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七月的荒

(截水亦宽老师的图)

这个月是我开始简书码字最荒的一个月。因为占了一个“最”字,记忆和经历与别的月又不同,值得月末盘点。

这个月的文止步与15号,后半月就发了一篇存货。主要原因是,15号开始两位老人来家了,平时在姐姐们家,俩老人年近八十岁。儿子和女儿也放假了,儿子开始个性的晚睡晚起,女儿开始加入一日两次的补课大军,老公事不关己地继续自己的上班、下乡、夜归生活,我自觉地开启“贤惠”模式,虽然从外人嘴里没有听到过模范的认定,我自认为自己小模范。

这个月之所以这么忙还加了一件开始过于迟的事。二零一四年就准备考的驾照,今年实践了,用的还是当时拍的照片,看上去舒服,年轻呀。学员都是小年轻,我的年龄甚至是人家的二倍,费劲滴。啥年龄就干啥年龄该干的事,省劲。

这个荒了的七月,也有喜讯,体重降了五斤,五十七公斤了,一年来新低,小窃喜。因为有这个喜讯铺垫,虽然黑了几度,也无所谓了。

计划从八月份开始,能逐步正常简书生活,如果写文力不从心,就先从串门开始。

简书,我回来了。

八月,我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