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电影剧本)

1陆鹏家卧室  夜  内

夤夜凄清,寒星点点;北风撼木,呜呜作响;屋舍兽伏,胡同迷离。

桌上一盏台灯沿墙照得房间半明半暗。暖奶器滋滋地响了几声。桌上摆放着用过的奶瓶、奶粉桶、热水瓶、铝盆等物

床上,陆鹏(40余)盘腿、低头,怀里抱着三四个月的婴儿,左手枕其头,右手捏着奶瓶给其喂奶。婴儿滋滋地吸了一阵不吸了,陆鹏拔出奶嘴,合上奶瓶盖交左手拿了。缓缓地直其腰,仰起头,右手在后腰轻轻地捶着。

妻子余群(38)侧身卧着,转过身望着他们父子:陆鹏,看来我们错估了形势,我有点后悔了。

怀里婴儿咧小嘴一笑,陆鹏不由地把他楼紧了。

余群叹了口气,费力地坐起来从他怀里把孩子接过去,靠在床上。

余群: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陆鹏躺下,转向妻儿,面有几分忧色

2 陆鹏家客厅  日  内

余母(70余)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亮光透过来。十几平米的客厅甚是拥塞。沿墙四周搁着床、衣柜、饭桌、电子琴、小方桌等物件。挂着床上方墙头时指指针指向七点。航航(6岁)拥被睡得正香。余母走到卫生间端来脸盆,热水瓶筛了剩余热水。拧干毛巾走到床头

余母:航航,起床了,不然又赶不上做操了。余母给航航擦脸。小孩困极,转过脸去又睡。

余母放下毛巾,抓起裤子,掀开航航下身被褥给她套上。

余母吃力地抱起软塌塌地航航给她穿上衣。

3 厨房  日  内

窗台改装的逼仄厨房,陆鹏在砧板上切着一天的菜。

陆鹏走向玄关,打开冰箱,拿出两个鸡蛋和两块馒头,放在蒸锅。陆鹏拧开煤气瓶,打着火。

余母拉着还带着睡意的外孙女哐当老实的防盗门出去,咔嚓一下带上门。

陆鹏一怔。呆呆望着窗外。

窄窄的院内,嚣动着,三轮车呼呼地响着,正是大人带上小孩们上学的时候。

陆鹏打开蒸锅盖,抓起一个大白馒头。面无表情地嚼着。


4 卧室  日  内

陆鹏轻手轻脚地穿着衣服。余群侧身望着侧身相向而躺的儿子。

婴儿柔润的两只小手不安地甩动起来,小脚不停地等着被子,身体扭来扭去。咧嘴欲哭。

余群坐起来。把孩子抱在怀里。

陆鹏赶紧到桌边调水递过去

余群给儿子喂水

陆鹏望着低着蓬松头发的妻子,又看看怀中的儿子。

轻轻开门出去,复轻轻掩上门

陆鹏走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胡乱洗了洗脸,用梳子胡乱梳理几下油腻蓬乱的头发。


5 胡同  日外

胡同内、汽车、三轮车、自行车、行人喧腾。

陆鹏焦躁地等在人群后。

一辆汽车和迎面的三轮车错开之后。

道路才慢慢疏通起来

陆鹏一路急走

路侧垃圾桶傍边,余母一手拿着一个纸箱,望着垃圾袋用另一只手翻看。

陆鹏见了,闪到另一侧低头急走。

陆鹏跑到路侧停靠的一辆黑色现在车,拉开车门跳上车。

发动汽车

两个骑着电动车的协管把车停在一侧

陆鹏长出一口气。驾车离开,缓缓驶入长龙一般的车流中。


6  公司会议室 日  外

陆鹏喘着气推开公司会议室的门,围桌会议桌的十几人都望着他

陆鹏尴尬地点点头,走进来,寻找自己的座位

老板瞪着他半晌:散会。

众呼啦啦起身离开

老板夹其本站起来:老陆,换你是老板你会怎么做。虎虎离开。

陆鹏一呆,怔怔地望着窗外。

街道上班族人流如织


7 工位  日  内

工位靠墙,陆鹏打开笔记本,点开文件。

打开一个文件。环顾四周,见没人看着他。

简历

陆鹏:1978年12月1日

性别:男

…..

陆鹏啪啪敲着肩膀

一个年轻的销售走过来

陆鹏慌忙关闭文件

销售:陆总,王处长约上了,明天您跟我一起去谈吧

陆鹏点点头

电话响起

陆鹏慌慌张张地站起来


8 大街  日  外

陆鹏拔腿跑,路侧停满汽车

陆鹏从一条街跑到另一条街

隔着道路看见自己停靠在路边的汽车玻璃上贴着罚单

陆鹏扶着膝盖,望着自己的车喘气

陆鹏走到路侧修车师傅跟前

陆鹏:谢谢师傅。

师傅:你早来两分钟就赶上了。这几天,天天贴。

陆鹏从兜里掏出一包烟递给师傅。



9 陆鹏家客厅  夜内

饭桌一侧堆满杂物,桌上半盘白菜、半盘炒山药、半盘红烧鱼

陆鹏站着端着饭碗,狼吞虎咽

余母怀里抱着婴儿,坐在塑料椅子上

床上支起一张矮几

航航坐在枕头上,趴在几上写作业

余群坐在一侧:你再想想,对不对。

航航泄气了,歪倒于床:我做不来

余群:不可以这样。做不来就好好学。

陆鹏吃完,收拾碗筷


10 陆鹏家客厅夜  内

陆鹏拖地。

余群收拾矮几,把它竖着支墙边,航航闷声不吭把书本和笔装入文件袋

余群从墙边拿起琵琶袋,拉开拉链,取出琵琶

余群:周六就要上课了,你再不练就跟不上了。

航航:我一点玩的时候都没有了

陆鹏走到余母身边把孩子抱起来

余母起身不停地捶着腰

余母望着女儿:又不是考大学,天天逼这么紧,累死了

余群:其他小孩都学,她不学回头就跟不上。

余母嘟噜:累死了,累死了。

余群望着丈夫:现在课外班都涨价了,明年英语要涨到二万三了

陆鹏望着怀里的孩子。

儿子似乎很高兴,啊啊地叫着,手摇脚蹬。


11 卧室夜   内

画外音:风呜呜地刮着

余群怀里抱着熟睡的婴儿靠床头而坐

陆鹏也靠在床头

两个皆呆呆地望着对面的白墙

余群:我们同事都说,单位今年效益不好,上面吹风要下调工资福利了。


12 医院旁边路侧  日  内

路侧停满车,车、三轮、人挨挨挤挤。

陆鹏慢慢地把车挪到路侧,靠着路侧的一辆奥迪并排停着。

陆鹏熄火下车,关车门到后座。余母先出,陆鹏上车,做另一侧的余群把用被褥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婴儿递给陆鹏。

