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儿专栏】与孔子聊天7:学习就是改变

作者/王肖杰 责编/君君 美编/碧落

图片来自网络

1.7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译文】子夏说:“用敬贤代替好色,侍奉爹娘能尽心竭力,为国君做事能尽心尽力,同朋友交往言而有信。这种人,虽说是没念过书,我却一定认为他已经学有所成。”

【聊天记录】

“孔大爷,您的弟子水平跟您比确实有差距。”

“哦?何以见得?”

“你看子夏这学生,话说得也太通俗了吧?贤贤,以贤为贤,这不是废话吗?不把好的当好的,还把坏的当好的?不把屎当臭的,还把它当香的?”

“呵呵,香臭还真不一定能分得清。粪便当中的“吲哚”,芳香异常,是制作香精的重要原料,你们往脸上擦的化妆品可能有吲哚哦!你们情人节吃的巧克力就可能添加了吲哚哦!你们在擦大粪、吃大粪哦!”孔大爷学着年轻人的口气,自己把自己乐够呛。

“哇!真恶心!”

“呵呵,上山送粪不是‘一路粪飘香’吗?”

“孔大爷,I服了YOU,现代诗您老都知道。”

“《诗经》在我们那时候也是现代诗啊。‘不学诗,无以言。’那是外交场合,不是人人都能当外交官。平常过日子,不学诗,照样可以事父母、交朋友,学诗是为了懂礼节,既然懂礼节,又何必学诗?学就是为了做嘛!”

“不过,孔大爷,这‘好色’嘛,看见美女俺的眼也直,腿也直——是大腿直,迈不开步,嘿嘿——那怎么办啊?”

“学啊!如果顺着本性来,想怎样就怎样,那人与禽兽也就没什么区别了。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可以通过学习而改变自己。学习不仅是学知识,知道鸟兽虫草之名,更重要的是改变人生观,改变追求方向。要是天文地理没有不知道的,可是做人不孝,对人不敬,交友不诚,这样的知识学了跟没学有什么区别?”

“有道理,现代对‘学习’有个定义:学习就是改变行为方式的心理活动。如果没有改变,那就不是学,而是娱乐消遣,甚至浪费时间了。不过有个问题,什么是‘贤’?有人认为贤,有人还认为迂腐呢!您见国君从堂下就开始行礼,不就有人说您迂腐吗?”

“对什么是贤,不同的人确实有不同的看法,但有些东西是绝大多数人认可的,小到与人为善、诚信友爱,大到公正公平、和平正义,不论国家、民族、宗教都是认可的……”

“您说的是普世价值?”

“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内涵,我们把这些东西用一个‘贤’字来概括。做到‘贤贤’,那么对父母、对事业、对朋友都没有问题。难道美女比父母、事业、朋友都重要?”

“理论上讲是这样,可是,可是,孔大爷,您见卫灵公的漂亮夫人南子不也眼直吗?”

“你个臭小子!你以为我见南子是看她漂亮吗?她是国母,她叫我去,‘礼’所应当,我能违‘礼’不去吗……”

(未完待续)

本文源自幸福进化俱乐部《进·化》杂志第1607期
精心烹调成长干货大餐!期待您的投稿|简书投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