还想跑到哪里去,我都找你找累了。

她哭了,看着眼前这个人,她准备把一切都告诉A,原来当初它得了病,怕拖累A,就无缘无故的提出了分手,后来还改了名字,怕以前的同学认出她来,没想到A这么执着。

等到张洁的爸妈到医院的时候,看着这个在自己女儿身边赖着不走的男生,完全不知所措。

或许那个时候,爱情里的两个人都是自私的吧,都希望对方能过得幸福,从而不问对方的感受。也或许现在的爱情也是自私的吧,都希望自己能幸福,不顾对方的感受。但我还是相信,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真正的爱情。

后来这些事,是A通过短信告诉我的,他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像是在讲故事。不过对张洁的病,不管我怎么问,A绝口不提。


弄丢了,就找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