陆鹏抱好

余群带着其母挎着包急匆匆走进医院

陆鹏张望着窗外


13 医院路侧  日内

陆鹏在后座抱着儿子。

车窗外一大汉砰砰砸车窗

大汉:人呢,怎么停的车

陆鹏隔着玻璃缝朝那人点头、招手。

陆鹏掏出手机打电话没回应

陆鹏把孩子小心放倒后座,飞速跑到驾驶室

大汉:哥们,以后别这样停车。知道么

陆鹏挪着

大汉愤愤驾车走

儿子醒来,哇哇大哭

陆鹏停好车,飞快到后座,抱起儿子从副驾去够装着奶、水的背包

余群气喘吁吁跑来,拉开车门上车。拿过背包调水

余群抱过孩子,给他喂水,孩子止哭

余群:你快去三层看着我妈,她说话医生又听不懂。

陆鹏下车,带上车门


13 医院走廊日内

两侧的椅子上坐满了病患,每间房间门口都派着队伍

陆鹏挤到余母身边

陆鹏:妈,我来排,你去墙边靠一会吧。


14 住房院内日外

陆鹏开车进院内,靠墙腾出一个位置,陆鹏大喜,把车到底里面

陆鹏下车,拔下钥匙,飞快地跑进门洞开锁

余母拿起包等屋

余群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下车

陆鹏踅回从余母手里拿了包进屋

迅疾进屋关两边窗户

余母在外把着门,余群抱着孩子进屋

余母:到处找专家,每次好几百,看又看不好,浪费钱!

余群抱着孩子坐凳子上:再找点其他中医专家看看,实在不行就手术吧

陆鹏跑到厨房,拧开煤气,打开火炒饭。

余母抱着孩子,余群调奶

陆鹏端上菜,披上外衣

余群:你不吃了

陆鹏:来不及了,要赶到一个客户那里

余群:那你头发乱草似的

陆鹏从桌上抄起一把梳子便走



16 胡同  日外

陆鹏疾走,一面梳着头发

路过一家烧饼摊,柜台里有十来个剩余的烧饼

陆鹏停下来向老板:多钱一个

老板:一块

陆鹏:三个。掏手机扫微信码

老板递过来

陆鹏抓在手里,一面往嘴里塞,一面小步跑


17 地铁日  内

地铁里挤满了人,皆低头看手机

陆鹏扶着扶手,闭着眼睛头歪向一边。傍边的女子厌恶地躲着。

陆鹏努力睁开眼,寻即闭上,头慢慢地歪向另一边

列车一停。陆鹏条件反射似的睁开眼往外挤

陆鹏:对不起,对不起。奋力挤出

地铁关上门,飞驰而起

陆鹏望着站台懊恼地摇摇头。走到对面站台等车


18 王处长办公室   日  内

陆鹏气喘吁吁走进大厅

销售焦急地走来走去

销售:陆总,晚了半个小时,王处要生气了

两人急速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口敲门。

王处:进来

两人轻轻推门进去

王处在靠墙一角的案子上挥毫泼墨

销售(笑):领导字写的真好!

王处:坐!抬头瞥了他们一眼,低头继续写字

陆鹏靠近:米芾蜀素贴

王处抬头停笔望着陆鹏,把笔递过来:你试试

陆鹏摇手

王处:来,试试

陆鹏接过笔,站过去,运笔如飞,刷刷写了几行

王处望着陆鹏


19 街道   日  外

销售一脸敬服地望着陆鹏

销售:原来陆总深藏不露,这么有才

陆鹏懊恼地用左手抽着右手

陆鹏:叫你手欠,叫你手欠

销售不解:王处看起来很高兴啊

陆鹏叹了口气:你不懂!


