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行星

  宇宙某处。

  黑暗的太空一片寂静。

  你知道,寂静才是太空的大多数时候的常态,如果有什么移动的东西出现了,那才是反常的现象。而此时此刻,寂静的黑暗中,仿佛出现了一个似有似无的光亮。又过了一会儿,这个小亮点越变越大,变成了一个大亮点,它的后方拖着一条长长的蓝色的冷焰,就像哈雷彗星的尾巴一样,当然,眼前的这个,只是一颗微型版哈雷彗星。

  直到这个亮点越来越近,这颗“哈雷彗星”才终于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这是一艘“艾斯卡”级轻型侦查舰,回声号。

  “戴恩博士,戴恩博士,快看!大型人造建筑物,我们找到了!您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星球上真的有生命!”

  说话的一个年轻的女性,她有着姣好的面容,一头美丽的金发被盘在了脑后,显得十分得干练。而向她快步走来的,似乎正是被她称之为戴恩博士的男子,这名男性身材高大,看起上去已是中年,从外表很难看出他是哪里的人,黑色的头发,几乎闻所未闻的紫色瞳孔。

  回声号飞船进入了眼前这颗蓝色星球的轨道,开始了环绕飞行。与此同时,飞船内部的显示屏打开了,上面的画面似乎是蓝色星球的地表画面,看来,这是飞船上的高倍摄像机正在拍摄星球地表的画面。一旁的女助手,正在电脑上输入着一些信息,似乎可以看到她输入了“盖亚行星”这四个字,看来盖亚正是这颗蓝色行星的名字。

  戴恩博士凝视着显示屏,一会儿之后又走到了透明的舷窗前,惊讶地看着不惩处这颗美丽的蓝色行星,她一层层稀薄的云雾所笼罩,大片的的土黄和少量绿色可以证明,盖亚行星拥有大片的陆地,而比大陆更庞大的,是包围着陆地的蓝色,毫无疑问那就是海洋。这是一颗完美的行星,与他们的母星是一样的,甚至这就是他们母星的孪生姐妹。

  在这片永恒的黑色宇宙中,宝蓝色的盖亚行星,仿佛一颗明亮的蓝宝石点缀在了黑色的夜空之中,经典而永恒。

  博士已沉醉在眼前的景色中。

  “这里会是我们的家,”戴恩博士对着一旁的女助手说道,“卡拉,赶快接通通信系统,把这里的画面和数据传回战星。”

  “博士,我必须得说,当我刚看到这颗星球是蓝色的时候,我就已经打开通信系统了,”名叫卡拉的女助手骄傲得说道,“我有预感,您一定能成功。几分钟前战星上的人就能看到我们飞船里和我们摄像机拍到的画面的了,我猜他们去仓库拿香槟的人应该已经在路上了吧?”

  卡拉边说着话,手上却没有停下,忙着摆弄船舱里的一个个摄像机——有的对着飞船里的仪器,更多的则是对着舷窗外的蓝色行星。

  “嗨,战星的人们,你们好,这里是美丽全能的卡拉为你们带来的第一手资料哦!”

  仗着不知道通信数据有没有传回战星,卡拉正淘气得对着摄像头各种臭美。

  不知过了多久,在某一个运行着各种数据的显示屏的画面停止跳动之后,飞船中传来的一男一女两人连连的惊叹,卡拉激动得读出了探测器传送回来的探测结果:

  “……液态水,气温适宜,引力……气压……这些都和母星的差距不大……”卡拉惊讶得看了看身旁的博士,因为戴恩博士是最初发现盖亚行星的人,是他第一个提出盖亚行星适合移民的设想的,而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想法就快实现了。想到这里,卡拉忍不住想要继续把显示屏上的数据读完,“数据初步判断,盖亚行星碳元素分布符合生命体细胞的构成,这个星球非常适合孕育生命,高速摄像机也显示,那些大型建筑物一定是出自智慧生命之手。”

  “甚至那些建筑物的风格都和我们……”卡拉正欲回头,却被迎面扑来的一个熊抱给抱住了,那是博士。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只沉浸于科学研究的科学家,此时竟然可以激动得忘乎所以得欢呼,也许这就是梦想的力量吧,博士的一生都在研究外星移民,而茫茫太空,想要找到一个能够适宜居住的行星,这几乎就是大海捞针,谁会相信那个梦寐以求的星球,此时此刻就在眼前呢?

