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跑下去(十四)秦岭越野跑

生活虽然有些不尽人意,但是我们仍有选择快乐的权力。


九月份初过完生日过后,老天又狠狠的连着甩了几个巴掌给我。唯一想去的北京马拉松因各种原因没能成行后,便下了决心参加十月份的秦岭超级越野跑。三月份尝试过次短距离的越野赛,那次真切体验到在山脊奔跑的魅力和越野赛中的风险,更重要的是被虐的又是几天扶墙走以及对跑步能力产生极大怀疑,那以后虽说还想再去尝试体验,但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就一再打消了念头。直到了解今年的这场赛事,加之阿业的怂恿下,就提交报名资料,在第二天审核通过后便制定不到一个月的训练计划。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所要做的第一时间是评估自己的能力。今日再次回看这份训练计划,前部分的还能按照计划来执行,到了后半部分遭遇国庆假期,而假期里更多的是跟朋友的相聚便借机偷懒,好在最后那段时间还是逼迫了下自己。计划里训练总量是195公里,实际训练总量156公里,完成百分八十,跟预期没差太多。有些人做成件事靠着天赋,而有些人做成同样的事只能靠努力。

六点钟准时起跑,山林里依旧是一片漆黑,由远及近。离开起点后两三百米后就没有路灯的指引,由于起跑的人比较密集,跑者的头灯照亮着脚下的道路。起跑的路段先是约有两公里的水泥路,坡度也不是多大,跑得快很快就甩开人群向山林深处狂奔而去,对于像我这种就只能够按照配速往前慢慢溜着热身。接着下来的约两公里道路变成泥土与小石头组成的乡间小路,时而向上,时而向下往山林延伸着,路过的农家小院时能听到院落里的几声犬吠,在小路上奔跑着,感受着凌晨到来前黑夜的静寂,随着鸡鸣三声后,远方的天空泛起微弱的光亮,一点一点的由远及近的蔓延着、扩散着,而我们则向着那光亮的地方不断靠近。四公里的舒适热身后,坡度稍微增加,但也不算奔跑起来也不算费劲,参赛者在一半黑夜一半白天的遮掩下向着赛道第一个标志铁桥奔涌而去。再过了三公里多就看到架在山涧的一座建议吊桥,一路上跑者均匀呼吸声与山间里的幽静混合出一番独有味道。过了铁桥后坡度进一步的增加着,沿着山路向上的小道上已经时不时出现长满青苔的石头,踩在上面脚下还是容易打滑,可能是早上出发前能量没补够,有点体力匮乏,好在是备了充分的干粮,过了10KM标志牌后寻了个较为宽旷地方吃了带果胶喝了水,脱了外面的防风衣,取下头灯放在包里,此时,天已经凉了。稍作休息后接着向CP1赶去,CP1位于16km的大寺一组,接下来的几公里遇见有参赛者腿不抽筋倒在赛道上;有参赛者被马蜂蜇了不得不停下处理等,虽说出现的问题诸多,但是我们都无所畏惧。想到三月份的那场越野给我留的印象,我就只能不断往前,生怕还没到CP1就退赛。在奔跑的途中匆忙浏览者山林里晨起的风光。不止跑了多久就看到CP1的驻扎点,赶忙过去从工作人员的打卡器中打了卡,进到CP1后,不少的参赛者在这里做休整,从桌子上拿了把腰果跟葡萄干装进裤兜里,然后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喝了两口水,没坐一会阿业也来到CP1,他没怎么休整就接着向CP2出发,我停留十来分钟便也向着位于24km大寺三组的CP2出发,出发前看了下时间,距离CP1的关门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心里便稍稍的松了口气。CP1到CP2有8公里的距离,距离虽说不多么长,但海拔在出了CP1没几百米后就陡然拔高,也就是赛道上最为艰辛的素有十八盘之称的“练驴坡”,据说周边爱好徒步、或是越野的新驴都会在这里被慢慢磨成老驴,在坡度陡然增加后,只能有跑变走,道路也不多宽敞,所有参赛者都慢慢向上磨去,带了双拐的在这时就能产生很大的效能,而我没带,所以这段路上我就只能盯着脚下的道路,无心再去欣赏风景,练驴坡全场能有一公里多些,海拔爬升却接近500米,也是在这段慢慢爬坡的时间里,我内心却很平静,思考着在过去一个月里所有发生,看起来不相关的事情就是那样互相牵扯,撕咬着你的心力,蚕食着你的精神,生活就是一场前行,频频回首却不断前行。思索着、向前走着,练驴坡在不知觉中就上到高处,这之中经过了20km标示牌,接着是段下坡路,小跑着向下而去,然后又是一公里多慢爬后接着就是段较为平坦的起伏路,估摸有个两公里多,越野跑要求最高的便是专注力,因为时不时你会路过临崖小路,长满青苔的石头,稍有分神便就容易出现意外进而受伤。时不时看着记录的里程,知道CP2就在不远地方,这段跑的就相对轻松,没有赶时间而去。