20 公司工位  日内


陆鹏倚靠着椅背打盹,鼾声四起

老板走来,皱着眉头


21 家日内

余群在客厅洗完一大盆衣服,直起身拉捶着腰

余母坐在墙边椅子上,怀里抱着婴儿,目光忧虑地望着女儿

余群从为生见拿了一个小盆把大盆里的脏水一盆一盆舀到卫生间。

余群从玄关靠墙边拖着一个小洗衣机到卫生间外、插电、接管,把洗好的衣服放里面洗着

余母望着女儿叹:做梦都没想过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的日子过程这样。


22 厨房  日内

油锅里的油滋滋响动,余群拿着锅铲有些走神

油花毕剥溅起,余群回过神来

余群篮子切好的青菜倒锅里。

哗地一声响过


23 课外机构走廊夜  外

课外机构走量上靠墙边一派蓝色塑料凳子上坐满了家长,各个端着手机看着。

陆鹏在其中,靠在墙上歪着脑袋呼噜四起


24 课外机构教室  夜  外

一个年轻的女老师站在前面对着PPT 快速地讲着

十几个孩子靠着矮桌子坐着,破显得不耐烦

家长们站在两侧和后面一边听,一边用手机拍着

老师:现在可以盖章了,学生们哗啦举着在小本抢过去排队。航航被挤到最外

陆鹏皱着眉头

家长带着孩子一个个出去。

航航最后一个举着本走到爸爸跟前

陆鹏给她穿衣服

陆鹏带女儿欲离开

老师:航航爸爸,最近是不是比较忙,没时间辅导航航做作业,航航最近上课有点跟不上

陆鹏一怔


25 大楼外  夜  外

天上一弯清冷弦月,繁星满天

陆鹏拉着航航的手往外走,航航甩开其父的手,跑到熙熙攘攘路上。

陆鹏慌忙赶过去搂住女儿

航航(哭):我不想上英语了

陆鹏抱起女儿:那怎么行呢

陆鹏指着天上的繁星:闺女,快看,天上的星星多漂亮,爸爸小时候夜晚经常看星星。它们会对你说话呢

航航:那多无聊啊

陆鹏不说话



26 老板办公室  日  内

老板坐在椅子上狠狠地抽着烟

陆鹏坐在他对面,静静地看着他

老板掐灭烟

老板叹了口气:老陆,公司情况你比我还清楚,我个人房子都抵押了,年底抵押款还不上就得带着老婆孩子流落街头。我现在只能养一个小团队保证回款。其他人就顾不上了。

陆鹏苦笑:我还以为我这个老人一走对士气有影响呢。

陆鹏抄起桌上烟盒里的烟,掏出一根来,点着抽着

陆鹏长长地吐了一口烟

陆鹏:这俩月工资呢?

老板:我现在只能先保技术的,等回了款才能补给你们

陆鹏握烟的手哆嗦着。


27 小饭馆  夜  外

饭馆七八张桌子坐满了人,皆是喝酒聊天,兴高采烈

陆鹏独占一张靠门的桌子。

服务员端上一盘炒饭、一瓶啤酒放桌上

陆鹏抄起调料瓶里的辣酱,使劲地舀了几大少放炒饭里,伴着。埋头大吃。

陆鹏吃完炒饭。用筷子撬开啤酒瓶,抄起酒瓶嘴对嘴咕咚咚灌下一半。打一个嗝,仰头接着一口气喝完。把酒瓶放桌上。

邻桌的人都望着他。

陆鹏讨手机扫码付账,开门跌跌撞撞来到大街上

陆鹏对着空气:妈的!


28 公交车站  夜  外


陆鹏靠在公交牌后面抽烟,七八个人在一起等车

一辆公交车驶来停下,下来几个人上去几个人

公交车驶离

陆鹏转出来看见,拔腿急追

公交车飞速驶离

陆鹏望车兴叹


29 家  夜  外

陆鹏开门,轻手轻脚回家

航航迎出来:爸爸,你忘了今天是我生日了

余群抱着儿子:一直等你呢,也不知来个电话

陆鹏慌忙脱了衣服,来到客厅

桌上放着蛋糕盒

一家人围着桌子。

余母给航航带上纸帽子

陆鹏打开蛋糕,插了七支蜡烛,点着蜡烛,按下开关

余群:航航,许愿吧

航航握着双手默念

一家人齐唱:祝你生日快乐…

陆鹏用手机拍照

余群把儿子抱到姐姐跟前

陆鹏手机对准一双儿女啪了几张照片

陆鹏开灯,拿起刀叉切蛋糕

墙上的时针指向九


30  卧室日  内

陆鹏打开衣橱把西服拿出来

陆鹏换西服

余群抱着婴儿靠床头望着他

余群:工作出问题了?

陆鹏:别担心,会找到新的

余群叹了口气:四十几了,还好找吗?

陆鹏转身,低头望着儿子


31 屋外日外

余母在门洞边费力地捆绑垃圾。另一大捆已经捆绑好

陆鹏出门见了走过去:妈,我去吧。

一手提起一大捆垃圾往院外走


32 胡同  日外

陆鹏一手提着一大捆垃圾沿胡同走。

身边有人走过去时,陆鹏赶紧低头

陆鹏提了一阵累了,便拖着走

两捆垃圾哗啦一下散了一地

后面送餐车急按喇叭

陆鹏急急把垃圾巴拉到一边,侧身让过

陆鹏把垃圾拾起来重新捆绑,提了一下又散了

陆鹏搓着手,望着垃圾叹气

一对老年夫妇走过

陆鹏冲他们尴尬地笑笑

陆鹏重新捆结实了,两手拖了,把头一低,沿路而走


33 垃圾回收站  日外

胡同某处听着一辆卡车,一对夫妇正在整理硬纸壳等垃圾

陆鹏拖着垃圾走进

女人冲秤上努努嘴

陆鹏把两捆垃圾丢上去

女人略往秤上瞥了一眼

女人:十块

女人包里掏出一张破损的十块递给他

陆鹏接了,飞也似的逃离


34 地铁口  日外

陆鹏掏出烟,点着抽着,在地铁口逡巡

陆鹏望着地铁口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35 客厅  日  内

余群坐在房桌边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看着一本厚厚的书

余母摇着推车里婴儿,抬头看了一眼女儿

余母:考了半辈子还要考

余群:没背景就得靠考了。考下这个证看看能不能转到业务部门,业务部门稳定多了。省得以后提心吊胆。

余母叹气:一会做这个,一会做那个,你哪有时间看书?

余群:别吵了

母女两个不说话

余群突然抬头:我同学从澳洲早把奶粉寄出来,怎么还没到,别又是物流公司出问题吧。

余群赶紧抄起手机查看着


36 大街  日  外

寒风飒飒,树木枝条哗哗摇晃

陆鹏背着个黑色的电脑包。双手插在口袋里,沿人行道瑟瑟地走着。


37 用户办公室  日  内

用户靠在椅背看着电脑屏幕玩纸牌游戏

陆鹏坐在他对面殷切地看着他

用户瞥了一眼陆鹏:老陆,下次不用跑了,咱们这么多年了,有需求我会联系你

陆鹏站起来:领导,那你先忙。挤出笑容退出来。

用户微微欠欠身


38 银行  日  内

陆鹏走进银行,在候客区的椅子上坐下

陆鹏从包里掏出几块烧饼低头啃着

客户经理走过来:先生,您办什么业务

陆鹏慌忙停止咀嚼,把剩余的烧饼攥手里,抬头一脸茫然:啊。他嘴角明显的挂着烧饼碴

客户经理走开

陆鹏左右看看,又做贼似的继续吃,三五下吞下

陆鹏靠着椅子,头仰着,鼾声响起



39 写字楼大堂日  内

陆鹏在大堂转悠着,望着一角的咖啡厅,些许白领模样的人再里面喝咖啡谈事

一个四十来岁、衬衫、西裤、带着胸牌的胖同学腆着肚子向他走来

陆鹏迎了几步有收住了

同学:去咖啡厅吧

陆鹏摇头:算了,说两句就走

同学:哎呀。知道你现在穷,不让你买单





40  大堂咖啡厅 日  内

同学与陆鹏相向而坐。两人搅拌着咖啡。

同学:现在形势不好,我把你简历发给好几个哥们了,都不招人。何况你年纪也比较大了。

陆鹏闷闷地喝着咖啡

同学:现在就看谁能不能挺过去!

