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天剑群侠之重生若萱第十三章到达新城

图片发自简书App

热闹的新城城内,一辆马车悠悠前行,

“公子,我们到新城了。”砚台边驾车边回头说道。

“廷哥,这里好热闹,”一双白嫩的手指挑起车帘,若萱微微歪着脑袋打量着这个地方。

萧廷虽看不到,却能听到喧嚣的人声,“是挺热闹的,砚台去找个客栈。”转过头看着若萱,“这几天舟车劳累,你也没休息好,我们在新城安顿几日,给你调养下身体。”

“嗯,”若萱点点头。

砚台驾着马车刚离开,城门口快速驶来一辆马车。

“庄主,新城到了。”青铜驾着车恭敬道。

独孤轩宇端坐在车里,手指夹着一枚棋子,凝神看着眼前的棋局,淡淡嗯了声,“去万胜楼!”

青铜得了命令驾车向城中最繁华的地段驶去。

万胜楼二楼走廊上,掌柜恭敬地在前面引路,独孤轩宇信步而行。路过一间上等客房时,一阵流水般的悠扬琴音传来,独孤轩宇顿了一下,不由赞叹,“真是好琴艺!”

掌柜颇有眼力的给东家介绍,“主子,这是上午刚住进来的客人。”

独孤轩宇微微颔首,低眉一笑“走吧,”

到了最末尾的房间,掌柜的打开房门,毕恭毕敬的将东家迎了进来。这间房间从不待客,长年空着却定期打扫,只为了方便东家随时入住。

客房里,若萱静坐调息,萧廷抚琴,琴音渐止。

“我好像看到一朵朵盛开的莲花,”若萱睁开双眼,意犹未尽道。

萧廷嘴角微微上扬,拿起素白的手绢轻轻擦拭双手。“这首出水莲,意境深远,若是配合打坐,对调息也有帮助。”

“以前我曾听师父说过乐声能疗伤,没想到是真的。”若萱感激的看着萧廷,“廷哥,谢谢你,谢谢你一直以来无私的帮助我。我有时想想如果不是你一路陪着我,保护我,我恐怕难以走到现在。廷哥,若萱该怎么报答你的恩情。”

素白的手绢擦了擦嘴角,萧廷起身在若萱的搀扶下来到桌边坐下,“你若真想报答,有几十种方式,比如以身相许。但是这样又貌似太俗气了。所以就大恩不言谢吧。”

“你真是……,我被你吓到了。”若萱看着萧廷,其实她还真想以身相许,不过若是真这样说,廷哥会被吓到吧。

“是啊,跟我这个盲人在一起,确实有些吓人。”萧廷呐呐开口,带着一丝自嘲的表情。

若萱又气又心疼,“不许这么说,你知道若萱不是这个意思。”坐在萧廷身旁,握住他的手,“廷哥,你很好,你不知道在若萱心中你有多重要。廷哥,如果,如果能跟你永远在一起那一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是真的吗,”萧廷眼中迷茫,犹豫。

“嗯,是真的!”若萱坚定的回答。

新城郊外,若萱陪着萧廷漫无目的的走着,来到了一片花海。

“廷哥这里好美,像若萱家里的后花园那样,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小时候我最喜欢陪着爹爹在后花园练剑。”若萱陶醉的看着这里。

“你想家了?”

“嗯,”若萱点点头,“可惜我现在已经没有家了。”

“无处为家处处家,再不济你还有个师父。”萧廷故意停顿,“再坏不过是我陪你一辈子。”

“廷哥,你又说笑逗我,”

“没有,前两句是重点,最后一句是真心话。”

若萱微愣,廷哥真希望能改变一切,与你携手此生。转过身子看向花海。

萧廷邪邪一笑,伸手挥去,花瓣飞扬而起,若萱看呆了眼前的美景。萧廷以内力摆动花瓣,片刻空中的花瓣组成了唐若萱三个字。红色白色黄色的花瓣相间虽然只短短几秒,却让若萱感到似真似幻。

