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武伯,懿子之子,名彘。言父母爱子之心,无所不至,惟恐其有疾病,常以为忧也。人子体此,而以父母之心为心,则凡所以守其身者,自不容于不谨矣,岂不可以为孝乎?旧说,人子能使父母不以其陷于不义为忧,而独以其疾为忧,乃可谓孝。亦通。

集注里给出了两种解释,一是父母爱子之心,惟恐其有疾病,子女将心比心,便可知孝道。
另一种解释是不让父母担忧其它之事,只担心其身体,这也是孝。
笔者倾向于第一种解释。儒家强调人内心的情感,子女孝的原因在于父母是如此的担心操劳。正如后面讲守丧三年的原因在于三年免于父母之怀的逻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