陆鹏望着桌上手机屏幕上一双儿女合影


41 家客厅  夜  内

余群、余母、航航吃饭。

陆鹏抱着儿子在一侧看着

余群抬头逗着儿子

余群:宝贝,大了跟姐姐坐一起吃饭哈

儿子咯咯笑了

陆鹏显得很开心

航航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手机

余母嘟噜着:叫她自己喂,哪里吃得饱,都脱相了。捉过碗筷来喂

陆鹏皱起眉头:航航,不会自己喂呀!

余母抬头望着他:你们两个就图省事,这样那样都要小孩自己做。才多大的人。

陆鹏:妈,不能总管着她,不然什么好习惯都养不起来!

余母(怒):看我带不好,有本事请人来带呦。我也早烦了。

余群望着陆鹏:发什么神经,外面不顺带到家里来。

儿子哇地一声哭了。陆鹏抱到另一边哄着


42 菜市场日内

菜市场熙熙攘攘,挨挨挤挤。大都是老人。陆鹏拖着买菜的拖车在里面挤来挤去

陆鹏来到一处摊位,指着摊位土豆问:多少钱

小贩:一块五,新上的。

陆鹏想了想,又指了指白菜:白菜多少钱

小贩:一块

陆鹏想了想

小贩失去耐心:就这还想半天

陆鹏:现在要比一比,看一看

陆鹏拖车走到其他摊位,走走看看,问问,并不急着买

陆鹏走到一摊位、一丢高高的莴苣叶查上一块硬纸壳,上面写着五毛处理。

陆鹏:全部买了再便宜点呗

菜贩:白送好不好。菜贩把莴苣叶用一个大袋子装起来。五块拿走。

陆鹏:四块

菜贩:拿走拿走

陆鹏掏出手机扫码付款。提着大袋的莴苣叶,拖着拖车费力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43 家客厅  日  内

余母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孩子喂奶。她费力的用手臂枕其孩子的头。腰身矮下去又直起来。

余群操作着手机,抬起头来。

余群:网上说望京医院有个专家擅长治你这种病,预约了一个号。周三去看看

余母:没什么用,浪费好几百,又没处报!

余群:老爸那个心脏病太吓人了,明天暑假他带着东东来彻底查查!

余母:你姐一家也离不得你爸。将来你弟弟结婚了,我们两个老骨头劈成两瓣都不够用。

余群:干脆今年过年让老爸来。

余母:这么小的地方,打地铺都住不下!


44会议室  日内


陆鹏正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着,对面四个穿着随意的面试官面前各方放着一份简历

中间面试官微微坐正身体:陆先生,您团队管理经历比较丰富。我们更关心你的资源情况。直白一点说吧,手头有多少用户,关系到什么程度。每年有把握拿到多少数。

陆鹏嘴角抽了抽,露出失望的神色。


45 建筑工地简易饭馆  夜   内

工棚模样的饭馆摆着七八张桌子,挤满了灰头土脸的民工

陆鹏哥两个占据着一张桌子。三个菜,两瓶啤酒,用塑料纸杯盛着

陆鹏哥一口气喝完啤酒

陆鹏哥:老娘一个人在家里不是办法,出了事都没人晓得。过年回去我们兄弟三个要商量个办法。

陆鹏:我问我县城同学了,养老院现在没床位,找关系想进去的人多着呢

陆鹏哥:你家里条件好一点,你什么意见了。老娘心脏支架不能耽误了。

陆鹏:做吧,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陆鹏哥:你大侄子明年的学费、生活费我还发愁呢

陆鹏端起酒瓶给其兄倒酒

陆鹏哥:你咋不吃,这地方吃不惯。

陆鹏摇头


46 建筑工地  夜  外


陆鹏哥俩沿着坑洼的工地路走了一段

陆鹏侧脸:哥,回去吧。注意安全

陆鹏哥:我眼神现在不挤了,干活费力。

陆鹏哥收住脚步

陆鹏裹进衣服朝公交站踟躇前行


47 卧室夜内

台灯照的屋里半明半暗

陆鹏抱着孩子喂奶

余群侧脸躺着

余群:陆鹏,你听见哗哗的流水声

陆鹏大着呵欠,摇头!

余群:我来喂儿子,你去看看。

余群从陆鹏怀里抱过孩子,结果奶瓶。

陆鹏起身



48 玄关  夜  内

滴滴答答的滴水声

陆鹏打开灯

天花板一溜水珠挂在地板上滴滴答答的往下滴。地板已经被水浸泡了

陆鹏趟着水到厨房,厨房积水淹没脚面。吊顶上水哗哗下汤

陆鹏开门冲到二层砰砰敲门

门吱呀一声。八十几岁的老太太探出头里

陆鹏:你家漏水了,把我们家淹了

老太太:关不住啊,房管所没人啊

陆鹏:我先帮你吧



49 老太太家夜  内

陆鹏趟着水不停地用小盆舀到一个大盆里…


50 家  日  内

屋里一片狼藉

陆鹏一脸疲惫望着房管所的维修人员

余群抱着儿子站在房间门口

余母叹着气给航航披上围巾,准备出门

陆鹏:我们家泡成这样算谁的

房管所维修人员:老房子就这样。外墙维修的时候跟你们说换主管,有人不愿啊。

房管所的工作人员离开

余群:地板全起来了,找谁赔都不知道,怎么这么倒霉!