  “卡拉,你知不知道,我的一生都在寻找这样一颗行星,能够让我们种族得以延续的的新家园,”戴恩博士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从离开母星到现在,我们有多久没有踏上过土地了?你还能记起脚踩土壤的感觉吗?无数个星系,无数个星球,在此之前发现的那些,我们甚至都不用登陆上去,它的宜居度就被否决了。盖亚行星……我终于找到她了,我们终于找到她了!卡拉,谢谢你……”

  回声号是一艘改造后的科研用轻型侦察舰,因为无需执行战斗任务——当然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外星人,也没有战斗任务,所以回声号的飞行系统被改造为了全自动飞行模式,只需要设置目的地,飞船可以自动计算航线并且进行航行。

  回升号隶属于“赫拉克勒斯”号战星,目前赫拉克勒斯号正在另一个恒星系进行休整,同时派出了几艘科研舰和侦察舰,试图去搜集信息和资源。此时的科技已经很发达,FTL系统已经配备到了许多飞船上,回声号也是其中之一,但因为运行FTL需要大量能源,赫拉克勒斯号不可能每一个恒星系都跑一遍,因此才有了回声号这一次单独前往侦查盖亚行星的行动。

  戴恩博士看着盖亚行星,他想到了自己满目疮痍的母星,想到了自己分崩离析的团队。

  母星上的资源,在很多年前就告急了,几个大国为了夺取最后的资源,小规模冲突接连不断,大规模战争一触即发。而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爱斯坦因博士和杨宁振博士,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两位科学家,他的研究成果证明光速是可以被突破的,人类可以进行超越光速的星际旅行,人类可以开采太空资源,甚至可以实现星际移民。

  在验证了两位博士的科研成果无误之后,世界上的几个大国和联盟达成了共识,为了人类的未来,抛弃过去的成见,他们将通力合作,全力发展航天科技,尽快实现星际移民——因为母星已经很难再继续生存下去了。

  赫拉克勒斯号战星,是第一艘被创造的星际飞船,带着两万五千名船员,承载了人类所有的希望,出发了。

  戴恩博士的团队是最早的一批从冬眠中苏醒的船员,起初团队有八人,但许多年过去了,历经了无数次无果的寻找之后,六名船员都放弃了他们曾经坚信的事业,相继离开了团队,只剩下了卡拉依然在坚守……

  卡拉轻轻拭去博士眼角的泪水,她知道博士在想什么。博士努力控制着自己百感交集的情绪,重新回到了电脑前,对着海量的数据进行的不知名的操作。因为他明白,这时候工作才刚刚开始。

  半小时之后,博士和卡拉都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更详细的探测数据也已经生成了。但这次的数据,似乎很难让人高兴起来,因为回声号发出的所有友好信号,都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回应。近地飞行侦察器显示,地面的确存在大量类似城市的聚居点。但是,在那些钢铁高楼周围,却似乎无法探测到任何生命信号的存在……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两人心中慢慢升起。

  博士的表情,越发得阴沉。地面上那些建筑物,毫无疑问出自于智慧生命之手。难道风沙还能吹出高楼,能吹出窗户?难道那些遗迹——长得和母星上的金字塔差不多的建筑,是非智慧生命用嘴巴搬石头造出来的?

  这绝对不可能。

  博士现在只想飞船赶快着陆,快一些登陆,他迫不及待得想要重新踏上柔软的土壤。即便……即便这个星球没有智慧生物,那至少还是适合生存的,不是吗?没有智慧生物,或许还可以腾出更多地方,给更多的人居住。

  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卡拉,卡拉明白她的想法,并拒绝了博士。原因很简单,现在还不知道盖亚行星上的具体生存情况,不能贸然降落,更何况到底有没有智慧生命?如果有,他们是敌是友?这些他们都不知道。战星也不可能这么快派出支援,至少也要等这次返航之后,再做打算……博士也许可以为了科学而奉献自己的生命,但他不能不在乎卡拉,因为……她已经有了两人的孩子。

