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明,烛心

烟火糜烂,

抵不过转瞬即逝的变换,

雪落枯松,

也终是消弭无形。

再多的宠爱,

滴落在心碎的尽头。

那么爱你,

究竟有什么用,

芸芸众生,

逃不掉轮回的劫。

古烛残蚀,

回不去微风的断。

爱慕如斯,昼夜不息。

轻询过往,马踏花落。

我们,

终是三年不过,

若是有缘再见,

一声问候,

是我们最耐人的回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