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徒行者】最高的情商是同理心

牛轰轰

最近因为工作的需要,被借调到上级机构帮忙,原机构人员紧张,一时半刻找不到合适的人代替我负责之前的日常工作,领导只是说,先让我辛苦下,同时分管两边,但工作地点发生了改变,有些要求实效性的工作实在没有办法完成,原机构有个跟我同岗,但负责不同领域的同事Y却时常在公司,Y是我很好的朋友。

【一通电话】

正忙着做各种业务报表,突然手机响了,原来是同部门负责外出展业的同事T,因为工作性质不同,虽在同一部门,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自然不知道我被借调的事情。

“你在公司吗?帮我发个发票吧。”同事在电话那头说道。

“T姐,我最近不在公司,如果客户不着急,就让他等等,等过几天我回去,再帮忙打。”我解释道。

“客户催了好几次,月底要报销,怕是等不了,你明天能回来吗?”同事追问

“我还真不知道,被借调到上级机构,听领导安排。”

“哦~那你不负责这部分工作啦?现在谁负责呀?”她问道

“你看Y在公司嘛,让他帮忙打印一下吧。”为了解决打发票的问题,只能让同事找Y帮忙了。

【兴师问罪】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继续做我的事情。

一会儿接到Y打来的电话,先是问我他需要的数据应该在哪个系统可以找到,我详细的将系统操作方法告诉他。

本以为没有其他事情,要挂电话了,突然他说道,“还有个事儿,刚刚T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她打发票,说你告诉她现在你不负责这部分工作,我负责。”

一听这口气便是来兴师问罪的,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给他听。

他接着说“T说话口气相当不客气,就像是在命令我,咱领导没给我安排这些工作呀,你怎么就给我安排上了!!”

听到这话我真是火大,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打发票这种事儿能浪费你多长时间,再说了,大家做的都是同一岗位,我能做的工作你怎么就不能做呢?而且这项工作没有一点儿技术含量,如果说数据分析以前没有接触过,做不了情有可原,打发票这种事儿也做不了?!领导没给安排?难道做每一件事儿都要领导安排了再做?!

他看我没说话,又说道“我不是不帮你,我也很忙,你以前每天加班,我现在工作也不轻松,如果说你是临时有事儿,身体不舒服来不了,帮忙就帮忙了,这都没问题,问题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领导也没给我安排这份工作,我觉得你这样做不合适。”

如果真是请假一天半天的,我用得着你帮忙?跟我谈这个事儿,居然还先问完我系统怎么操作再跟我提这件事儿,真心感慨“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我也毫不客气,“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没说过你负责这部分工作,如果你觉得忙打不了,就直接跟T说你打不了,就这样吧。”说完我直接把他的电话挂了。

我一直把Y当做很好的朋友,真没想到他是个如此斤斤计较的人,一个男生,做事儿怎么能这么计较呢,就算是帮我,这点儿小事儿还要打电话来责问嘛?!居然还套路我~

【与老妈的谈话】

回到家把今天的事儿跟老妈说起,老妈问我“你工作是为了什么?”

我毫不犹豫的说“为了自我实现呀,我的工作有意义,我在工作中能学习到东西,我的工作能得到领导的认可,我就很开心。”(是不是觉得我在装逼,但我就是这么想的)

妈妈笑了,“你们公司有200多个人,有这种想法的也就只有你一个啦。”

我有些错愕,“那别人都怎么想?”

老妈看着我,说“我作为公司员工,是出来工作的,公司给我多少薪水,我就干多少活儿,增加工作量,就应该提高工资待遇,不给涨工资还要多干这么多,干不着,我就不干。”

“那也太计较了吧,多干一点儿又不会死。”我有些不服气,顶撞道。

“是,多干一点儿是没什么,但是这次做了,下次还会有人来找帮忙,一来二去,习惯成自然,以后不是份内工作也要做了。有时候做了也就做了,没关系,但是工作出了差池是要承担责任的,这就是干的多,错的多。还记不记得《欢乐颂》里小关帮同事翻译文件出了差错,即使是帮忙,签字的是她,她就要承担后果,道理是一样的。更何况,你确实没有权利安排别人的工作呀。我觉得你同事做的没有错。”老妈语重心长的跟我说。

刚刚还义愤填膺的我瞬间没有了脾气,对呀,T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我为什么当时没有站在他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呢,一时语塞。

古人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今天我才知道“己所欲之,亦勿施于人”总喜欢拿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以自己的价值观评判别人做人做事的准则,就像人们指责卖淫女不知廉耻,却不知道她只是需要钱扶养年幼的子女一样。人与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最高的情商是同理心,站在别人的角度,用他的思维去考虑问题,而不是站在自己认为正确的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别人狭隘,斤斤计较。

“那个…Y,我向你道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