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衣忆旧

“妈,你去试试我给你买的那两条裤子。”小姑刚生完孩子,臃肿的身材,短短的头发,看起来有点不修边幅,抱着六个月大的表弟在奶奶身旁一颠颠地抖着哄弄。

“我们都有好多衣服,要花钱买什么衣服咯,自己还有几个孩子正是要花钱的时候。”爷爷上身穿着一件有点褪色的,洗得有些宽松,领口和袖子上都是碎布片状不规则的破洞。下身一条肥大,雨伞般材质的黑色帆布料子,上面沾满了黄色点点的泥,长长的裤腿扎起但仍盖过鞋面,把爷爷那瘦小的身材显得更加矮小孱弱。

“就是找不到,你妈呢,破的又舍不得扔,都混一起,找不到了。”爷爷笨拙粗糙的厚手掌挠着稀疏的头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假牙笑着,似乎有点无奈,更是对自己身着破衣的安之若素与毫不在意。“我一会去帮你们整理。”二姑端着手机说到,眼睛并没有离开。

吃过妈妈精心准备的午饭,从堂前大门吹来一阵凉风,春风如洗面,感觉格外神清气爽,天空明暗交替,乌云盖着清明的天穹,映照出柔和的光,让整个村庄都笼罩上了一种恬静的味道。

二姑来到奶奶的房间,我也吃饱无事地跟在后面。爷爷奶奶的房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没有什么家具,但却感觉不到空荡,靠床的桌子上凌乱地放满了东西,凳子上的放着一个没有盖子的木制箱子,叠好的衣服横七竖八地堆积在箱子上面,旁边的一个老式的总体黑色,边角处印着绚烂花草的衣柜,这是爷爷奶奶当年结婚的资产,现在柜子上面,里面都留下了时光的印记,堆满了衣服和各种随手放下的物品。

二姑打开柜子,把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抖开,把破的不能穿的拿出来扔掉,然后整理并分类放好可以穿的衣服。奶奶坐在床边看着,“这件还是好的,没有破,放着啊!”……仿佛每一件都有它的用处,放在那里,即便不用,心里似乎更舒坦。不知什么时候奶奶出去了,眼不见为净或许是她此刻的心情了,一生节俭走过来的老人,可能从未想过会扔衣服。

“这都是几多年前的老古董了。”二姑摊开一件灰色的衣服看了看,然后扔在地上。我蹦跶过去,提起衣角,这是件褪了色而使颜色深浅不一的外套。“这是你爷爷年轻时候穿的,该有二三十年了!”二姑说后半句时提高了语气,“那还真是老古董!”我松开手指,任由衣服掉落在地上。

我一脚跨过地上堆的衣服,拿起箱子里的一件衣服抖开,也像模像样地来帮忙整理,一件小牛仔裤,两裤腿侧边上锈满藤蔓,枝条上开满花,“这应该是思思(是二姑的女儿)小时候的。”,说着扔向地面那堆衣服上。“有个裤脚被火烧了。”二姑说,“这你都记得!”我带着怀疑惊奇的语气拿起那小裤子,果真一条裤腿下被烧破,留下边沿处黑色硬邦邦的印迹。

突然翻出一件黑色做工精细的小夹袄,边扣偏向一边,有点唐装的韵味。两个巴掌般大小,小巧玲珑的好生精致。“这是你小时候穿的。”二姑笑着说,我欢呼雀跃地跑出来,扬着这小袄在妈妈面前展开,“这是你小时候的。”“不敢想象我以前这么…这么小!”我抱着这小衣,又看看妈妈,突然间觉得妈妈老了很多,眼窝深陷很是憔悴。我屁颠屁颠地又跳回房,“留着给你结婚的时候压箱底。”二姑忙着整理手中的衣服,还不忘打趣我,“嫁人,表姐,嘻嘻嘻……”表弟这鬼精灵人小小地却也会调侃人。情窦还未开的小姑娘对于嫁人总会羞涩地不愿提及,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表明自己的愤怒嗔怪地瞪了二姑一眼。虽然二姑的年龄和我妈差不多,且还是长辈,但我和她的相处模式却像姐妹,我总对她没大没小的。这小袄还在手上,不忍丢下。童年,那已飘散在风中不可触摸的时光,如梦般模糊,支离破碎地残存在脑海的记忆深处,这些衣物就如哆啦A梦的任意门,让我感同身受地触摸到那个梦幻的童年。

表弟也在凑热闹,一会儿翻出几枚戒指,忽而找出个用来挠痒的小耙子,发现新大陆般惊喜地跳到我们跟前分享,那双大圆眼睛还闪着光。

“这是你大姑以前穿的。”

“这衣服是我以前的。”

……

“细霞(小姑的名字),这件衣服是你的吧?”二姑把一件有些花里胡哨的喇叭袖衬衫展开给小姑,“这还是以前别人给我的呢。”小姑抱着小表弟说道,突然眼前浮现出她纤细活泼的姑娘时期模样来,现在已是几个孩子的母亲,这衣服见证了她的青春,这一刻小姑会不会也如多愁善感的我般感慨呢?那些年她们三姐妹还没有出嫁,爸爸还未娶我妈,爷爷奶奶还正年轻,这些过往我都不曾看到过,却都在这些衣服的背后隐藏并暗暗述说……

一堆旧衣小山般堆积在地上,在我和姑姑同心协力下,奶奶的衣柜终于井井有条了。旧衣可以忆旧,但还是得忍痛把它处理掉,不然怎能有清爽的新生活呢?

酸甜苦辣,过去的岁月随旧衣一起被放下,忆过了就该放下,毕竟往事不可追,知来者才是正道,一家人还在一起,珍惜彼此的现在,这是最重要的。舍弃不需要的,就如前行者掸下身上的灰尘,进而才能轻松上阵。忆旧不是背负着沉重过去,沉浸其中,成为牵绊,而应以此刻为新的起点,才能让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姑 自上大学以后,就没在家过过元宵节,今年终于在家过了个元宵节。在我们老家,过元宵节有个习俗,正月十三、十四、十...
    倚诗爱世阅读 1,936评论 0 2
  • 到最后 仍是走了 曾经的以梦为马 现在的极度萧索 空荡荡的好,毫无所依 终于是做出了选择 终于是让自己后悔了 遥不...
    风雪长阅读 100评论 3 2
  • 1.浮动元素有什么特征?对父容器、其他浮动元素、普通元素、文字分别有什么影响? 任何定义为float的元素,都可以...
    QQQQQCY阅读 154评论 0 0
  • 转眼,爷爷去世已经四周年了。 四年前的8月14日那天,早上4点多,姑姑打来电话说,大家快来看看,爷爷快不行了。 我...
    行云流水joy阅读 124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