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出现,是为了让你梦见

喂,好久不见

我们见过吗

嗯,很久以前

晚上7:30,地铁站。

阿野夹着公文包,拎着好几年没换的手提电脑,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正是下班回家的高峰期,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脸疲惫和木然的工薪白领,包括他自己。

今天像以往的每一天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可一整天下来,他总觉得自己哪里怪怪的,浑浑噩噩的好像没有睡醒,站在站台上,已经记不清今天在公司里做了什么。

头晕得厉害,迷迷糊糊的他没有想下去,反正很多事知道了也没有意义,和他一起等着地铁的人们谁又不是习惯了这样空洞的日复一日。

五分钟后,地铁到站。

他随着人潮涌进本就拥挤不堪的车厢,里面的沉闷压抑,哪怕经历再多次,还是让他有强烈的不适应。

可今天确实是有些特别的。

走进车厢站定的他,抓着扶手,一抬头,在不远处竟看到了安阳。

那是他高中时的铁哥们儿之一,在那个天天穿着校服的年纪里,他们一起翻墙逃课、一起抽烟扯淡、也一起打架犯事。有时打别人,有时也会被别人追着打。

还记得两人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夜里就着啤酒,一边对着月亮讨论女孩儿刚刚发育的胸脯,一边肆无忌惮的幻想意淫。

还真是段年少轻狂不知愁的时光,真他妈好,真他妈操蛋。

阿野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高三的那件事儿。

那是整个高中时期,他们这帮人打的最大的一场架,不管是场面还是惨烈程度,都是前所未有。整整四十几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仅仅是因为一件小事,就像一群疯狗似的厮打在一起。

最后导致8人重伤。

那场架打到一半,阿野就跑了,他预感到这次会出大事。他本想叫着安阳和其他人一起跑,可那时的安阳打红了眼,根本拉不住。

事情闹的很大,校方警方一起介入,他们这伙人里有一个安阳叫来的朋友为了自保把安阳供出来,可安阳到最后也没撒口,一个人的名字也没说。

最后安阳被开除,被判了一年,他们也断了联系。

阿野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安阳,也感激安阳,如果当时安阳没有坚持住,他的人生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现在的安阳,穿着体面的西装,竖着大背头,身材有些发福,正靠着栏杆打电话,说的唾沫横飞,这场景看的阿野有些恍惚失神。

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皱着眉思索的时候又看到了另一个熟人,亮子。

亮子就是那个出卖安阳的人,也不能说是出卖,趋利避害本就是人的本性。但或许是对于安阳深深的亏欠感作祟,阿野还是由衷的看不起他。

阿野跟亮子算不得很熟,只是因为安阳的关系才认识,偶尔一群人聚会疯玩,也会有亮子的身影。

而那次事件之后,阿野也再没有见过因积极配合办案而从轻发落的亮子。

如今的亮子穿着破烂,面容憔悴,头发又长又脏,蹲在地铁门的一角,有些神经质的盯着地面碎碎念,露出的两只手上全是污泥,跟乞丐没有什么分别。

看到他这个样子,阿野心中说不出的快意,好像见证亮子现在的境地就是他对安阳最大的感激。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下一个瞬间,阿野在另一个角落看到了叶馨。

她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OL装,戴起了黑框眼睛,头发高高盘起,姣好的面容上带着生人勿近的冰冷神情。

阿野有些不知所措,缩了缩身子,回避了自己的目光,不想让叶馨看到自己。

叶馨是那时候最喜欢阿野的女生,喜欢到没有了自己的样子。

她就像一个跟屁虫,一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让阿野头疼却又无可奈何。

那时的阿野哪懂什么爱情,对他来说爱情就是亲嘴摸胸上床三个流程。况且叶馨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可被人喜欢的感觉还是好的,人都是这样,送上门来的东西可以不要,但不会丢掉。

所以阿野偶尔的好脾气让叶馨有了继续付出的动力。

打球的时候送水,生病的时候送药,帮他考试作弊,陪着他逃课打牌。

那时的叶馨就像是阿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开心了逗她一下,她会开心好几天,无聊了叫她出来,也只是打发时间。

直到他跟别的女孩手牵手的时候,叶馨才明白,自己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于是叶馨再没有找过阿野。

而阿野也在慢慢长大之后才明白,原来他在叶馨面前所有的肆无忌惮,都只是因为她的喜欢。

他伤了那个女孩的心,所以才不敢面对现在离他三四米远的叶馨。

然后他又看到了王老师,自己高中的语文老师。

受父亲的影响,阿野从小喜欢看书,这让他在高中哪怕成绩再差,语文也始终一枝独秀。

王老师很喜欢文章写得很特别的阿野,觉得他是个好苗子,只是没有把聪明用在对的地方,所以不止一次找过阿野促膝长谈,也经常鼓励照顾他,而在其他老师面前永远一副吊儿郎当的阿野也只有在王老师的面前才会乖乖的低头认错,也只有在语文课上才不会有深藏在心里的自卑。

十几年没见,王老师老了,戴着老花眼镜,坐在座位上认真的看报纸,一如当年备课时的严谨神情。

当初在王老师面前许下的豪言壮语历历在耳,可现在的阿野没有达到当初王老师对自己的期望,他还是那个一事无成的阿野,平凡的平庸,这样的他不敢上前,深怕看到王老师眼里浓浓的失望和惋惜。