陆鹏轻声叹息:为什么非要跑到又老有小的房子里受罪?就为小孩上个学吗


51 家  日  内

陆鹏抱着儿子坐在墙角的椅子上发呆,儿子手舞足蹈似乎玩的很高兴

余群坐在饭桌一边看手机一边看书

老太太斜靠在床上,看着手机。一面忍不住叹息。



52 汽车  日  内

陆鹏看着车行驶在拥堵的道路上,副驾驶座位上摆放着琵琶、书包等上课用具

航航坐在后座

汽车停下来

航航站起来到陆鹏耳边

航航:爸爸,妈妈说你失业了。什么是失业

陆鹏呆了半晌:失业,就好比一个人在丛林里被老虎追




53 大街  日  外

陆鹏穿着整齐望大街上急匆匆上班的人群发愣

陆鹏掏出手机:老张,你哥们还没给你信吗?普通销售也行,底薪低点也没问题。只要给机会就行。

老张(画外音):我不能三天两头催人家啊。在等等吧!

陆鹏望着手机,无可奈何地往回走

陆鹏看见垃圾桶边上搁着一个大纸箱。走过去提手里

一个老者汉看见了冲他笑:你年轻人还值得捡这个,给我呗

陆鹏犹豫了一下:我家老太太要!


54 家日  内

陆鹏心事重重拖着地。

余母抱着婴儿

余群饭桌边辅导航航做作业

桌上手机响起,陆鹏腾地抢过来放在耳边

陆鹏:喂

对方(画外音):银行贷款需不需要

陆鹏:一个亿有没有!


55 公司会议室  日  内


陆鹏一本正经地坐着

年轻的老板望着他沉吟着

陆鹏极力克制忐忑不安的情绪

老板:陆先生,我们公司刚刚起步,给不了那么高的薪水

陆鹏:薪水高低没关系,都是要靠自己赚出来的。


56 家客厅夜  内

一家人闷声吃饭。余群抱着儿子坐在一侧。余母给航航喂饭。

陆鹏面无表情地狼吞虎咽。手机响起

陆鹏放在耳边听了。很快就挂了。

陆鹏脸上露出笑意:我下周一上班。他低头桌下靠墙边的二锅头抄起来放桌上

陆鹏:我要喝一口

一家人舒了口气


57 某单位楼道口  日  内

陆鹏和一个年轻销售楼道尽头等候着

年轻销售焦躁不安走来走去

年轻销售:老陆,都一个小时了,人还没来,不会放我们鸽子吧

陆鹏不急不躁:吃这碗饭什么都吃得下去。


58 街道  日  外

陆鹏一边接着打手机一边沿人行道急走

送外卖的骑手贴着嗖嗖骑过去

陆鹏欲传到马路对面

侧面一辆外卖车急速驰来

陆鹏措手不及,撞在小腿上,跌倒在地

骑手扶起摩托车,跳上车一溜烟飞驰跑了

陆鹏爬起来一瘸一拐朝对面的写字楼急走



59 写字楼会议室  内  日

陆鹏装作若无其事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只做了几个人

陆鹏朝他们微笑点头,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其他人稀稀拉拉走进会议室


60  卫生间 内  日


陆鹏在水池边撸起裤腿,小腿外侧一条裂开一道五六寸的伤口,血肉模糊。

陆鹏用卫生纸蘸水擦拭

年轻销售走进来看见:哎呀,老陆,怎么啦

陆鹏呲着牙:来时被外卖撞的

年轻销售:怎么不去医院

陆鹏:怕赶不上会

年轻销售:又不是什么正经会。走!我送你上医院


61 医院大门  日  内

年轻销售搀着陆鹏从里面出来

陆鹏冲他笑:多谢多谢

年轻销售:老陆,听说以前你挺牛x的,怎么现在见了谁都低声下气的

陆鹏掏出手机给对方看屏幕,屏幕上是他一双儿女的照片


62 客厅  夜内

陆鹏一家围坐一起静静吃饭。余群一手抱着儿子一手吃饭。余母给航航喂饭

陆鹏狼吞虎咽,三五口拔拉完。

陆鹏放下饭碗,从余群手上接过儿子。

余母叹息:今天我问老师了,说是航航担心小,叫着提问望着老师就哭

航航不高兴:外婆别说,别说。脸扭到一边赌气不吃

余群:航航,你不能这样,妈妈不是一直告诉你勇敢一点,要学会表达吗?


63 卧室  夜  内

画外音:风声呜咽

桌上台灯把房间照得半明半暗。

余群怀里抱着熟睡的儿子靠在床头

陆鹏靠在另一边,夫妻两个相向而坐。

余群:航航胆子这么小,将来怎么办?我担心的要命,将来长大了被人欺负。

陆鹏叹了口气

余群:你夜别光知道工作,孩子的事你也上点心。

陆鹏疲倦地点点头

余群忧虑地望着怀里的孩子


64 厨房  夜  内

余群和孩子熟睡了。陆鹏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躺了一会,悄悄地起身,开门出来。

陆鹏带上门走到厨房,关上门。

掏出一支烟,蹲在地上满满地抽着

烟雾在他头顶缭绕



65 超市儿童游乐场  日内


航航和其他几个孩子在蹦床上开心的蹦着。蹦了一阵,又跑到绳圈那里钻绳圈。

陆鹏和其他家长在外关注着各自的孩子

航航钻了一圈折回来要再钻,有个看上去比她小一点的女孩一拦

女孩:不许过

航航犹豫了,转头望着陆鹏

陆鹏:航航,你跟妹妹说说,让你一下

航航鼓起勇气绕过去

女孩挡住:不许过就不许过

航航扭头望着陆鹏

陆鹏朝女孩:小朋友,你让姐姐玩下,好不好,大家轮流玩啊

女孩:不行不行就不行

航航哭丧着脸走开

陆鹏(吼):我好好说你不听,让开

傍边一直往里盯着的一个女人:你大老爷们朝一个小孩吼什么吼

陆鹏扭头瞪着她:你一直看你家小孩欺负人不管?

女人:欺负什么,你家小孩比我小孩高出一头呢

陆鹏:你就这样教小孩吗?

女人:我就这么教怎么啦?怎么啦?自己小孩没本事怪别人

陆鹏额头青筋毕露。朝航航吼:航航到绳圈那里去,她再敢拦你你就打她,往死里打!

