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活出生命的意义》有感

之前读过弗兰克尔《活出生命的意义》,看后脑子里总回旋着他对生命意义的看法,我知道他对我产生了影响,我要回头再看看。今天下班回来就把书翻出来,重新梳理一下,结合自己的感悟和生活体验,总结出以下几点。

(1)

人活着为了什么?

人之存在以何为目的,有两种观点,一种是幸福论,一种是义务论。大致来说,幸福论可归结为趋利避害,追求快乐,伊壁鸠鲁、边沁当属其代表;义务论强调法则的至高性,人要按照法则生活,亚里士多德、斯多葛学派、康德是其代表。弗兰克尔是心理学家,但也可归于其中一类,看他怎么说:

“人活着不是要追求快乐或幸福,而是要寻求意义。要实现个人的意义就必须超越主观快乐,办法就是做某件'为了某事或者他人的事',或者献身于某种事业或所爱的人。”

很明显,他明确拒绝了幸福论,而选择了义务论。我赞成弗兰克尔的看法,幸福论有两点不能克服的缺陷,一是当目标实现后幸福感就会越来越弱,直到完全消失,这时就要进入到对下一个目标的追逐中,如此下去,就会陷入无尽的追赶中,不能自拔,最后注定是一片虚空。二是如果总是想着幸福,那往往得到的是不幸福,因为现实中人在比较中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不足和短缺,这种不足和短缺让其感觉到幸福的缺失,这种缺失感的产生会随着幸福意识的增强而愈发增大,直至将人压垮。所以,讨论幸福最多的人,往往是不太幸福的人。义务论可避免这两个问题,不会让人陷入无限的追逐中,也不会使人在比较中产生挫伤感,这是它的优点。

(2)

义务是什么?

看弗兰克尔怎么说:

“负责任是人类存在之本质”。

“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必须自己觉得自己为什么负责、对什么负责以及对谁负责”。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总是指向某种事物或某人――不论是作为有待实现的意义还是需要面对的他人。人越是忘记自己――投身于某种事业或献身于所爱的人――他就越有人性,越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很明显,负责任就是义务。当然,这里的负责任是宽泛的,不仅仅指法律意义上与权利相对的义务,还包括伦理的、道德的、宗教的、习俗的、职业的等等,更重要的是自己给自己设定的义务,这里自己给自己设定的义务可能符合于法律、伦理、道德等方面的义务。

为什么负责任就会让生命产生意义?我想这多半和弗兰克尔的人生经历有关,他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他遭受的苦难让他具有了一般人所没有的底线意识,这种底线意识对他来说是一种对家人的爱,他将在那种极端情况下对家人的爱看作一种高尚的责任,那里的环境当然也不允许他将这种爱看作权利,所以后来他就以责任为基点建立他的心理学说。这种底线思维是对的,当你生活中遭受重大困难时,你可能已经成了一般人眼中不幸的人,你还靠什么活下去?“我们必须回答生活向我们提出的问题,而要回答那些问题,我们就必须担负起生活的责任”,这就是义务论,更进一步说,弗兰克尔的负责任就是内心的一个信念,这个信念是对他人的一个义务,是这个没完成的义务让他坚定地活下去。

这里要说一下自由的问题。为了自由,生命和爱情都可抛弃,人不都该追求自由吗?弗兰克尔说:“光说人有自由还不够,自由只是故事的一半,真理的一面。自由是人的生命消极的一面,而其积极的一面就是责任。实际上,如果人不能负责任地生活,那自由会堕落为放任”。我坚持认为,自由如果没有美德的约束,就像泛滥的毒品一样,会使一个社会分崩离析,并且个人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也不会体会到自由带来的想像中的轻快,而只会感到无时不在的更加紧扣的束缚。

(3)

承担什么责任?

意义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生命的意义在每个人、每一天、每一刻都是不同,所以重要的不是生命意义的普遍性,而是在特定时刻每个人特殊的生命意义”,弗兰克尔继续说,“你不应该追问抽象的生命意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使命,这个使命是他人无法代替的,并且你的生命也不可能重来一次”。他的意思是生命意义的途径在现实当中,和黑格尔抽象必须落到具体的思想是一致的。这个途径就是做事、爱人或承受。通俗地讲,做事就是建功立业;爱人就是使你爱的人实现他的潜能;承受就是如果生活给你苦难,你就要积极将苦难转化为成就,不能被苦难打倒。关于苦难,弗兰克尔这样说:

“一些不可控的力量可能会拿走你很多东西,但它唯一无法剥夺的是你自主选择如何应对不同处境的自由,你无法控制生命中会发生什么,但你可以控制面对这些事情时自己的情绪与行动。”他又说,“个人一旦成功地找到了意义,那他不但会感到幸福,还会具备应对磨难的能力”。这一点我很赞同。

(4)

义务说或弗兰克尔的责任说,是不是真理的全部?我也在思考。我觉得基本观点是对的,人生就是在寻找意义,没有意义的人生是虚无的,终有一天会走向自杀的道路。但如果说人一天24小时每时每刻都在意义当中,那就不一定了,如果真是那样,你不觉得人生的沉重吗?况且现实中每个人都有发呆无聊的时候,也必须有“意义”的空挡时间,这是人的正常生理心理需求,并不是时时刻刻都紧绷着的。意义当然需要,但意义不是人生的全部,人生有时候需要一点“无意义”。

爱因斯坦在自画像里写道:

“对于一个人的存在,何者是有意义的,他自己并不知晓,并且这一点肯定也不应该打扰其他人……苦难也罢,甜蜜也罢,都来自外界,而坚毅却来自内部,来自一个人自身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我都是受我的本性的驱使去做事情。”

是的,生命的意义来自内部,来自一个人自身的努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