一阵风拂来,空气中混和着花香以及若萱身上的淡雅清香味道。一种无法言说的幸福感包围着萧廷,久违的孩子般笑容挂在他的嘴角。

天罗宫新城分舵,一身黑衣的阿卑罗王缓缓转身。

“摩耶辣!”黑麒麟,血凤凰,黄湘,人肉老饕等人恭敬的跪下。

阿卑罗王伸手示意他们起身,

“血月神教自创教以来,还没有诸如想杀的人杀不到,想抓的人抓不到,”阴冷不满的声音传来。

“黑麒麟该死!”黑麒麟战战栗栗的跪下。

“你是该死,我若是杀你,你早死了不下上百回!哼,你听着,现在萧廷就在新城的客栈里,这一次我要你全力对付唐若萱和萧廷,若是还失败,我就把你交给蓝愁刑官。”

“是,黑麒麟这次绝对不会让阿卑罗王失望!”

“血凤凰,黄湘,人肉老饕,我要你们全力协助黑麒麟,”

“是!”

阿卑罗王冷笑一声,“萧廷这次我要你插翅难逃!”

郊外,黄湘与血凤凰并肩走着,“湘妹妹,你也听到了,抓住唐若萱是教主亲自下的命令,难不成你现在还要包庇古汉阳他们。”

“我没有包庇他,”黄湘强撑着说道,“况且他也没有公开跟血月神教做对,我为什么要杀他。”

血凤凰摇了摇头,担忧道,“今天教主说让蓝愁刑官惩罚黑麒麟,我真怕有一天教主会让蓝愁刑官来对付你。”

黄湘脸上闪过一丝害怕,低下头,忽然想起什么,“教主若是让蓝愁刑官惩罚我,不是有血姐姐在吗。在血姐姐面前,蓝愁刑官就是这个。”说着黄湘举了举小拇指。

“即使蓝愁刑官喜欢我,但若是教主亲自下令,他也会执行不会包庇,你知道吗。”

“我知道了血姐姐,总之现在走一步算一步,”黄湘迷茫的说道。

大街上,若萱和萧廷闲逛着,“廷哥我们去那里买些东西,以备路上用。”若萱拉着萧廷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萧廷察觉后问道。

“廷哥,前面人好多,若萱怕碰着你。”

“既然这样,我在这里等你,让砚台陪你去。”

若萱担忧的看着萧廷,“廷哥,你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不安全。”

萧廷闻言一笑,“怎么你不相信我,你忘了,我可是武功很厉害的大侠。”

若萱想想也是,她只离开一会,很快就会回来。

萧廷一人站在街边等着,一阵香味袭来,了然的笑笑“带刺的美人,”

血凤凰闻声看过来,“呦,原来是瞎帅哥。”看了看萧廷的身边,“你那个小跟班,还有那个发育不完全的小女孩呢?”

“他们去买东西去了。”

“呦,真可怜,你想上哪去,我来当你的眼睛带你去。”

“眼睛想去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

血凤凰微愣,“嘴巴甜的人心最毒了。”

“呵,那可不一定,不过有一件事我很确定那就是你一定会把心留在我这里。”

血凤凰看着萧廷,心中可惜这么个风趣又自信的男人竟然是个瞎子。

“你该走了。”

血凤凰惊讶她知道自己嫌他是个瞎子。

“你若再不走,怕是就要有另一个女人吃醋了。”说着眼睛扫向若萱刚去的方向,他闻到她淡淡地香味飘来。

血凤凰看了眼还真是,“你们还真是歪嘴配瘸腿,我就不陪你们玩了。”言罢转身离去,她还有任务在身。

若萱远远的走来,看到血凤凰和萧廷亲密的说着什么,然后血凤凰似乎很开心的离去。

“廷哥,若萱有没有打扰到你的雅兴呀。”来到萧廷身边,若萱酸酸问道。

“呵,若萱你在说什么呢?”萧廷假装不明所以。

装,让你装,若萱酸溜溜的看着萧廷,“懒得理你了。”有些生气的转身离去。

“公子,唐姑娘好像生气了。”砚台悄悄告诉萧廷。

萧廷莫名的摇摇头,他只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

万胜楼,若萱几人坐在桌边,伙计端上来几个菜。

“若萱,还在生气。”

“没有,”语气依旧闷闷的。

萧廷无奈笑笑,转头看向砚台,“用银针试试所有菜。”

萧廷刚说完,若萱突然想到现在他们已经被血月神教的人包围了,刚刚只顾着生气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果然,砚台挨个试过后银针发黑了。

“公子!”

