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学习第87篇《诗经 褰裳 》(全)

弘毅乐学书院之学妹读经

《诗经》学习第87篇《郑风  褰裳》

【原文阅读】

子惠思我,褰qiān裳cháng涉溱zhēn。

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jū!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wěi。

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译文参考】

你若爱我想念我,赶快提衣蹚溱河。

你若不再想念我,岂无别人来找我?

你真是个傻哥哥!

你若爱我想念我,赶快提衣蹚洧河。

你若不再想念我,岂无别的少年哥?

你真是个傻哥哥!

【字词注释】

(1)惠:爱。

(2) 褰(qiān):提起。

(3)裳(cháng):裙。

(4)溱(zhēn):郑国河名,在今河南省密县。

(5) 不我思:是“不思我”的倒文。

(6) 童:愚昧无知。贾谊《新书·道术》:“反慧为童。”陈奂《诗毛氏传疏》:“童即狂也,童昏即狂行之状。……单言狂,累言狂童,无二义也。……以童为幼童解之者,皆延其误。”

(7)也且(jū):语气词。

(8)洧(wěi):郑国河名,在今河南省密县。

(9)士:青年男子。朱熹《诗集传》:“士,未娶者之称。”

【诗歌赏析】

        这是一位女子责备情人变心的诗。这位女子的性格,爽朗而干脆,富于斗争性。朱熹认为这是淫女戏谑所私者的诗,把“褰裳涉溱”说成女子涉水去找男子(《诗集传》)。

      这首诗与前面的《狡童》相比,同样是面对恋人的漫不经心,一个是呼天吁地痛彻心扉,一个表示离了谁都能活。 在爱情生活中,有失去情人而悲泣自怜的弱女子,也有泼辣、旷达的奇女子。在以男子为本位的旧时代,虽然两者均避不开命运的摆弄,但后者毕竟表现出了一种独立、自强的意气,足令巾帼神旺。

          《褰裳》中的主人公,就正是这样一位女子。她与其他女子一样,此刻大抵也正处于热恋之中。因为所恋的心上人,在溱洧之水的对岸,所以也免不了等待相会的焦躁和疑虑。不过她却很爽快:“子惠思我,褰裳涉溱。”你倘要思念我,就提起衣襟渡溱来!真是快人快语,毫不拖泥带水。较之于《将仲子》那“无踰我里,无折我树杞”的瞻前顾后,显得何其泼辣和爽朗!

          只是女主人公的脾气也未免太急了些:心上人倘要早早晚晚念着她,就必得早早晚晚来找她,那还干得成什么事?说穿了,恐怕还是女主人公对他思念得更深些,巴不得立刻渡溱去会见心上人。但作为女子,毕竟又要矜持、宛曲些,所以说出口时,就变成了“子惠思我,褰裳涉溱”了。可见泼辣的女子也并非不矜持,爽朗之中,也毕竟还留几分含蓄在。

        但她的心上人,似乎并没有及时来会,便不免引得女主人公有点伤心了。只是伤心中的吐语也毫不示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你若不想我,我岂没有他人爱?这话说得也真痛快,简直就像是指着对方的鼻子,声称“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么,我就只能爱你一个?”那样快利。这态度又是很旷达的,爱情本就是男女相悦、两厢情愿的事,倘若对方不爱你,又何必强拉硬扯放不开呢?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正可为“岂无他人”四字作注。

        较之于《狡童》中那“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的呜咽吞声,此诗的女主人公,又显得通达和坚强多了。但倘若以为她就真的不把对方放在心上,恐怕还有几分误解,其实那不过是她所说的气话,而且还带有假设的意味,

      这从“狂童之狂也且”的戏谑语气,即可推知。须知女主人公心里,实在是很看重这份爱情的,但在外表,却又故意装出不在意的样子,无非是要激得心上人更疼她、爱她而已。所以她刚冷若寒霜,吐出“岂无他人”一句,即又扑哧一笑,戏谑地调侃对方“傻小子呀真傻态”了。看来,这位泼辣、爽朗的女主人公,在爱情上既颇认真,也还带着几分狡黠呢。唯其如此,于自矜、刚强之中,又显得可亲、可爱。

