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遗泽——记吴昌硕的一幅行书楹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吴昌硕是中国近代史交替时期出现的一位杰出书法大家,其书法以大篆金文石鼓为长,发轫于金石,同会于(石鼓文),滋养于学识,取法于自然。除此,其行草有"喜学杨风子"之语,又融篆隶笔法于其中,或常以篆字直接植于行草之中,得乱头粗服,无籟自鸣的直率之趣,使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吴昌硕晚年所作的草书,更是笔势奔腾,苍劲雄浑,不拘成法,吴昌硕自谓:"强抱篆籒作狂草"。

这幅行书楹联为吴昌硕八十三岁所作。通观此联行书纯任自然,一无做作,下笔迅疾,痛快淋漓。虽为楹联,却有山海之势,恰如其晚年时的壮心不已。因为用墨浩然,用笔豪肆,老辣苍劲,力能扛鼎,以波状线条出笔 ,富有韵律,不计工拙,体现出了豪迈爽利之美,用老笔分披,穷尽变化,中锋为本,亦善施侧笔,形成苍茫高远、立体感极强的笔致。

独观上下两联,结字较为狭长,体现字势,用笔奔放,熟中有生,不涩不疾,亦有"屋漏痕","锥划沙"之妙趣。恰如沙孟海先生所说:"常是正锋运转,八面周到,势疾而意徐,笔致如万岁枯藤,古朴拙见。"这与他早年的作风迴然相殊。正应了吴先生自言"所作隶、行、狂草也多以篆籕笔法出之"之语。别具一种占茂流利的风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