  即便自己愿意为科学献身,他也不能让孩子从小便失去父亲。

  漫长的等待之后,探测工作终于有了突破性近战,回声号开始逐渐降落,进入盖亚行星的大气层。与此同时,戴恩博士收集到了一些空气样本,数据被电脑快速运行着,很快,答案出来了……飞船上一片死寂,仿佛已经宣告了答案是什么。

  又不知过了多久,博士率先打破了这沉默,“这不可能……卡拉……”博士显得有些语无伦次,“来,卡拉,再测一次……这些仪器里有些过去的星球的气体残留,测不准很正常……”

  “博士……”卡拉轻声说道。

  平均气温偏高,沙漠化程度较高,大气中硫含量高得惊人,紫外线……甚至是辐射,都超出了人类生存的极限。而这些,是在地外轨道中无法探测到的信息。

  同样的显示屏,同样眼花缭乱的数据,几个小时前这些数据是令人激动万分的,而现在,它们是冰冷的。

  一如博士此刻的内心。

  这个星球是美丽的,它有着象征蓝色的生命,但那只是一种象征。

  “博士,结束了……这里,曾经一定有过生命,不是吗?”卡拉从身后抱住了博士,“至少,我们不是孤独的。”

  卡拉看着这个高大男子的背影,鼻子突然有些酸,她知道博士此刻的心情,因为自己也和博士一样。他们的团队从一开始有八人,是在母星上,在战星出发前就组建好的,是各个领域最优秀的,同时也是最年轻的人。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的星际探索,不仅是一条不归路,更是一条漫长的,与黑暗宇宙做伴的旅程。冬眠苏醒之后,漫长的搜寻之旅。有时候,让人绝望的不是因为一次次的失败,而是因为看不到希望。

  直到现在,团队只剩下了两个人的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最有希望的一颗行星,似乎所有的努力都将得到回报的时候,上帝却和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玩笑。卡拉不知道如何去抚慰戴恩博士,唯有轻吻他冰冷的脸庞……

  “战星还能飞很久,很久……我们还可以看着孩子长大……”

  二十分钟后,探路者号地面探测机器人传回数据,地表固化,磁场稳定,暂时没有发现生物,也没有发现已知的威胁。卡拉拿出两套防护服,她知道,尽管他们的人民不会站上盖亚行星,但她和博士,将再一次踏上如同母星一般的土壤——而不是冰冷的钢铁。

  半小时后,登陆舱的大门缓缓打开,计算机预计还有两小时,盖亚行星就将进入黑暗的夜晚,搜集些信息还来得及。这是他们第一次站上盖亚行星,也会是最后一次。

  两人艰难得适应着盖亚行星的重力。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得走,因为,他们降落的地点似乎是一个城市的边缘,钢铁与混凝土组成的高楼与矮房,主体结构大多保存完好,只是蒙上了一层灰。只有它们粗糙的表面,仿佛在向两人诉说,这个星球上的雨,都是酸雨。

  离开母星之前,母星上曾流行过一种名叫“废土文学”的文化,因为当时各个国家都在战备状态,每个国家的元首似乎都恨不得把核武器发射的钥匙捏在手里。所以人们的文学作品,也常常幻想核战争之后的废土世界。

  而此时,戴恩博士和卡拉看到的,正是废土文学中描述的世界。

  “探路者找到了一个遗体,”戴恩博士看着前方回来的机器人说道,“探路者,把它带回登陆舱,放进检验仪器里。”

  卡拉看了一眼这个遗体,很显然,这是这个星球上的曾经的智慧生命,而如今只剩下了一具骸骨。他的手……或者说手骨上,拿着一个相框,这个相框里的照片,奇迹般得还能看得清。照片上是一个美丽的女孩,有着和卡拉一样的金发。

  卡拉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博士,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星球曾经的智慧生物,难道和他们外形几乎是一样的?

  天还没黑,但盖亚行星的卫星已经悬挂在空中了,是一颗白色的星体。在他们的母星,天空中并没有这样一颗卫星。在这一刻,卡拉有那么一丝的羡慕,羡慕这个星球上曾经的人们。卡拉努力得想要把这个画面,烙印在脑海中,因为,他们可能不会再来到这个星球了。

  月影残阳,日月同辉。它们各自悬在地平线的两端,一个向世界告别,另一个却在问好。

  “这么美的世界……”卡拉仿佛忘记了正置身于城市的废墟中,“他们到底是为什么灭亡的呢?”

