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彼岸花为心,绝情绝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是高贵冰冷的神女。

他是邪魅不羁的狐王。

一次神狐交战,过招时多番被他调戏,惹得她羞恼不已。

天兵被狐妖击退,却漏下了她被狐王软禁。

日久生情。

饶是一向清心寡欲的她,也难逃他的柔情攻势。

人家,可是风流成性的狐王,久经情场。

不过,一物降一物。

自从遇到了神女梨洛,他便收了风流性子,只钟情她一人。

两人日渐情浓。他居然连狐族的软肋都告知梨洛,那可是事关狐族兴灭的秘密。

可她终究是要回去的,起码,要给天庭一个交代。

可竟在梨洛走后的第三天,天兵夜袭狐族,布局精密,欲将狐族全数灭尽。

那一夜,狐族死伤惨重,所剩无几。

狐王风末也受了重伤,可再痛也未及心殇,竟是她

恨意在风末心中肆无忌惮的生长,似要扎根在此…

恨的越深,心便越痛。

一千多个日夜,狐族灭亡的仇恨和梨洛的欺骗鞭策着他变的更加强大…

今日,她来了。

可真是稀客,她居然敢来…?

呵。

他一身白袍,慵懒高贵的斜靠在王座上,怀中抱着一个衣衫半解的妖艳美人,头埋在那女子的脖子上亲吻着。

即便见她来了,也不曾抬头。

她极力忍住心中的苦涩,牵强的扯动了下嘴角。“听说你要攻打天庭?”

他停下动作,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他们这次是派你来当说客,还是,又来出卖色相套我的话?”

她心痛如割,指甲早以嵌入掌心。他终究,还是这样想她了…

数年前,是司法天神将她催眠,道出狐族软肋的秘密更非她自愿…

可如今,他是再也不会信她了…

七日后,他还是率军攻上了南天门。

天兵早已在那布下修罗阵,凡进此阵者,必死无疑。

她那日便是要告诉他有陷阱…

她挡在狐军面前,穷尽千年仙力破了修罗阵。

一如初见的白衣袂袂,她纵身飞入修罗阵,对他浅浅笑着。

那一瞬,她周身破碎成无数个晶莹的碎片,如阳光下的泡沫。

他的心在那一瞬也停止了跳动,近乎癫狂嘶吼着飞身想去抓住她,却已缈无踪迹。

“洛儿!!!!!”无可复加的痛楚一遍便不停的凌迟着他的心,无法接受失去她的事实。

他血红的眸子充满了骇人的杀意,一声令下,妖军大肆进攻,血染天庭,遍地横尸…

她死了,你们全要陪葬

(风末与梨洛的后续。)

梨洛已经走了三百年了。

这些年里,风末几乎每夜都被心中的愧疚和自责折磨的夜不能寐。

百年前,就在梨洛魂飞破散的那一瞬间,被太上老君用秘术收回了一魂一魄。

狐军攻上凌霄殿时,玉帝拿出梨洛的一魂一魄来换天庭的安宁,让风末平息干戈。

这些年里,他试遍了六界的招魂复生之法,却都没有成功。

狐族有本古籍记载,取忘川之边的黑色彼岸花为引,以心爱人的鲜血喂养。

待满七七四十九天后,黑色彼岸花变成红色,将其种在魂魄内,便可让她复活。

只是,黑色彼岸花没有人见过,是否存在也无人知道。

且欲过亡川河,便一定要从河中走过去。

每走一步,此生最痛苦的事便在脑中浮现一遍,同时需受万缕孤魂嘶咬之苦。

即使法力再高深的仙魔,也未必能活着走过去。

风末回来时,遍体鳞伤,脸色接近透明的苍白。

往日泛着墨玉般光泽的三千发丝 ,如今,已是满头白发。

他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只是日复一日的用血喂养彼岸花,守着梨洛的魂魄,一步也不敢离开。

四十九天后,彼岸花终于变红了,他小心翼翼的将花放在魂魄中,他的洛儿终于要醒了…

床上的人儿在一点点变化着,透明的魂魄变得真实,转眼间,已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了。

她缓缓的睁开眼,“这是哪?”

自她睁开眼的那一刻起,风末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唯恐一闭上眼她又不见了。“洛儿,你终于醒了。”

“我不认识你。”床上的人儿一脸陌生的打量着眼前的白发男子。

这是怎么回事?梨洛的看似失忆的举动让他慌了心神,急忙拿出古籍翻看。

最后一页写着。

重生者以彼岸花为心,绝情绝爱。

若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愿倾尽一生之所爱,只盼有一日暖回你的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女少月半阅读 6,117评论 9 27
  • classloader 是采用双亲委派的方式加载所需要的类。 双亲委派:从classloader的源码分析,在加载...
    Colbert阅读 275评论 0 0
  • 现在真心年纪大了,睡眠不好,11点多睡下的,5点不到就醒了好几次,然后做了一个很不爽的梦,6点不到再次醒了,在床上...
    KevinYoung阅读 56评论 0 1
  • Nancy_Li阅读 72评论 0 0
  • 凌乱的思绪中,急赶慢赶的武汉之行开始了。从中午开始,心就没有放下,直到接到发小的那一刻,丝毫感觉到了这个城市的些许...
    SKDiao阅读 264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