        全诗只短短二章,用的是富于个性的口语描摹,只觉女主人公泼辣、爽朗的音容笑貌,如接于眉睫之间,堪称抒情小诗中的精品。虽说女主人公并未看轻爱情,倘若她真的被心上人抛弃,也未必能做到诗中所说的那样旷达;但这种建立在自信、自强上的爱情观,以及纵遭挫折也不颓丧的意气,却是颇能令溺于情者警醒,而给天下弱女子以鼓舞的。

【反思探讨】

  郑声中古老风俗的魅力

          这首诗很活泼,是典型的打情骂俏。诗很短,但是艺术感染力极强。这就是所谓“郑卫之声”的郑声。女孩在情感上撩拨男的,让他有所反应。古人虽然责备这个事,但是他们没看错,这的确是很活泼的女子。这就是野性风俗造就的那种自由性格,泼辣大胆。

        过去有很多古板的老先生受不了,可实际上它不是那种败坏的、男女跳墙的作品,而是在一种风俗允许下的互相寻找。所以,当时应该流行这样的歌唱,被采诗官们采下来以后,可能加工也不会很多,就形成这样一种活泼泼的诗。诗篇情绪的表达直白畅快,如竹筒倒豆子、燕子掠水面,毫无保留、迟疑,意态矫健!两千五六百年前一首源于生命需求的激情歌唱,它的火爆、热辣,在今天仍扑面而来。

        这是一个民族年轻的时候所具有的那种开朗、热情、大胆、奔放。所以,国风为什么好?它保存了一种很古老的风俗,这种风俗中洋溢着活泼泼的生命热情。

        周朝之后,中国人奉行周礼,男女结合实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古老的风俗不是这样,为了繁殖人口,国家允许适龄的男士和女士们在春天到一个特定的地方去自由相会。相会的地点往往有河有水,有的时候有桑林或者其他林木。《诗经》中有些诗篇就反映出这种古老的风俗。

      结合考古资料,我们还可以找到五千多年前,在今天的辽宁、内蒙古和河北交界地带的红山文化区,有这样的风俗。那里有个女神庙,女神的眼睛镶着绿宝石,有些女神像具有很多夸张的女性特征。这实际上就是生殖崇拜。庙很小,在半山坡上,男女们在祈祷。虽然这个风俗在郑州一带可能有所变化,但是我们从中依然可以看到这种古老风俗的遗风。

【《诗经》学习的背景知识】

重新认识“郑风”

          《郑风》历来被封建卫道士们斥为靡靡之音,因为在他们迂腐的大脑里,只有经历明媒正娶的婚姻才叫正当,只有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恋爱才是正派。其他诸如单相思、女追男、男追女等歌咏自由恋爱的诗篇,一概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大扫帚一划拉全部归并为“淫诗”。

      何其冤屈,先民的豆蔻年华!

        这些出之无心、浑然天成的优美诗篇,譬如《子衿》的青青相思,譬如《出其东门》的执着苦恋,譬如《风雨》的切切等待,还有这篇《褰裳》的热辣旷达,怎么就被僵化的老夫子们读出淫奔、偷情的意味,大加挞伐了近千年?

        这些爱情诗善于捕捉青年男女邂逅、偶遇等情感过程中的微妙心理,展示最朴素、自然的真情实感。它有别于秦风的彪悍、卫风的缱绻、魏风的针砭,开成山野间一朵朵恣放的花朵,野性、温暖、干净的笑容,煞是迷人。

        作为一个平凡女子,注定避不开命运的摆弄。不过,若像《褰裳》里的女子一样,积极应变,主动进攻一回,这比坐等人来爱好上千百倍。两千多年前如是,现在依然是。

参考资料:

1  《讲给大家的〈诗经〉》,李山,东方出版社,2019年1月

2  《少年与爱永不老去:〈诗经〉里的古老告白》,夏葳,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时代华语,2022年1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