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非凡的2200万高价广告拍卖,可能是Papi酱最后的一束烟火!

由21.7万起拍,到2200万落锤。4月21日,在这场所谓的“新媒体营销史上的第一大事件”中,有幸参与“Papi酱视频贴片广告”应拍者不超过5人,整个拍卖过程也只持续了4分49秒。

Papi酱原名姜逸磊,2016年2月份因在网上发布原创短视频而走红。原本,Papi酱及她的作品只是供用户闲暇时消遣的众多选择之一。但惯于营销的罗辑思维却高调地把Papi酱推到了台前。自3月间罗振宇在其创办的微信公众号罗辑思维上发文《先生们,这将是新媒体营销史上的第一大事件》,透露其与徐小平对Papi酱的投资后,媒体开始热炒Papi酱拿到首轮融资1200万元,且估值可能达到3亿元。

之后的一个月来,关于Papi酱的新闻几乎都就没有消停过。从公布投资到策划拍卖会,再到正式拍卖,这一系列过程仿佛时刻在进行在线直播。很多人开始怀疑,这从来就是一个老罗布下的局,从最开始曝出与Papi酱合影,再到召开拍卖说明会,再到拍卖出2200万的天价贴片视频广告,这一切围绕着Papi酱的话题都是策划。

在Papi酱的拍卖会上,真正留给到场拍卖者和应邀媒体的座位不足300个。实际举行拍卖的场地宴会厅A,只有400平米。连老罗也不得不对此做一番调侃,“可能我们谁也不会预料到,新媒体的历史将在如此局促的屋子里产生。”

但事后,这场拍卖会被外界调侃的远不止环境的逼仄——Papi酱是罗辑思维投资的,罗辑思维又是优酷投资的,优酷又是阿里巴巴的全资子公司,而掏2200万的金主丽人丽妆又是阿里投资的,当天的广告拍卖平台又是阿里提供的,这场拍卖会被称为“阿里家宴”。

甚至还有人扒出,“罗辑思维”的网店代运营商就是丽人丽妆,“爷高价买了孙子的货品,或者孙子高价买了爷的货品”。

外界对老罗的揣测“恶意满满”,吐槽力度直逼Papi酱,让老罗坐不住也在微博上爆粗口否认,称这“很显智商”。

也许,罗辑思维真的策划了这一场大戏,但因粗口被广电总局要求下架这件事肯定不在老罗的设计当中。

被勒令整改这事儿对Papi酱到底能形成多少点的伤害?用数据来说话,Papi酱爆粗口的8个视频转评赞总数平均为60.5万,而没爆粗口的3个视频平均转评赞只有45万,换言之,如果没有了粗口助阵,Papi酱将失去近四分之一的拥趸。

在拍卖会上,Papi酱CEO杨铭的发言显得小心翼翼:“我们会严格要求自己,制作出符合主流价值观,喜闻乐见,欢乐又正能量的作品。”

实际上,大家也能在4月18号上线的新一期作品《一个人的减肥全过程》中,看到这种变化。除了吐槽,Papi酱在中间加了一句“制作这个视频,是为了号召大家科学减肥”,这更像是在表态。

这可能并不是粉丝们乐于见到的变化,也一定会对跃跃欲试的资本造成困扰。社交网络上的一句戏言更是道出事件本质:“将吐槽赋予‘正能量’的整改要求,不是让人家投资机构花1200买回来了一个于丹吗?”

如何围绕Papi酱进行最大程度的商业变现其实一直并不清晰。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Papi酱能否稳定持续地生产输出优质的内容,能否将粉丝继续聚集在她的周围,并最后把她的粉丝转变为用户,未来仍有不确定因素。

Papi酱似乎与芙蓉姐姐、凤姐等过气网红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时代在变,网红们寄生的平台在变。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当红的网红不赶紧变现,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所以,既然迟早要过气,那就轰轰烈烈一把吧。

当初为何Papi酱要拿徐小平、罗胖子等人的投资,其实看重的是罗辑思维的营销、策划以及捞钱的能力。罗辑思维投资Papi酱也只是营造了一个噱头罢了,罗辑思维压根不是网红Papi酱的投资人,更像是她的一家经纪公司。曾经,很多人都在担心Papi酱被罗辑思维给“毁人不倦”了,因为过度的消费将会透支网红Papi酱的人气。不过,粉丝们的担心可能是多余的,人家Papi酱是自愿被摆上货架的,毕竟,赚钱要落袋安哪!

老罗说,“谁知道Papi酱能火多久,不如趁着火的时候一次性收割”,于是杨铭也需要完成对自己的收割,通过Papi酱这个品牌吸纳更多的资源,就像罗辑思维所做的那样。

时间就是最大的敌人。所以,我们看到了杨铭在招标会上突然宣布要推出开源平台“PapiTube”,吸纳更多优秀的内容生产者来入驻。而老罗邀来助阵的“合作伙伴”张泉灵则把“收割”发挥得更加赤裸裸,她在招标会上推销了自己公司的一个计划,看上去与活动主题毫不相关。

突然间,这场团绕着Papi酱的大戏,好像没有女主角Papi酱什么事儿了。要知道,Papi酱本人压根就没有在拍卖会上露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