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20140623—关于老宅的记忆

周六上海下了入梅以来最大的一场雨,在家里看着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和窗外风雨交加的天气,想起了在老宅暴雨天的一些回忆。
老宅是工人新村,所有的房子都是矮矮的两层楼的房子。虽然已经记不得整个住宅区是什么样子,只能想起当年的老宅是个小院子,住了我家、外婆、两个舅舅家一共4户人家,后来插队的大舅把儿子送回来念书,直到大舅一家也搬回来,也就变成了5家人家住一个小院子。当年我家和二舅家住楼下,两家之间是一个公用的厨房,二舅家旁边还有一个小天井,后来一般改成了二舅家的房间,剩下的一半有时候可以晾衣服,是否这一半里有一口井已经不记得了。
我们家很小,大约才10个平方左右,玻璃窗外面就是马路,打开窗路人就能直接看到家里的情况,刚上初中那会儿还会有同学路过了在窗外直接喊我一起上学。我们家能放下的就一张老爸老妈用的双人床,两三个橱柜和一个冰箱,我小时候是没有固定的床位的,我们家用的餐桌是可折叠的,吃饭和我做作业的时候放下来,到睡觉时间就要收起来,因为这块地方要铺开我的钢丝床。我们家还有一道上楼的楼梯,但是却没有二楼,听说当年我爸妈结婚本来在现在的家上面有个二楼的,后来不知道哪家去举报了,于是就作为违章建筑拆除了,就只有当时这一间了。老宅的房子因为是老式的,所以没有卫生间,我们要上厕所只有两种选择,使用马桶或者去公共卫生间,洗澡也是个问题,家里床下放着一个澡盆,要洗澡了要烧水然后灌在澡盆里,而且有人洗澡其他人就要回避,因为房间太小没有隔绝视线的地方。
记得小时候,有一年下了大暴雨,下水道疏通不及时,在一楼的各家漫得都是水,老爸和老妈那天好像也没有上班,因为家里进水了,基本上站在地上脚掌都泡在水里,家里放在地上的脸盆什么都漂浮起来了,作为小朋友的我当时觉得好好玩,不过老爸老妈就没那种闲心了,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沙子,用蛇皮袋装好,做了一个简易门槛来堵水,同时用脸盆朝屋外舀水。后来我也忘了这事情折腾了多久,总算是家里的水通过脸盆或者拖把都弄出去了,水门汀地板一直湿漉漉的,爸妈都不让我下地,就在床上自己玩。这次以后就再也没有那种大雨了,家里也就没有了再被水淹的情况。
那个时候一大家子住在一起,小孩子都是表兄弟,也会经常起争执,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去对方父母处告状,然后欣赏对方被扁得很惨,现在想来虽然小时候很幼稚,至少有人一起玩吧,现在的小孩子都一个人在家,想找人玩又不敢独自出门,因为外面的坏人太多了,一个人在家除了上网,还是很寂寞。后来老宅拆迁了,虽然因为几个舅舅的争执害的我家分到了一套和原先差不多大小的小房子,不过总算有了厨房和卫生间,虽然都很小,几家也都分开了,后来有钱的也都买了自己的房子,没钱的如我家还是在老地方住着,亲戚之间也就每年逢年过节见个几次了。这几年又有不少亲人陆续离去了,三舅舅和大舅妈都因病故去,大舅家和外婆家也不再往来,很多事情都变了,只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以前在老宅居住的那段时光,或许那时我还小,世界也还比较简单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