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霸凌:大家都忘了,都过去了,你也就算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壮壮有话说:
壮壮小学、初中都曾受过孤立,尤其是初三,长达一个学期的冷气压,被一群人围着在垃圾房里踢打谩骂,也因此患上抑郁症,至今在挣扎。由于初三的经历,我努力逃离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小城市,想要远离曾经的一切,和那些人和事说再见。然而,即便我逃得再远,时间走了再久,那些痛苦的记忆仿佛永远都不会暗淡,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跑出来,扰动我的心神和生活,或许是半夜惊醒,又或者是突然的情绪崩溃,可能是无法与人正常交流的困惑,也可能是总是自卑的根源。作为最直接的校园霸凌事件的受害者,壮壮想说,我们有权为自己争取应得的道歉和赔偿,有权选择走入怎样的世界。我希望,你也可以温柔而有力量地告诉所有人:我很好。


和坤哥聊薛之谦的事,我说:“作为局外人,看不清楚他们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一想到在还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大家就一窝蜂开始谩骂老薛就很心寒。网络暴力太可怕,就连那些不知情的人,毫不相关的人,都可以随意对着谦谦说一些无礼的话,他得多难过啊。就像当年,完全没有理由就开始全班一起孤立我,是不是好无奈。”

我不得不承认,我从来就没能忘记当年被孤立的痛苦,这么多个日月过去了,我依旧在被伤害的阴影中沉沦,无数个夜晚在噩梦中又回到那个垃圾房,被一群人围着踢打谩骂,再哭泣尖叫着惊醒。

我忍不住,即便六年过去了,从没有收到一句道歉的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句:你们有没有觉得欠我一句道歉?当年,你们到底是为什么孤立我呢?我是哪里做的不好,我可以改?

主事人没有回答我,连我的消息都忽略了。

一个参与者告诉我:其实没有理由,就是别人都这样做了,为了自保吧,说起来我们也没有怎么欺负你啊,只是不理你不和你说话而已,哪有那么严重?

一个当事人说:过了那么久,我也忘了。可能当时大家觉得你很矫情做作。但是事情已经过了,大家都长大了,即便想起来,也只能说当年那么小,不怎么懂事。现在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你就算了吧,把这些都放下吧。

有人说,对于校园霸凌者,“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我无法原谅你”,然而,我连一句道歉都没能收到。

当事人们已经忘记了,一句“不好意思,因为当时年少轻狂”就想把这件事揭过去。对他们来说无关痛痒可以一笑而过的经历,却给了我一辈子的痛,而那些人还在自己的生活里自在其乐融融,没有任何惩罚,也没有上帝的报应。

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就算了吧。

刀不是捅在自己身上,痛也不是你来承担,感同身受从来都是笑话。有没有道歉,才能谈要不要原谅,连一句道歉都没有,从来没有认识到自己错误的霸凌者们,我无法原谅。

甚至有人说,如果没有当年的孤立,你又怎么会离开家乡在外求学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就呢,所以你应该感谢那些经历感谢、那些痛苦的经历。不,没有你们,我会更加幸福地收获今天的一切,我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如何皱眉,现在的我也不会常常面无表情。

我会永远记得他们对我做的事,即便忘了那些人,我也会记得那些伤痛,记得那些黑暗的日子,那些彻夜难眠、以泪洗面的日子。

真正让我好起来的,不是伤害,而是那些爱我们的人,给我温暖和幸福。让我越来越美好的,是我坚持付出的精力和心血。是那个没有被打倒的自己,坚强向前走的自己给了我满满的能量。

似乎不原谅的我不够宽宏大量,不够大方大气。等脚踩到自己的头顶,才不会随意地说“多大点儿事”。事儿似乎真的不大,我还好好的站在这里,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黑化要报复社会。

伤害会随着时间成长。初中一开始,我爱笑爱说话,爱与人交流,顺便带了那么点儿圣母心,想着整个世界都完美着,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小天使,信奉有错就改、改之依旧可爱。到了初三,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被孤立的自己,不敢笑不会笑,不爱说话,随时感觉有人在说自己坏话、在讨论自己的缺点。那些曾经的好友,反而是最先避开自己的人,所以再也不敢随意交心,不敢与人和善,不再单纯天真。

是在被无数人威胁后,依旧牵着我的手陪着我的闺蜜让我依旧相信这世界有天使存在。是高中遇到的一整个6班让我知道,原来真的有人不会在乎你的外貌、你的拙劣演技、你天马行空的想法,不会因为你的傻就轻易嘲笑你、孤立你、伤害你,他们像天使一样,支持并帮助你实施完善一切看似不可能的想法,任由微小又幼稚的打闹折腾。

有点儿尖锐、刻薄,也满满都是主观色彩,但是我真的很想说一句:是人品、是素质、是心灵美好与否的表现。所以,当年那些霸凌者们,大多都在高中就辍学,而我的天使们,正在世界各地散发着他们的光彩。

我坚信不报复就是最大的度,不忘记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道歉是你的本分,原谅不是我的义务,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很多时候,霸凌者一句“对不起”就妄想把受害者的伤害和损失遮掩住,想轻描淡写地逃避自己的错误,而那些连做错了事都不愿意承担责任的人,那些连一句道歉都无法补足的人,自有因果循环。

我也在想,什么时候,社会才会更新对霸凌者的惩罚措施,写在律典上,白纸黑字,精神损失,经济损失,以及劳动改造、思想教育。尤其是校园霸凌者大多都还未成年,如何尽量避免校园凌霸事件的出现,不仅是一个人的事,是一个社会的事。

自小受到的伤害,会在心上形成抹不去的伤疤,即便愈合了,也有难看的疤痕,提醒着我,在我每一次想要踏出去的时候,再一次疼痛。像是每一次想要结交新朋友时,很自然地就闭合了心门,礼貌有余;总是会自卑地看待自己,太胖了太黑了太丑了还是太笨了,缺点大概有无数。

我不会报复,不会带着一腔怨念去生活,我会向前看,会活得很好,会努力走出曾经伤害带来的阴影。但这不是伤害教会我的道理,也不是你可以伤害我的理由,不是你可以对那些伤害一笑而过的借口。我会笑着生活,而不是因为坏事情败了情志,不会因为世界太复杂就背叛自己的天真,不会因为偶尔的黑暗就背弃了阳光。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我会学着过得温柔而有力量,会慢慢走出阴影,给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一个大大的微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