家长们都过来劝。


66 汽车  日   内

陆鹏开着车,航航坐在后座。

陆鹏:宝贝,你在想什么呢

航航:没想什么

陆鹏:航航,你要勇敢一点,不能叫别人欺负你,懂不懂

航航:爸爸今天的样子好可怕

陆鹏:爸爸不对,爸爸担心你。爸爸希望你能勇敢起来

航航:像哆啦a梦一样吗

陆鹏:是的,坏人那么多,要学会保护自己

航航:外面好多坏人吗?

陆鹏一时语塞,望着车流走神

后面车急按一阵喇叭,显得很愤怒。

陆鹏急急回神:外面..外面.. 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67 公司办公楼楼道  日  内

两个年轻销售站在楼道一角抽烟

陆鹏走过去,也点着烟

陆鹏:上月都过了好几天了,怎么还不见开工资

甲销售:急什么,我们都两个月没法工资了

陆鹏陡然变色,一口烟呛在气管里,一阵激烈恶咳嗽

乙销售:我们要是能找到工作早走了

甲销售:全公司就数老陆最卖力气

陆鹏把半截烟掐在垃圾桶,急急离开




68 老板办公室  日  内

老板望着对面的陆鹏,有点不高兴

老板:公司目前是有点资金困难,不过很快就能解决,这种时刻就看出谁是真心跟公司走,谁是公司的核心

陆鹏谨慎地观察着老板的脸色

陆鹏:老板,我们家这一阵子实在困难…

老板:老陆,我记得你说过,钱都是自己赚来的。看上起你跑得是不错,可是毕竟没签单嘛

陆鹏:我带了这么多年的团队,从没要求第一个月就签单

老板:创业公司要求就不一样

陆鹏怏怏地站起来离开


69 大街  夜外

街灯璀璨,车如流水,行人稀稀拉拉走在人行道上

陆鹏裹紧外衣,脚步凌乱地朝公交站走去



70 剧场  日  内

陆鹏一家人赶往剧场。

陆鹏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

余群抱着裹着厚被的儿子

余母牵着航航

入口的年轻保安望着他们吃了一惊

陆鹏快步走到靠墙的长沙发边,放下包,坐下,余群把孩子小心地放他怀里

儿子动了动,陆鹏轻轻地拍着被子

余群掏出票,领着余母、航航从入口进去

画外音:京剧伴奏响起

外面只有保安和陆鹏父子

保安费解地望望他们

陆鹏冲他一笑:拖家带口没办法!

保安显然不理解,低头看手机视频

71 剧场  日   内

人群呼啦啦从涌出

皆奇怪地望着陆鹏父子

陆鹏尴尬地挤出笑脸

余群带着余母和航航出来

余母和航航显得很高兴

余母:出来透口气舒服多了,要不每天跟坐牢一样

陆鹏怀里的儿子睁开眼睛,陆鹏抱让他做身上。小孩好奇地望着周遭

余群走来笑:儿子真乖!让妈妈看了完整的一出戏。


72 公司工位日  内

陆鹏坐在工位盯着电脑屏幕

屏幕上打开的WORD文件抬头是:个人简历

陆鹏啪啪地敲着键盘

桌上手机响起

陆鹏抓起放耳边

陆鹏:喂!您好,您是

对方(画外音):你是陆鲲的弟弟吧,你哥出事了,从脚手架上跌下来


73 工地  日  外

 事故现场已经拉了警戒线,里面地下躺着一具尸体,覆盖着棉大衣,几个警察和工程方的人员、工人围在一起说着什么。

陆鹏钻进警戒线,走到尸体傍,蹲下去掀开棉大衣的一角,露出陆鲲的黑瘦干巴的脸。

人们都看着他

陆鹏使劲地搓着额头,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陆鹏重新用棉大衣覆盖其兄的脸,站起来晃晃悠悠走出来

一个管事模样人走向他:节哀顺变吧!该走什么程序走什么程序



74 工地  日  外

人群散开

陆鹏扶着手脚架,望着兄长的尸体

手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来,掏出一只,放嘴边点着

陆鹏眼泪流出来,很快满脸皆是



75 餐馆  日  内

陆鹏和比自己高出半头、又略显稚嫩的侄子相对而坐

桌上摆放着三四个菜

两瓶啤酒

侄子似乎很饥饿,埋头默默地吃着

陆鹏不停地给他布菜

侄子抬头:叔,你也吃吧

陆鹏扭头脸去擦拭眼泪

陆鹏捏着拳头:叔真没用,叔真没用


76 后海  日  外

游人悠闲地观赏风景

陆鹏引着侄子指着水面:这里就是后海,北京著名景点

两人默默地走着


77 老板办公室  日  内

老板靠在椅背,有些不耐烦地望着坐对面的陆鹏

陆鹏霍地站起,如同愤怒的猛兽,突然猛地捶着桌子

陆鹏:凭什么不发我工资,凭什么!今天必须发!

老板坐直身体,诧异地望着他:你不想干了!

陆鹏:去他的,老子不干了,赶紧给老子发工资!


78 车站  夜  外

陆鹏开车在路侧停下来

侄子挎包欲下

陆鹏:叔叔只能拿出这么多了。路上注意安全

侄子点点头,开门下车,没入如织的人流中

陆鹏露出痛苦地表情,敲着自己的头:我没用啊,我真没用啊


79客厅  夜  外

陆鹏抱着熟睡的儿子靠面无表情地靠墙坐着

余群布置着一颗两尺来场的圣诞树

航航蹦蹦跳跳地看着,显得很兴奋

余母歪在床上看手机里电视剧

航航停下来:妈妈,圣诞老人会送礼物给我吗?