大寺三组CP2,也是除开终点外最大SP站,在这里志愿者准备丰富的美食,考虑接下来的行程后在这里决定进行大的修正,我要了一个腊牛肉夹馍,拿了一罐可乐,阿业又给我弄了煎蛋,坐在营地旁边的木桩上就猛吃起来,约莫休息近二十分钟的样子,临走前又吃了半个面包。下一个SP是位于31km的黄羊坝,这个点不设打卡时间,离开CP2时再次看了下时间,距离CP2关门时间还有近八十多分钟,心里就更为放松,觉着时间越发充裕,而且身体整个状态到目前为止还算不错,就跟阿业一起前行,不禁又想到三月不是他的陪伴我估计都下不了山,很感谢遇见的每一个人,虽然我不常表达。出了CP2就陆陆续续有河要过,前些日子的连绵不断小雨陡然让山里的水流层高增加了些过河的难度,过前两条基本是趴着过去,到了第三条时阿业在前先过,他用拐杖撑在河里但一个脚才在河里的石头打滑险些这个人都掉在河里湿身,我看到他过的这么艰辛,到我过河时,我索性把鞋子脱光,挽起裤腿,径直涉水而过,想着湿脚总比湿鞋要舒服些,没想深秋里的河水是那么冰凉,河流的深处快到我的膝盖,踩在的河水里,那种渗骨的冰冷在接下的几公里都陪伴着我。过了这条河就是连续不断爬升,阿业由于在河边做了休整,考虑到后半程我会乏力,便就先向前而去,接着踩过悬崖边上开采的石道,爬过两根木头做成的梯子,绕过不知多少岔道,好些次铺满青苔的大石头上打滑,快再二十六七公里阿业赶了上来,然后一起往前边走边跑,陆续赶过前面的几个人在十二点过便就来到黄羊坝的SP3,在这里算是做了个休整,喝热水吃面包,歇了七八分钟后便接着向CP3文公岭而去,CP3距离SP3有六公里多些,海拔爬升500米多,所以难度不是很大,但是经历一上午的疲劳,精神跟身体到这会多多少少都有些欠缺,所以这段路应该算是考验意志力的时候,跟阿业交替着往前走,遇河过河,遇山爬山,随着海拔的爬升,周遭的一切被薄薄的白雾笼罩起来,山雾里的景色若隐若现,成了另一番景致。接下来有个四五公里左右都是在耗着心里往上,感觉到闹到稍微有些眩晕,估摸着是有些血糖偏低,在路旁找了个还算牢靠的树干坐下,补充了些能量,喝了些水,缓了缓精神,穿上皮肤风衣,就接着向上,翻过垭口前最后一公里多些路程,好在是这段路坡度稍微降低,舒适度还可以。还想再加把油的时候结果垭口就到了,上到垭口就能看到CP3打卡的志愿者,赶忙过去打了卡后就去到往下100米多防风帐篷里,喝了两杯热水整理包裹,换成厚衣服就往下而去。终点是最后一个打卡点,距离CP3有十二公里左右,一路向下没有太大的爬升,由于是刚下坡速度有点快,于是左腹部有些胀气,有些紧疼,忍着往下跑了约有个一公里左右,太阳从云层里面出来了我便索性停了下来,看了下时间距离CP3关门还有段时间,确认从这里一路走到终点也能够完成比赛后,就在路边找了块风景不错的地方坐了下来,喝了些水想各种办法把卡在左腹部空气排出,约待了二十分钟的样子,感觉舒服些后重新整理背包后就往下小跑,这段路路况总的来说不怎么好,碎石出奇的多,还有多条山涧小河,对于自小身体协调性就不好的我,没过一条河就会操心掉进去,这前前后后过了不下十条,到了下午水流有些变大的趋势。忘了再过第几条河的时候,有个姑娘从后面赶了上来,而且穿了双路跑鞋,拿了根用树木自制的小杖,出于好奇,我便说穿路跑鞋来参加越野真的好厉害,然后就有一句两句的聊了起来,她说路上她还抓了个金色的金龟子,我听了顿时就笑了起来,感觉她更像进山游玩的,掐算着时间充裕,后面我就再没跑步,跟她边走边聊,聊了些七七八八,不着边际,三四点时山里完全晴了,阳光照在山林上印出色彩斑斓的景致,乡间小路又搭配着泥土芬芳,感觉刚刚好。慢慢悠悠完成接下来路程,已经纯粹变成游玩模式,我想我应该不是一个合格竞赛者,没有强迫自己尽最大努力去追求个人最好成绩,也可能是贪心,即要完成比赛,还要沿途风景。最后翻过一个两公里小坡后,就下坡直接到终点线,组委会很棒,让每一个完成者都有冲线的机会,也算是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冲线。

除开孙在CP1后因伤退赛,其他三个早早的完成比赛在终点线等我,甚至一度怀疑我在山里遇到了什么意外所以才回来这么晚,还向组委会查询我的GPS信息,再次感谢你们在终点等待。完成比赛后,志愿者给我门带上奖牌,领取了完赛服后就去吃东西。不得不说,这场比赛的补给是我从参与运动赛事以来最为丰富、也是最为丰盛的,感谢绿蚂蚁蒲苇大哥精心准备与工作人员的努力付出。再次回到西安已经是天已经黑。主办方又为参赛者办了一场盛大的烧烤聚会,这场赛事真的用心。

一场旅程,之前的准备,之中的享受,之后的记录,方为完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