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和6

“9”和“6”这两个数字连在一起,对我来说还真有些特别的意义。

(1)记得母亲对我说过,我出生是在道里霞曼街的家里,不同于别人,我由来到家里的接生婆接生,生下来一称,9斤6两(9和6的组合),“嘿,是个大胖小子,还不轻呢!”接生婆婆如是说。

这说起来,我先天不应该有什么问题,只因是生不逢时,赶上了国家好多年的经济困难,自己身体才造成了今天这个怂样,头发稀疏,牙齿松动,身量瘦且小。

(2)我下乡去黑龙江的日子不偏不倚也是9月6日(还是9和6的组合),以至于每每一想起这个日子,心头就会一阵阵地发紧,多年以后才知道那是心悸的感觉。临近下乡那几天做的事情至今记忆犹新,母亲为我重新弹了棉被,比原来的棉被厚重了许多;我骑车去海淀学院路向还在大学里的大哥告别;找出家中的旧书箱用来装简单的行李……,从接到通知到去永定门火车站上火车,就只给留下三天的时间,那三天紧张的不得了,还没走出北京,就已经有了准军事化管理的体会。

(3)等到户口再办回北京也已经是七、八年后的事情了。临走的那几天在连队里收拾行李、联系办理托运、与在别的连同学告别,一切都做的从容不迫,那是因为准迁证拿到了手里,心里才会格外地踏实。

为了将户口迁入的时间落在9月6日,特意在大连工学院的姑姑家多呆了几日,回到北京落户的日子恰好就是9月6日,为什么自己偏要这样安排?

多年后我也在自问,是为了让重新落户的欣喜去冲淡那苦涩的时间记忆,还是为了寻找重新回到北京的仪式感。

(4)在单位正式退休是按照身份证上的时间,准确的到了月和日。待到临近退休时,我在总公司人事处办完了手续,又接受了老同事的邀请,又在返聘的岗位上工作了一段时间。再次离开单位的时间恰好又是9月6日(再一次的9和6组合),这次是真正的机缘巧合,并没有人为的使然。

听年轻人说起过,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幸运数字,幸运数字是用一定的计算方法测算出来的。我同9和6这两个数字有缘,多次重大的人生经历都与“9 ,6”相关,难道这“9和6”真的会是我的幸运数字吗?

我在这点上,有点迷信,也有些惘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