余群:会的

航航:不会的,因为我表现不好

余群:会的会的


80 卧室  夜  内

陆鹏靠在床上抱着孩子喂奶

余群从桌子底下抽出一张粉红色的纸,折一下,抄起比来刷刷地写着。

写毕,把它小心翼翼地撕开。

余群望着陆鹏:闺女现很没自信,你得一块跟着想办法,别什么事情都让我想

余群拿着写好的纸条,开门轻手轻脚出去

陆鹏抬起头,叹了口气。孩子咳了一身,呛了一口奶。陆鹏赶紧拔出奶瓶,抬起其上身,把奶瓶放一边拍着其后背。


81 客厅  日  内


屋里开着灯

航航仍在熟睡

余母从桌上拿起另个礼盒放到被子上。

余母一面摇头,这一面站在床边喊:航航,快起来,快起来,你看谁给你送礼来了

航航睁开眼睛:礼物,圣诞老公公送的!坐起来抱在怀里

余群推门进来,装作惊讶的样子:呀,圣诞老人给你送礼物了,妈妈帮你看看

余群走到床边,把别在彩绳上的纸条拿下来

余群:圣诞老人给你写信了。伸手拿下来展开念

余群:dear kaidy,我知道你是个非常乖巧、非常聪明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变得更加勇敢一点,自信一点,自己能做的事情尽量自己做。

余母嘟噜道:就是你妈妈写的

余群扭头其母:妈!

余母叹了口气走开

余群:航航,听圣诞老公公的话,自己现在开始穿衣服。妈妈帮你打开礼物。

航航很兴奋,抓起衣服自己穿起来

余群打开礼物盒,一盒泥人玩具、一盒则是各种各样的贴画

余母走来:又卖这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个屋子塞得满满的


82 医院停车场日  外

陆鹏把车停好,离开驾驶室。余母提着两个袋子下车。

陆鹏绕道后座上车,余群抱着睡熟儿子把递过来

余群:哭了就打电话。这么久了你还是带不住他

陆鹏弓着腰抱着孩子

余群关上门,带着其母向医院门口走去


83 汽车  日  内

陆鹏在驾驶室默默地看着车

余群抱着儿子在后座,余母唉声叹气

余母捶着右腿:看这个专家、那个专家,花钱无算,哪里想到这么麻烦

余群:治病可不就得一个个碰,碰对了就能对症下药了

余母:到那个医院都是人山人海的,人老了别得病,自己遭罪不说,子女也遭罪


84厨房  日  内

陆鹏炒菜,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85客厅  日  内

一家人围坐吃饭

孩子躺在推车里睡着了,余母斜着一条腿踩着车轮摇着

余群夹了一口冬瓜,抬头望着陆鹏:这么淡,没放盐吧

陆鹏伸筷子夹了一口,默不作声

余群:你怎么回事,失了业,家里什么事也不想,什么事也做不好,一天到晚神不守舍。你知道这样我多累吗

陆鹏端着菜碗走向厨房

余群撂下筷子:说还不能说,一说他还跟你来劲。

儿子哇的一声哭了

余母叹了口气,俯身去哄孩子



86 卧室  日  内

画外音:叮铃铃手机响不停

陆鹏激灵起来

床嘎吱响动

孩子扭动着,突然咳嗽起来

余群:呛奶了。迅速把抱起来,侧着拍着后背

陆鹏一呆

余群:呛奶了,还不开灯

陆鹏慌忙开灯

一滴奶从孩子鼻孔中流出来

余群: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起床轻点轻点,说到死就是不听。你知道小孩呛奶多危险吗

说你你总以为在指责你,你四十几的人,全靠我一个女人,我累不累!

