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暴力的一些思考

我曾经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不同的是,我的是冷暴力,或者说是精神暴力。

在此,我不想赘述情节,因为已经过去十年了。见识了人性的丑恶,不见得要以这种方式陈列出来。我也不想祥林嫂式诉苦了。话说三遍不会淡如水,但是会惹人嫌的。

我想谈谈容易在人认知之外的精神暴力。我想,受害者大多原生家庭教养严格,遇到指责和批评总是习惯找自己的毛病,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自我怀疑、自我否认。在外界发生变化时,比如进入无序的角斗场,比如会拿捏人性的人,过早习得成人世界的伎俩,降维打击初入社会的乖乖女——柿子总是捡软的捏。那这些个乖孩子(乖到让人心疼)就成了这些人的目标,倘若有些“聪明人”晓习心理学等诡计,用之坏处,便是社会之贼,或者,在某些人眼中,便是“人虫”了。

如此,好比一个初入酒场的小白被灌了一通烈酒,不免产生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而一些相关的缺位和成年人的默许和熟视无睹,加剧了这种现象的张狂。我认为,这与精致利己主义不无关系,也和社会上一些硌应现象有所渊源。是谁把社会变成了困兽之斗,是谁与人文精神割席而坐?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存之外,还有生活,是人性之光,是超我的存在意义。

人皆有恻隐之心,路见婴儿而不忍;亦欣赏陌上花开,不忍采摘,此等意境,欲辩忘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