“我就说嘛,一路上血月神教布置了那么多关卡,没理由现在这么平静。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的人说话都很小声,如果见到阿卑罗王我一定会告诉他,他犯了一个欲盖弥彰的错误。”

坐在周边的人看到事情败漏,不再隐藏,纷纷拿起桌下的刀将三人围住。黑麒麟血凤凰等人也大刀阔斧的走进来。

血凤凰看到萧廷等人愣了一下,“怎么是你,原来你就是文剑武书生萧廷。”

“呵,我说过眼睛想去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

血凤凰一脸魅惑的看着萧廷。

若萱更生气了,知道今天这架根本免不了,气愤地提剑袭向血凤凰。

血凤凰有些惊讶,这丫头倒是挺大胆的。

“若萱!”萧廷出声阻拦奈何气愤中的若萱根本就不理他!于是一场混战开始了。

那边萧廷一人对抗黑麒麟黄湘人肉老饕!而若萱一人与血凤凰打斗。

若非有意隐藏实力,凭血凤凰还不是若萱的对手。

万胜楼二楼客房“公子,血月神教在楼下围攻萧廷等人,属下已经查明唐若萱确实和萧廷一起。”

独孤轩宇沉思片刻,“唐若萱身上必然有天剑五爵,五爵绝对不能落到血月神教手上,你蒙面去暗中帮助他们。”

“是!”

与此同时,大门外古汉阳和大丸子也硬闯了进来。走到门口古汉阳看到了与血凤凰打在一起的唐若萱。

“若萱妹妹!”古汉阳激动叫道。

血凤凰趁着若萱分神一枚暗器投了过去。

萧廷察觉飞身挡在了若萱身前,“廷哥。”

古汉阳拔刀帮忙,黄湘发现是古汉阳收了手中的铃绳。

“若萱妹妹你们快走!”

若萱搀扶着萧廷,想要离开,人肉老饕拦住了去路,恰在此时,一蒙面黑衣男从天而降,挡住了人肉老饕。若萱趁此机会带着萧廷离开了,只是她没发现一枚玉佩,自她身上落下。

古汉阳在黄湘有意无意地帮助下带着大丸子逃离了,黑衣男看到唐若萱等人离开也打碎窗户撤走了。

若萱扶着萧廷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到了破庙,扶着萧廷坐下,拔出暗器。

“暗器有毒!”

“我知道,刚刚我已经封了穴位。”萧廷皱着眉头,脸色苍白。

“廷哥,若萱帮你把毒吸出来。”

“不可,”

“廷哥,与名节相比若萱更在乎的是你。”

“若萱我并非是因为这,我是担心这毒太狠会伤到你。”

“廷哥,若你出了什么事,若萱绝对不苟活。”

萧廷心中惊讶,若萱是在向他坦诚她的心意吗。

不管萧廷如何反应,若萱兀自脱下萧廷的衣服,哪怕他因此觉得她不守礼节她也要这么做。

若萱俯身将萧廷胸口上的毒血吸出来,在吐掉,如此反复直到血重新变红。

萧廷闭上了眼睛,他能感受到若萱允吸伤口时的疼痛,以及她温热唇部贴在他胸口上的柔软。

万胜楼,所有人退去后,只余一片狼藉。

独孤轩宇站在一角静静看着,青铜和掌柜立在一旁。

突然角落里一枚玉佩入了他的眼,弯身拾起,这玉佩不就是当年他送给那个小女孩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青铜,今天在这里的人有没有家住潼关城的。”

公子的问题有些奇怪,“公子你忘了,潼关唐家遭逢血月神教屠杀,而唐若萱就是潼关人士。”青铜顿了顿,“而且公子那个唐姑娘你见过,一月前在虞城公子还提供他们住宿,只是被他们拒绝了。”

独孤轩宇拿着玉佩的手僵硬了,那个有着星眸的女子竟然就是唐若萱,也是他一直在找的人,原来她一直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可他却从不知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