  她不明白,这个星球的人为什么没有珍惜这个美丽的星球,没有珍惜这个他们梦寐以求的星球。她转过头,看向戴恩博士。

  “死者身上没有外伤,应该不是战争,至少我们发现的这位‘朋友’不是……”博士快速运行着手中的微型电脑,轻叹了一口气,“基因序列也看不出异常,应该不是基因突变……他们和我们很像,优秀的脑容量,感官系统遍布全身,免疫系统基本没有弱点……多么优秀的物种啊。”

  “或许,是因为环境突变吧?结合大气温度,空气中的硫和辐射,他们生前的世界一定不是这样的……我们星际旅行了这么久,连看到一个生物的次数都微乎其微,何况是这样一个进化到这样高级别的智慧生命!他们的科技,不会比我们战星出发前落后太多!可最后,居然会死在自己毁掉的自然环境手里……”

  “……这一切的经历,和我们的母星如出一辙。难道这就是高等生命必然通向的未来吗?”

  “有生之年,我们还能找到一颗这样完美的星球和进化到这种程度的智慧生命吗?”

  戴恩博士与卡拉对视着,也许答案,不言而喻。

  ……

  回声号掠过天边,她返航了。带着遗憾、失望,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庆幸?

  当回声号回到战星之后,戴恩博士和卡拉或许会发现他们遗漏的信息。在他们发现盖亚行星之后,他们的兴奋使他们忽略了从盖亚行星上传来的一个重复的信号频率,由于当时二人正处于刚发现盖亚行星时的兴奋之中,因此不小心将其忽略了。

  原来,那个频率传递的是一个语音录音……

  “任何收到这则消息的朋友,你们好,当你能收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欢迎你们,来到了我们的家园,地球。”

  “在我们发出这则信息的时候,按我们地球的纪年方式,应该是2098年……地球和人类,即将迎来终结,我们已经无法逃离自然的惩罚,因此决定发出这则消息,留下我们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证明……”

  “信号发射器有多种能量补充来源,我们保守估计,它能够持续运作百年以上……”

  “我们人类在高速的发展的同时,忘记了对环境的保护。雾霾、酸雨、紫外线、全球变暖……”

  “几个大国为了地球上最后的资源,爆发了战争,进一步恶化了环境。但战争没能带来统一,反而是愈发混乱的世界,更为稀少的资源,以及加剧恶化的环境……”

  “人们每天必须带着口罩出门,否则就会在很快的时间内患上几乎不可治愈的呼吸道疾病……只要下雨,人们不得不躲在建筑物中……几乎所有可食用的植物,都只能种在室内,因为酸雨会杀死它们……”

  “当我们意识到地球很难再继续生存的时候,我们建造了星际飞船,但很不幸,她还没有等到起航的那一天,末日审判来临了……酸雨、雾霾、海啸、龙卷风、磁场反转……几乎所有灾难,同时降临……”

  “它是对人类的……终末裁决……”

  “我们知道,我们来不及离开了。整个地球,没有藏身之处。所以我们决定在宇宙中留下这则消息……向宇宙宣告,我们曾经的存在……即便我们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能够收到……”

  “如果你们能收到,如果你们能听懂,如果可以,请不要重蹈我们的覆辙!”

  “我们叫人类,这里是地球。”

  “她还有一个名字,叫盖亚。”

  “请不要忘记我们。”

  “Farewell!”

  “さようなら!”

  “Hasta luego!”

  ……

  “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自从有点年纪以来,一夜没睡好之后的代价是恢复得慢些,这一点当然不在话下,谁也无能为力;但还有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睡...
    傅瑞德_台北阅读 1,537评论 15 20
  • Objective-C运行时的核心就在于消息分派器objc_msgSend 实现简单的消息分派器。以下代码用C编写...
    Crazy2015阅读 156评论 0 0
  • 首先,掌握权力能让你活的更久、更健康。 是精力旺盛的人会掌握权力,还是掌握权力会让人更有精力?这貌似是个哲学问题。...
    丁华秋实阅读 8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