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最重要的事(12)——灵魂的囚笼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我不愿社交,而更愿意自己独处。今年春节,我是一个人过的,我还给自己做了一桌年夜饭。所以,我越喜欢独处,越认为自己是个内向的人。

前一阵儿,我对自己创业失败进行了反思。其中一个原因是,我的权利动机较弱。在领导力测试中,我的权力动机分数非常低。这意味着我非常不喜欢,也不擅长支配别人。实际上确实如此,哪怕让别人干点本职工作以外的事情,我都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我认为自己不适合管人,甚至不适合管理,也进而认为自己不再适合创业。如果非得创业的话,我得需要一个团队。至少,也得需要一个管理者。

在部队时,因为第一段婚姻长期两地分居,我总申请转业。也想着转业后,自己应该有能力赚更多的钱。当时,领导对我的印象非常不好。有一次,一位领导实在太生气了,他说:“就你这样的,如果出去赚钱,你连20万都赚不到。”是的,他的话应验了。转业快10年了,我还没有额外赚到20万。甚至恰恰相反,我凭本事亏掉了近百万。我总想着他的话,虽然我不信什么预言,但是也总被他的话所影响。偶尔,心里也不自觉地问自己这个问题,我真能赚到20万吗?

之前玩游戏时,我不自觉地盯着分数和排名,也比较关注一个指标——MVP,它的意思是最有价值游戏者。后来,自己也会想,我为什么要盯着指标呢?我玩游戏不是为了放松与享受吗?

小时候,家里人总和我说,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我学习还行,在普通中学应届生里,高考成绩全校第二名。也考上了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不过上了大学之后,我似乎就没什么动力了。同桌睡觉,我也跟着睡觉。别人打游戏,我也跟着打游戏。刚开始,因为还有一些学习惯性,即使高数课睡觉没听课,课下自己还会看课本补回来,所以期末考试也能考个80分。但是时间长了,惯性就慢慢磨没了,整个四年挂了3科。当时学校规定,挂4科就没有学位。所以因为危机感,到大四下学期,自己又努力了一下,才没导致最坏的结果。自己不好好学习,混得差,就把原因归结为家长的期望。这听上去像是给自己找借口。嗯,也许吧。反正我觉得是有一定关系的。如果你听过罗森塔尔效应,可能就会更支持我一些。

以前听过一本书,书名是《终身成长》,书中把人归结为两类,一类是固定型思维模式,另一类是成长型思维模式。固定型的人认为,自己就是这个阶层的人,只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满足于现有成果、避免失败。成长型的则认为自己是可以改变的。他们总是在努力成长,寻求各种挑战和机会。

当时,听完这本书以后,我就认定了,自己是一个成长型的人。然而,知识却是容易遗忘的,甚至连形成的观点和看法,也可以被遗忘。时不时,我就会忘记,要做成长型的人。

最近又听了一本书,书名是《性格修正》,这本书打破了人们认为性格是稳定的,甚至是不变的认识。书中提到,现有的性格学说,比如四体液说、九型人格、性格色彩学,等等,都没有严格的科学依据。

性格并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么稳定。很多实验结果显示,即使十年后,一个人的性格也会有很大改变。最容易改变性格的原因是,对目标的坚持。坚定地为目标努力,会让一个人的性格随之改变。

基于以上的认识,我进而又想到,不只是思维模式,不只是性格,我们整个心灵,都像被装在囚笼里。

我认为自己内向,我就被装在内向的囚笼里。我发现,其实有时在熟人面前,我还是很外向的,也能侃侃而谈。外出办事时,如果有需要,我也会找陌生人多方打听。我肯定不是一个绝对内向的人。别拿内向来束缚我!

我认为自己不适合创业,不适合管理,我就被装在不擅创业、不擅管理的囚笼里。可是,即使这样,培训学校我也开了两年多。员工们在我的意志下,也做了很多事情。权利动机弱,不代表着不能行使权利。也许,我更缺乏的是能力、时机、或运气。我更缺的是再次尝试的勇气。

我认为自己赚不到20万,我就被装在不会赚钱的囚笼里。想想就可怕,我像很多人一样,被这种看法束缚住手脚。其实,我们是在给自己的不努力寻找借口。不会赚钱,当然比不努力,更让自己心安。哼,赚不到20万?让它见鬼去吧!将来我要赚2000万!

我认为自己只能是个大学生,而成不了硕士、博士,我就被装在本科生的囚笼里。而实际上,我只是当初不想考研究生,也没有动力,才没有成为硕士。打破这个思维囚笼,如果有需要,我又真想考的话,我相信自己就算到60岁,也有可能成为硕士,甚至博士。

我又想起一个心理学实验,被称为“逆时针实验”。

1979年,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艾伦•朗格和学生,邀请16位老人,到美国波士顿外的郊区,做为期一周的「怀旧之旅」。郊区房间布置得同20年前一样,有1959年的《生活》杂志,和《周六晚邮报》,还有黑白电视、复古收音机。

这些老人被平均分为2组,实验组的老人,需要按照20年前的方式在房间中生活,而控制组的老人只需怀旧以往即可。

这一周,老人们都沉浸在1959年的环境里,听以前的音乐,看以前的电影、报纸、杂志。一周后,老人们的视力、听力、记忆力,都有了明显提高,步态和体力,也有了明显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实验组的老人改变情况更加明显,老人的手脚更加敏捷,60%的老人智力测验的成绩进步了,有几个老人甚至玩起了橄榄球。

朗格教授分析,实验组的老人,即「生活在1959年」的老人,为了维持时间感,会更有意识地「活在当下」,他们的改善也更明显。

由此实验,艾伦•朗格发现,人们心理年轻化,可以减缓生理上的衰老。

(本引文摘自搜狐号MED24,文章名《实验让受试者忘记自己的年龄,结果他们变年轻了! 》)

老人们的心理年龄,最开始都与实际年龄相符。同时,他们也被心理年龄所束缚。

实验中的实验组,在20年前的模拟环境里,生活了一周,心理年龄的囚笼被打破,这让他们的心理年龄变得年轻,同时身体也变得更健康起来。

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在查找这个实验的出处时发现,它并不是发表在心理学期刊,被同行评议并再次验证过的实验,据说它只出现在作者自己的书中。所以实验结果,还有待于进一步证实。

可是,在这之前,你多半已经相信了这个实验。如果我不告诉你真相,你肯定会被这个实验影响很久。你被它装在了思想的囚笼里。

我们所有的思想,都被装在一个个囚笼里。

我们的基因会影响着我们。刚出生的小鹅,如果睁开眼看到的不是父母,它会跟着第一眼看到的任何生物,并与他们亲近。

我们看过的书、电影、电视剧,所经历的事,别人和我们说过的话,等等,都会影响我们,并把我们一部分思维,装在囚笼里。所以,我们在不断被塑造成各种样子。你才成为了今天的你。

主流价值观让我们认为,我们需要终身学习,需要更成功,需要更有钱。

可是,我想说的是,我们有时更需要停下来反思,这样想是为了什么?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我们所认为的,是对的吗?我是在给自己设限吗?

我们需要总是想想,对我们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平和世界里回复平和世界,可以听文章,你懂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