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花火,似沙漏

       河岸流光溢彩。

  欢歌笑舞的世界里,在焰火带着燃烧的温度义无反顾的奔向天空时,在我眼里折射的却是即将荒芜了的灰暗、 即将落幕的苟延残喘。我问焰火,你可曾知这个后果。它说一如飞蛾扑火。   

  哭泣的风追着云走,沉默的云跟着光走,枫叶等来了秋天,红了,黄昏等来了落日,天黑了。他们都看的见自己结局,却又心甘情愿的不愿闪躲,为了一个执念,结局如此悲烈。这个害人不浅的卑恋,掏空了他们自己的一切。在心里蠢蠢欲动的一直是梦的安慰,没有后悔。   

  你不是我,请别为我流泪。焰火掉在了地上,它用尽最后的一点丁亮,向我传达完它的执着。只需片刻,生命凋谢,它被融进了温柔夜色里。看似已了心愿。我似懂非懂,无奈摇了摇头。   

  商场的最角落里,那个孜孜不倦流泻的沙漏,它已经被时光抛弃,被主人遗弃。原本光滑的瓶身被附上一层厚厚的浮尘。它一直兢兢业业,不停流转。无数蓝色的细小沙粒,每个时候都是那么精力充沛,它们都把通过那个狭窄的关口视为成功。“我看不到你在漫步释怀,如果可以,我忍心让全世界都出现在寂寞人海。”沙漏幽幽开口。

  我没有从它的声音里听出厌世的情绪,它就像是田地里那条默默耕耘的老牛,逆来顺受的沉默孤独。俯首,从没想过要昂头。红颜多少,谁都不知道能陪谁走到老。这是摆脱不了的命数,能做到的,大概就是要守住自己世界里那颗冰冷的心到老。最后的孤独,是人生的必修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