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妖

寂静深夜,修灵山上百兽已歇,偶尔有几声猫头鹰咕噜咕噜的叫唤声,让整座山不至于那么死气沉沉。

蓝玉背着沉沉的行囊,在月光的照拂下,踏着满地落叶一步一步往前行去,离京考已不到半月,蓝玉之前路遇塌方耽搁了行程,如今只有昼夜不休的赶路了。

在入山之前,路人都劝他,说山中有妖怪出没,莫要前去,但是离京考时日不多,若不铤而走险,恐怕是赶不上考试的日子了,十年寒窗苦,只为这一朝。

蓝玉只觉得山中寂静得很,但也不像有妖怪的感觉,从战战兢兢的状态也越走越恣意了,忽听得林中有女子嘤嘤哭泣之声,蓝玉心想莫不是遇上妖怪了,胆怯的往前提了提脚,不远处一女子跌坐在低洼处哭泣。

“般诺波罗密”蓝玉一边念叨着经文,一边向女子靠近,女子抬头对上他的眸,蓝玉不禁想哪有这么漂亮的妖怪,而且她也不害怕经文,于是忙忙扶起女子,问明来由。

原来那女子名叫月儿,未救治父亲,深夜上山采药却不料中了猎人的陷阱,如今伤了脚回不去了。蓝玉陷入两难中,送月儿回家,时间不允许,可是留月儿在此,一弱女子恐怕被豺狼叼去。

蓝玉踱着步,人命大过天,蓝玉决定放下行囊,先将月儿背回家,再一路小跑上京,看着蓝玉着急思忖的模样,月儿不由得掩袖而笑。

蓝玉送月儿到家,还给她家中老父煎好了药,心急急要走。

“公子可要上京赴考,奴家知道一条近路,不到两日可到京城。”蓝玉未信,月儿说,我可带公子两日到京城,但剩下时日公子必须陪月儿玩耍。

蓝玉应允,于是跟着月儿穿山越岭,果真不出两日,已到达京城,十里长街一派繁华,行人攘攘,离京考还有多日,于是蓝玉和月儿找了客栈住下,晨钟暮鼓,蓝玉都陪在月儿身边,吟诗作对,下棋聊天,即使是蹴鞠,男人的游戏,月儿也玩得欢快。时间一晃,十来天也悄然流逝,蓝玉竟开始舍不得跟月儿道别,看着身边小小的单薄的女子,蓝玉握住月儿的手。

“月儿,若明日我高中,便来娶你可好”月儿欢快的应允着,像只跳动的小雀鸟。

京考之日,蓝玉站在贡院前,看着排着长队的考员们自己也挑了一队伍站在最后,他跟身后的考员礼貌的问安,可是考员却无视他的存在,京城之人就是如此高冷。和月儿在京城这么多天感觉都没有几人搭理过自己。

蓝玉边想边走到了贡院门口,刚要踏过门槛,却被弹了出来,门上的门神突然从图画中走了出来,“大胆月妖,竟敢私闯皇家贡院”蓝玉吓得腿软,连忙抓住身边的考员,却发现对方像影子般没有实体,蓝玉吓得逃回客栈,月儿却不见了踪影,随之整个京城长街在他的眼前一点点的消逝,他依旧在修灵山的月色中没有半寸移动。

而月儿却站在她跟前,却不像受伤的模样。

我本是月影,受这修灵山间灵气所滋养,幻化成妖,无奈我无实体,只能在这山间走动,遇上公子,只要伴公子十年,再吸掉公子灵气,我便可拥有实体,在世间自有幻化,无奈,所有都在我计划中,唯独我爱上了公子却不在我月妖的计划里。

如今已是十年,公子早过应试之期,若出了此山,必老十岁,若是与我留与此山,你也是月妖。

蓝玉震惊,跌坐在地,看着眼前娇俏的月妖,心中也顿感安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