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歌唱梦想,再一次遭遇粉碎性骨折

网络图片

>>>我的歌唱梦想,再一次遭遇粉碎性骨折

与此相关:逃学北漂的经历,让我的理想碎了一地

逃学去北漂,历尽艰辛。归来,又遭老师们集体打击,好桑心。

这些有文化的老师们真是没文化,他们目光短浅,又怎知我宏伟的理想?远大的抱负?

我告诉自己,黑暗终会过去,黎明总会到来,待我成功之时,定当让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高攀不起,让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人始料未及,让那些曾经不珍惜我的人悔之晚矣。

而我现在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历练的舞台,学校不能提供给我,我回村里发展。

我提着一瓶老村长找到了我的老村长,我让他给我一个能够纵情施展才华的场所。

老村长望着老村长,沉吟一下说道:当今中国到处都在建设新农村,乡土文化也要同步推广,你这想法我看行!这样吧,村子中央那个舞台,晚上属于大妈们,白天就归你了。

当官的不打送礼的,果真。愿望达成,我好兴奋!

我特意去村头养鱼大户的超豪华露天浴池洗了个澡,虽然身上的灰垢毒死了他几条鱼,但我却是容光焕发了。

换上了崭新的花裤衩,我登上了梦寐以求的舞台,好激动。

风中,我挺拔的身姿,是最为独特的风景,周遭万物仿似都屏住了呼吸,注视,期待。这里,是我的舞台,我就是天地间的王者。

那一刻,我豪气冲天,信心爆表。

积攒了足够的能量之后,我磅礴的歌声摆脱了双唇的枷锁,喷薄而出——我想要怒放的生病~~,就像飞翔在尿裤天宫……

歌声,如金戈铁马,上天入地。低昂,盘旋,激荡。

如此过了数日,村里好几位心脏病人先后住进了医院,村里所有的狗也全都叫哑了嗓音。

村民们不干了,纷纷找到村长讨要说法,一时间,群情汹涌。

村长感到众怒难犯,拎着喝剩下的半瓶老村长来到我家,对我说:求求你,从今以后别再唱了,我对村民们没法交代,剩下的这半瓶酒,你收回去吧。

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舞台,我怎会轻言放弃?决不!

村长拉着我爸的手,声泪俱下:他爹,约束下吧,住院的几位病人家属要告他谋杀,都被我安抚下了,村里的狗也需要时间恢复嗓子,万一这段时间村里来贼了,狗们不能报警,谁家有了损失还不都得你们负责赔偿么……

我爸看着我,满眼的祈求,那神情,让我内心好痛。

我对村长说:你收了我的礼不为我办事也就罢了,这怎么村里丢东西还要我负责?要是你趁夜把财产转移了,莫非我还得赔你财产?

村长脸色铁青,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再敢顶嘴,我开除你的村籍。

我冷冷说道:若不是因为我穷,早就移民去别的村了,谁稀罕受你的腌臜鸟气?

村长语塞,差点噎死。临走时对我爸丢下一句话:要想继续在村里呆下去,你看着办吧。

我不怕权贵,可我怕我爸为难,怕我妈哭泣,我只有妥协。唱出村庄,唱响世界的伟大梦想,又一次遭遇粉碎性骨折。

难道,我就此瘫痪在歌唱道路上?问天,天无语,问地,地无声。

黑夜里,我仰天长吟——

曾经伯乐识长鸣,不似龙行不敢行。金埒未登嘶若是,盐车犹驾瘦何惊。难逢王济知音癖,欲就燕昭买骏名。早晚飞黄引同皂,碧云天上作鸾鸣……作鸾鸣……鸾鸣……鸣……鸣……鸣……


小痴翻唱:一曲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