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Dubresson先生学骑马

94年7月15日广州标致报记者的文章


作者:云淡风轻

日期:2022年2月15日

和Dubresson先生学骑马

92年的一天,我的頂头上司,Peugeot厂工业部经理贝尔纳带着一位新到的法国专家走进办公室,他40对岁,中等个,黄棕色的卷发,胡子修剪的颇具个性,两边刻意向上翘起,和斯大林的胡子风格一般,眼睛又大又圆,他笑着走过来和大家行贴面礼。

他叫Dubresson,总装车间新上任的长驻专家。

法国同事的副业比主业精彩不足为奇,他们的个人爱好广泛,有童子功。我的办公桌就在经理的门边上,他俩在里间互相介绍情况,我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他说在75年进入法标公司工作之前曾是法国国家马术队的运动员,代表法国出征,屡获佳绩。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他善长马术的消息很快传到广东省五项全能训练基地,他们急需一位马术教练,积极备战全运会。

广东省五项全能的训练基地就在标致厂区后面几公里的地方,Dubresson先生下班后自己开车过去给运动员们上课,我为他做翻译。

平生第一次接触马术运动,好奇又新鲜。

一次,运动员们刚骑完马,我鼓足勇气挑了一匹个头不高的蒙古马,装模作样地骑起来。Dubresson指导的很认真,身形,运气,要注意这要注意那。我是个长期不爱做运动的社畜,腿部力量撑不起上身的重量,蹲起身飞驰那是飞不起来的,不一会就累趴在马背上了。马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它很快感觉到了我的驾驭水平,自己放慢脚步。

广东队给力,那年拿了五项全能的全国冠军。Dubresson说起这事一脸自豪。

两年后我赴法公干,受邀去Dubresson家做客,他爸妈纯朴热情,向我介绍了客厅一侧几排他在欧洲各国参赛的奖杯,奖旗。他有个妹妹,个子比他还高,怕有1米75左右,热情爱笑,她也是马术俱乐部的高手,参加障碍赛。我跟着她去了她的俱乐部,看他们训练,陪她清洁马匹,给马喂饲料。

从那开始,我开始有点喜欢马。

20多年后,到苏州工作,无意中发现太仓有个马场,很是兴奋。我又可以重新走近马匹,感受到骑马的乐趣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