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266,7-14-3,离娄章句上14-3》

《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266,7-14-3,离娄章句上14-3》

【"故善战者服上刑,连诸侯者次之,辟草莱、任土地者次之。"】

今天是丁酉年甲辰月甲子日,三月十一,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这一章,孟子提出论点:"以富国强兵为政治纲领和政治目标是错的",随后例举冉求的故事和"率土地而食人肉"的强战者,直指他们迎合人主,尽才害德,罪不容诛的本质。

   这一节,孟子设立了一个庄严的王道法庭,公布恶行,定罪量刑,弘扬正义王道,阐明义利之别,启迪愚蒙,大快人心。

   孟子说,当今世界上各国诸侯,想从读书人身上得到的能力,以及读书人用于找工作的简历上,无非三样:一是善于用兵,战胜攻取;二是纵横游说,连结诸侯;三是开荒积谷,为国兴利。这三种人,都说他们是国家的功臣,但是,以王道法庭的审判,都犯了必诛之罪。下面一样一样宣读他们的判决书。

   善战的人,虽然应敌致胜,可以让领导感到痛快,然而,伤残民众的生命,荼毒生灵,是率土地而吃人肉的人,一旦王道兴起,必然诛杀这样的人,"服上刑",就是现代意义上的战争罪,反人类罪。

   纵横游说、连接诸侯的人,虽然没有亲自参与军事攻战,但是,挟智用术,把持领导,兴起争端,使天下兵祸相接,得不到休养,罪不可赦,排在第二位。

   开垦荒地、竭尽地力叫做"辟草莱、任土地",是富国之术,虽然出发点不过是生财富国,但是这是收刮聚敛,兼并小民,即以大多数人最大幸福的名义,损害少数人利益,不遗余利,使天下民穷财尽,得不到生养,罪不可逃,排在第三位。

   对于上述三种罪行,大家都不认为是罪行,反认为是功绩,孟子说,这正是恶性循环的根源。

   纵横家就不用说了,这好理解。军功和为国兴利、充盈国库,这是多少男儿和巾帼的事功啊,如果这两样也入罪,说不过去吧?

   对此,张居正先生讲解说,同样是军功和经济,因其出发点不同,衡量效果的标准就该不同,对他们的评价和裁决就该区别开来。

   同样是用兵,王者的目的是定乱,善战者以多杀为功;同样制定经济政策,王者的目的是惠民,言利者以多取为富,这就是义利之辨,也是治理和祸乱的分水岭。

   这一章,始于"把富国强兵作为政治纲领和政治目的是错的",终于"义利之辨",中间经历的三天,贯穿上下千年,件件桩桩,没有出圣人之言的。读后怵然自省:良知朗然,遮蔽却也是分分钟的事,稍一个想当然,就会陷入自是误区。这也难怪为何要讲究"戒慎不睹,恐惧不闻"的修身功夫了。不仅每天离不得,乃至于每刻离不得。

【学习参考书目】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著

《张居正讲解<孟子>》张居正著

《读四书大全说》王夫之著

《孟子正义》焦循著

《孟子译注》杨伯峻著

《孟子与离娄》南怀瑾讲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