陆鹏不说话,抽纸去擦儿子嘴角的奶

孩子哇哇地哭着

余群把他顺起来头靠在肩膀上拍着后背

陆鹏长长叹了口气:我在等我同学电话



87 咖啡厅  日  内

大厦大堂一角的咖啡厅

陆鹏在靠里一张桌上焦虑不安地望着电梯

电梯门开,一个经理人模样男子腆着肚子走出来

陆鹏站身来

同学朝他走来,坐下

陆鹏:怎么样,怎么样

同学:老陆,你现在方寸大乱,这种状态人家不会要你的

陆鹏坐下来,叹了口气:我现在是内忧外患

同学:我那哥们下面空出一个位置来了,不过考核紧,半年不出单就走人

陆鹏:只要给机会就行

同学:你也不捯饬捯饬就出门。太油腻了。当年的文艺范哪去了

陆鹏(苦笑):有当年吗?想不起来了


88 卧室  日  内

陆鹏穿着西服,对着镜子仔细低端详自己

余群抱着儿子看着他

余群:当头的时候穿得邋里邋遢的,现在才想起来要打扮

陆鹏转过身,低头望着儿子:儿子,爸爸帅不帅,帅不刷

儿子咧嘴笑

陆鹏夹着抱着轻轻开门出去






89 客厅  夜  内

航航一阵阵咳嗽,余母用碗勺给他喂药

余群抱着儿子避开在一傍

陆鹏忧虑地望着女儿

余群向陆鹏:明天一早带我妈和航航去医院

陆鹏:明天九点大老板要开会

余群:你不会请假吗?孩子重要还好会重要,你一小喽啰这么重要吗

陆鹏:我去了不重要,不去就重要了

余母:哎呀,别吵了,我不看了,在家带孩子。余群你带航航去医院。

余群:怎么这么难

陆鹏低头收拾桌上碗筷


90  大厦门前 日  外

陆鹏架着车行驶在拥堵的车流中。到红绿灯口等红灯

陆鹏望着熙熙攘攘的车流人流发呆

后面车急按喇叭

陆鹏恍然惊醒,一脚油门

两侧建筑、树木、人流车流往后掠过去


字幕  某市

91 大酒楼卫生间   夜  内

酒楼卫生间蹲位,弓着腰俯对着马桶一阵狂呕

陆鹏扶着墙,抬起头,眼泪汪汪的,抹着嘴角,低头对着马桶又是一阵干呕

陆鹏按下冲洗健,马桶哗啦啦冲水。他对着马桶喘了半天气,抬起头露出疲倦不堪的表情


92 卫生间    夜   内

陆鹏在水池边用双手用冷水浇脸,似乎想让自己清醒

陆鹏对着镜子捯饬自己。擦嘴、整理衬衣衣领、掠掠有些凌乱的头发

陆鹏对着镜子里的影子喝了声,毅然转身离开


93 酒楼包间  夜  内

陆鹏在酒楼过道大步流星走着,来到一间包厢门口,深深吸了口气,推门进去

包厢里七八个高矮胖瘦不同的人物,聊得正欢。

陆鹏走到靠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

陆鹏抄起面前的白酒倒自己的玻璃杯里。

众人都望着他

陆鹏端起酒站起来冲尊位男人:李主任,敬您第三杯,我干了,您随意。

陆鹏端到嘴巴仰脖一饮而尽。

李主任端起来喝了一半:陆经理痛快

陆鹏坐下,慢慢从椅子上出溜到桌子下去了





94 医院病房   日  内

躺在病床上的陆鹏悠忽睁眼,望着病房的四周,脸上出现一阵迷茫。

趴在椅子上打盹的一个小伙睁开眼睛望着他:醒了,昨天可吓着我们主任了。

陆鹏激灵坐起来: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对不起。

小伙子站起来,打着哈欠:昨天差点就要给你公司和家人打电话了

陆鹏朝他作揖不止:实在对不起,我想不到酒量降的这么厉害。

李主任从门口走进来(笑):你这家伙吓我们不轻,酒量不咋地,酒胆真有!

陆鹏连连作揖:主任,对不起,对不起。

李主任:老陆,你不像四十多岁的老油条,人忒实诚,可交!


95 李主任办公室  日  内

陆鹏坐在沙发上望着李主任坐在桌后一页一页翻看合同书。

李主任翻玩,抄起笔来刷刷签下了名字

陆鹏走过去,郑重其事地说:领导放心,保证把活干漂漂亮亮

李主任把合同递到他手里:你来证明我们眼光没问题。找他们盖章去吧

陆鹏点头


96  大街  日  外

陆鹏挎着电脑包从某单位大门出来。

陆鹏如同舞蹈滑步一般在人行道上轻快地滑步。双手如飞鸟振翅一般舞动着。

身边的人驻足看着他,如看神经病一般

陆鹏浑然不觉,似乎陶醉了


97 大厦咖啡厅   日  外

陆鹏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盯着桌上的电脑屏幕。

陆鹏端起咖啡呷了一口

胖同学走过来

胖同学:你这家伙又活过来了


98 家客厅  日  内

陆鹏开门进屋,带上门,把包挂墙上架子上,轻手轻脚往里走

轻轻推开客厅门,开一条缝。陆鹏吃了一惊。

房间灯亮着。

余母靠墙坐着愁容满脸,航航紧紧地搂着她的胳膊,靠在她身上似乎睡着了

余群抱着睡着的儿子坐在桌边,有些发呆

陆鹏推门进去,看看这个,望望那个

余群望着他:我爸脑梗住院了,我姐倒腾不开,只能让我妈回去照顾了..

航航睁开眼睛:我不要外婆走,我不要外婆走,呜呜呜呜!

陆鹏一呆


99 卧室  日  内

儿子扭来扭去,余群睁开困眼,费力地爬起来,把儿子抱起来搂在怀里。

陆鹏起床

余群:今天冬至,我妈走,你请个假吧,

陆鹏点头


100 胡同  日  外

陆鹏拖着买菜推车沿着胡同走着



101 客厅  日  内

余群抱着孩子喂奶,儿子吃几口便闹

老太太在衣柜边收拾自己衣服

余母叹了口气,转身走过去

余母:我来喂。余母抱起孩子走到墙边的椅子上坐下

余群把奶瓶递过去

余母抬起手,给孩子喂奶

余母望着外孙:乖宝贝,外婆要回老家了,还不晓得回得来回不来,你还会记得外婆吗

余群:妈!

余母叹了口气:下午早点接航航回来吧

余群点头

余母忧虑地望着女儿:我走了,没人帮衬,你怕连吃饭都吃不上

余群叹了口气:总是要请个人。领导讨厌请假,没法办,总是要还请


102 厨房  日  内

陆鹏砧板上蹭蹭地剁着肉馅。

剁了一会。陆鹏放下刀,望着窗外

掏出烟来,点着猛抽几口,开水龙头淋灭,丢垃圾桶里

陆鹏抄起菜刀,对着肉馅发泄似的剁着



103 客厅  日  内

餐桌摆着肉馅。长砧板、饺子皮

余母、余群、航航祖孙三代兴致勃勃地包着饺子。

陆鹏抱着儿子一边站着

航航笨手笨脚地包了一个特别各大的饺子,放到砧板上,双手都是面粉。

航航冲外婆笑:外婆,我包得好吗?

余母:呱呱叫

航航扭过问其母:妈妈,冬至为啥要吃饺子

余群:为了纪念一个神医,我们全家祈求他保佑外公外婆早日康复。

航航望着余母:外婆,我不要你走



104 客厅  日  内

桌上摆着几盘热气腾腾的饺子

婴儿躺在推车里睡熟,老太太撇着一条腿轻轻推着

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吃饭

余母夹起饺子蘸着醋喂航航

余母:乖宝,多吃点,多吃点,外婆不在,自己要学会喂饭,不然不晓得瘦成什么样子

航航含着饺子咧嘴哭:我不要外婆走,我不要外婆走

余群烦躁喝止:别吵了。自己喂!

余母叹着气,抽纸抹着航航的眼泪鼻涕

余母:外婆回去照顾你外公,一两个月就出院了,外婆还回来


105 院外  夜  外

陆鹏提着一个大塑料袋走到车边,开后座放进去

航航扯着余母的衣角在后跟着,眼泪汪汪的。

航航:外婆不要走,不要走

余母:乖乖女,听话,回家。外婆很快就回来

陆鹏拉着女儿往回

女儿哇哇大哭:不要外婆走,不要外婆走

陆鹏弯腰抱起女儿往家走,航航不停挣扎。

余母望着他们走进门洞。余母转过脸去,抹了一把眼泪


106 汽车  夜  外

汽车行驶在二环上。

余母坐在后座,望着两边灯火辉煌的建筑从眼前掠过去

陆鹏打开收音机。车内响起一首歌

你我皆凡人 生在人世间

终日奔波苦 一刻不得闲

既然不是仙 难免有杂念

道义放两旁 利字摆中间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