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的人,不舒服的事

1

感觉认识你很久很久,可每次与你交谈就好像我们从来没有遇见过。

我们之间发生过很多很多,但只要提到我们怎么认识的,竟然想不起来。只记得我问了你很多次你叫什么名字。

见面时候你总是先给我打招呼,我一抬头,好像见过你,却不知道你的名字。

后来我们在教室碰见。你带着眼镜却隐藏不了你内心的春心荡漾。

看过一句话,以前女孩子想谈恋爱,后来女孩子愿意独身,如你一般的girls们大概都开始看着男孩子找男朋友。没想过你会好这口,直到你自己坦白说你在追《不期而爱》,你是腐女。

你朋友很多,别人认识你是因为你的人格魅力吸引了他们,我愿意成为你的朋友,是因为你在我这里你基本不会伪装。

有那么一两个人会在我面前卸下装备,没有面具,很真实的模样。我觉得很荣幸,感谢他们的信任。在外人面前可能一本正经,正儿八经,在我这里不用,疯癫也好,自闭也罢,在所谓的正常人的标准里是不正常也好,在不正常的世界里又正常的不行也罢,其实,放得开就好。

有个你的朋友说过你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与频率超过了你和你的前男友所相处的时间。

我们不能时刻见面,会影响对方的生活,所以,我们最多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相处,这两个小时我们可以通话可以视频,可以见面。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时间只能刚好。无论话题是否结束,就像考试时间到了,就禁止答卷,否则违规。这是你对前男友的刻板要求。

在我这里,我从来没听过你对我刻板的要求。随性就好。聊的起兴了就多聊一会,发现是尬聊了,可以结束话题。有空了就一起玩,没空了就各自安好,谁也不打扰谁,原本是一段很舒服的关系。很平静,没有波澜。

有朋友说在3A级景区的学校里念书是一件幸福的事。我觉得幸福倒没怎么觉得,但是遇见了一些舒服的事,经历着舒服的事。安于现状。

想一想,以前读过独木舟的一句话“小时候,幸福是件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成了幸福的事。”

小时候,在一起玩就组队,不在一起玩就拜拜。愿意跟我玩我们就是朋友,不愿意跟我玩就拉倒,简单明了。

长大后,即使不在一起我依然会想你,在一起了反而觉得对方很烦。我想找你玩但怕你没时间,我没时间的时候你却约我去吃晚餐。想要找你一定要深思熟虑,但不去找你就什么也不需要考虑。

我们是朋友,却好像是情侣。我们是闺蜜,却像是恋人。我们是知己,却好像是男女朋友。我们是我们,却好像也是你们。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却不是最好的好朋友。我们是最好的闺蜜,却不是最好的好闺蜜。我们是最好的知己,却不是最好的好知己。

我和你闹了矛盾,因为一件小事。我们和好了,因为一句话。我们吵架了,因为一个人。我们开始疏远了,因为一个分歧。我们变的客套了,因为你找到了一个伴儿,你不需要我了。我开始说谢谢您,非常感谢您,有时候后面加一个微笑的表情表示讽刺,因为我们再也不是舒服的人。

2

上《大学中文写作》这门课的时候,老师问如何表达我和她关系很好。我原本以为我们不需要说出去,就经常在一起,明眼人都看在眼里,就如同我和学弟经常去一家饭店吃饭,有时候我自己去的时候,老板就会问为什么你的兄弟没跟你一起来啊。

可到后来我发现关系好应该是那种默默关注对方吧。

学弟跟学妹就是这样的。他们没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但是学弟依然会问其他的小伙伴学妹过的好不好。

学妹在泰国留学,学弟还是那个跟我唆面的学弟。她们俩经常一起玩,有时候我们会一起玩。

学妹有了男朋友,男朋友吃醋了。男朋友要找人收拾学弟。学弟大难不死。

学妹断绝了学弟的联系方式,尽管她和学弟清清白白,只是朋友。但在男朋友和朋友之间她选择了男朋友。

周遭的所有人,包括我都认为,她跟学弟很适合在一起过日子。我问过学妹后悔不,学妹说不后悔,虽然她和学弟没有了联系方式,但是有时候参加活动碰到过,学弟还会问我们要不要加回联系方式。学妹拒绝。但他们依旧说笑,联系方式只是一个外在。

虽然我觉得凡事都需要自己去经历,但如果是要用自己的朋友圈做为代价交换,我觉得不值得。

她男朋友见到我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她那个朋友看到我反倒好像捡到宝似的跟我打招呼,所以这就是我的观点。学妹的闺蜜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

学妹和她的小男友分分合合,但是学弟一直都在,在原地。

我不会联系你,但只要你找我有事,我会出现。男友与“男友”,男友像是“男友”,“男友”像极了男友。

两个人在一起的信任最后成了两个人的远远相望。舒服与平静在心里。波涛汹涌在脸上。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人,这个人一定舒服,一定可以让人平静。

3

我最近不会跟你说话,不是因为谁谁谁,而是我觉得有时候没有相处是对彼此最尊重的方式。

我可以跟你说话了。不是因为你站了我这个战队,而是我可能只会跟你讲讲该说的话。我们都已成年。成年意味着说话要思考。

108颗佛珠,每一颗都有他独特的含义。

而我对你以及你对我,以前有很多意义,但某一个时间点开始都没有意义,任何意义都没有。

闺蜜删了学妹的联系方式,学妹一定会去加回来,然后两人又在一起活蹦乱跳,但男友删了联系方式,学妹可能不会加回来,但一定会当面说清楚,然后形同陌路。

学弟删了学妹的联系方式,在某个时间点会加回来。但学妹删了学弟的联系方式,学弟只会在原地等,他不会去打扰,直到收到学妹的好友验证。

舒服的人有时候做着不舒服的事,不舒服的事反而开始让人慢慢沉甸,慢慢平静,慢慢舒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