边上一个有些面熟的姑娘引起的阿野的注意,那是周丽,自己现在女友的闺蜜。

周丽是阿野一个远方亲戚的女儿,去年来家里做客,在爸妈的拜托下给阿野介绍了他现在的女朋友李涓,也就是她的闺蜜。

其实阿野谈不上多喜欢李涓,只是到了快三十而立的年纪,结婚已经是按部就班的事,他也不再对所谓爱情抱有怎么样的期待所以和憧憬。再加上李涓虽然不算多好看,好歹也是能过日子的人,父母每天期盼的眼神也让他不能再像年轻时那样拒绝,所以他认了,就这么过吧。

更何况,自己现在的条件,是自己屈尊李涓还是李涓下嫁自己,还真得两说。

近十年的现实,早让阿野把不知天高地厚换成了自知之明。

今天这是怎么了?竟遇上这么多曾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的人。

阿野很疑惑,思考着怎么回事。

没想到一开始想,脑袋就疼的厉害,无奈何只好当作所谓的巧合。

这些曾熟悉的人如今都变得不一样了,那么自己呢?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变得老了,变得现实了,可想要改变的还是年复一年的一成不变。

这样的日子,阿野过的不开心,从来没有喜欢过。只是那个横冲直撞的少年终于在头破血流之后懂得了接受,学会了认命。

这城市太小了,心找不到容身的余地。

这城市也太吵了,可偏偏觉得身边空无一人。

这不是生活,这是生存。

容不得半点梦里的不切实际。

阿野眼神空洞的看着地铁外漆黑的隧道,他的人生里多的是如同窗外一闪即逝的广告牌一样的东西。

看不清,也抓不住。

自己的人生应该就这样了吧。

他僵硬的笑了笑,很难看。

恍然间他听到一阵说笑声,回过头看去,在他左后方的座位上,坐着一对男女。

男人挺帅气,双眼炯炯有神,身上考究的西装和散发出的成熟气质表示这是一个地位不低的成功人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和他这样的底层白领一起挤地铁。

那个女人背对着阿野,看不到脸,穿着一件米白色的裙子,露出一对洁白的小腿。她披着中长微卷的头发,偶尔捋头发的动作让阿野看到了她的小半张侧脸,还有右边耳朵上的蓝色泪滴耳环。

她有些像一个人。

阿野怔住,像是着了魔似的慢慢走近。此时刚好女人右手边的乘客起身下车,于是他顺势坐下。

他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女人的背影,回忆一点一点涌到跟前。

那是个像蓝莲花一样清冷的女孩,总是在嘈杂的教室里孤零零的坐着,却从没有让阿野觉得她孤独。

她是特别的,很特别。

区别于别人的出入成双,或者三五成群,女孩总是一个人。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回家。

有一次在回家的公车上,阿野看到女孩走在空旷的小路上,一个人踢着滑稽的正步,自娱自乐的笑,干净的就像是一阵微风,恰恰吹皱了阿野心底的一池春水。

又一次,早上赶着上学的阿野在公车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被人推醒,睁开眼,女孩一脸笑意的望着他,有些调皮,也有些胆怯,看呆了不明就里的阿野。

之后他们成了朋友。

他们没有一起看过电影,却一起爬过山。

没有一起吃过饭,却一起做作业。

没有牵过手,却彼此红了脸。

她是阿野对爱情所有的幻想,却小心翼翼的不敢声张。

最后他们没有在一起。

她成了阿野心里永远未解的迷。

男人察觉到阿野呆呆的眼神,不解的看着他。女人看到男人疑惑的神情,转过身来。

那一秒在阿野心里很长,长到他有时间看清女人脖子上那颗微不可察的痣。

她好像什么都没变,看着失神的阿野,开口一如那年。

“阿野,你坐过站了。”

阿野笑了。

笑里藏着猝不及防的好多年。

他一把搂过她,闭上眼,狠狠的吻上去。

这个吻很长,长到身边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长到那个男人勃然大怒的起身,

长到王老师满脸迷茫的放下报纸,

长到周丽神情震惊的拿起手机,

长到叶馨捂着嘴不可置信的惊呼,

长到亮子数完了地板上的污点,

长到安阳呆呆的拿着电话......

阿野什么都没有管,他只是很难过、很高兴、很用心的吻她,直到从眼前一片漆黑,到意识一片漆黑。

他其实想对她说:

我喜欢你。

“叮铃铃铃铃.........”

清晨的闹钟响起,阿野醒了。

他呆呆的靠在床上。

很久以后,他发了一条信息给老华。

“我做了个梦,很高兴的梦。”

老华回复:

“别他妈逗了,老子今天都要忙疯了,你小子做春梦了吧!赶紧起床上班面对现实吧,梦里的事能成真?”

他笑了。

如果能,幸福就在身边。

如果不能,幸福在梦里。

他起床上班,像往常一样出门,买了两个包子,一边吃一边急匆匆的跑着去赶地铁。

他不知道,每天早上他上地铁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女人下地铁。

那个女人的右耳朵上,有一只蓝色泪滴耳环。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好梦常有

而你不常有



作者:太平,平头辫子爷,少年驰骋任信步,不须青山埋侠骨,嫁娶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更多文章:我只是不再喜欢你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