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影

寫很短的詩

這不是我的風格

就像生活從不是在短暫中度過

卻經常在突然之間就發現已經失去了時光

以一個來不及的速度

就把一切都收走

什麽都沒有留下


生命

以一種靈性的狀態在誘惑著慾望

所以當興趣在內心被構建起

便像著魔一樣的尋找出路

直到生活的介入

告訴你它們不過是幻影以及泡沫

才開始覺醒

開始收拾散落在腦海裏的美好記憶

對誰都不再提起和述說


後悔麽

對於所做的一切

或許也有人在做著相同的夢

只是醒來得太過狼狽

它讓失去是那麽的理所當然

它讓你沒有半刻反應過來的樣子

就開始接受這個結果


看著陽光從我身上穿過

我發現影子也在遠處嘲笑我

這種帶著尖酸刻薄的模樣不隨於我

它與所有的影子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只是一種無力的反映

在地上做存在感罷了


笑吧

沒什麽大不了

好歹還能在陽光下舞蹈

好歹還能在地上親眼看到自己的動作

這種對於周圍的目空一切

視所有經過的人如過眼雲煙


我知道

我也是一場空 。。。


詩歌    是詩歌者的天堂

音樂    是音樂者的狂歡

只有在相同的地方

我們才能盡情歌唱


最後我們留下了腐臭的屍體

在燃燒后成了一堆無用的灰燼

而我們僅存的一點激情

在燃燒後卻啥也沒有剩下


生活

你說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你若不來追趕

我必不去赴你


或許是時間在背後狠狠的捅了一刀

所以纔會在心死之前

如彌留一般看清了這一切

從此人生如同走一個過場

命運只是在其中加點顏色作為點綴

便匆匆離去了


開始冷了

一切都將歸於靜寂

只有等到天晨

我們才能再見光明


然後在陽光下再經歷一次自嘲

在夢醒時分繼續接受這該死的生活

我們從不提及放棄

卻在放棄的邊緣做著同等毫無意義的事情


不覺得羞愧麽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