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连载)45  姆妈的病痛

姆妈经常和我们讲要注意身体。

姆妈交代大姐、弟弟和我,正当出汗时候不要乱减衣服,待汗稍止气出定再脱衣;不要坐在窗口、门口、过道等当风的地方;大热大冷的汤水不要喝,大燥大腻的食物不要多吃;光线不足的时候不要看书。诸如此类的叮嘱和告诫很多,姆妈是希望我们都有好习惯,好身体。

弟弟三岁的时候体弱多病,一段时间里昼夜哭闹,不好好吃饭。姆妈整夜不得休息,身体虚弱,只得按照当地的老法子,请人写了个帖子“天惶惶地惶惶,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的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贴在路边的大树上。据说这个法子很管用,但那个年代,农村人识字的不多,念念帖子的人很少,帖子贴出去好多天,还是不顶用,弟弟还是夜夜哭闹,不肯安睡。为了让弟弟睡个安稳觉,姆妈想尽了办法。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姆妈夜里做了一梦,梦见一个穿黄袍的神人对说,孩子改个小名,啼哭自然会止。第二天,姆妈将弟弟小名“猪儿”改成了“家儿”。可是弟弟依旧还是哭闹不止。

姆妈实在无法,只好请来外祖父给我弟弟看看,外祖父早年在学堂学过医的。外祖父用摸摸我弟弟肚子,看看舌苔,和姆妈说,是脾胃不和(疳积),消化不良引起的不适,要调理脾胃。外祖父要姆妈杀只鸡,取出鸡肝来,另加三粒胡椒(胡椒磨成粉),鸡肝煮汤水,汤水加胡椒粉给弟弟分次服下。外祖父的法子很有效,三天后,弟弟哭闹少了很多,也能吃东西了。(《本草纲目》记载,鸡肝,甘苦,温,无毒。功能主治,补肝肾。治肝虚目暗,小儿疳积,妇人胎漏。)

天灾的年成,水田里没有收到足够的粮食,旱地里栽种的红薯、玉米、豆类收成也不尽如人意。夜深了,姆妈忙完一天的农活和家务,还要去沙洲地里挖红薯。因缺水缺肥种的红薯叶长不大,姆妈挖的时候不小心被大锄耙的把子击中了右眼,鲜血直流(后来引起眼疾)。大姐和我在家等姆妈回来,见时间好久了,姆妈还没回,就往旱地走去接姆妈。乡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走了一半路,模模糊糊看见前面有个身影,是姆妈挑着担子拿着锄耙过来了。见姆妈捂着眼睛,大姐忙上前去接过担子,我赶紧搀着姆妈回家了。回家后,姆妈只是用水洗了洗受伤的眼睛,就累得睡着了。

姆妈一直这样,想着我们,唯独不想她自己,和我们说的多要注意身体,自己的身体却顾不上,落下一身病痛。类风湿、肺气肿、哮喘、肺心病…姆妈的风湿是在生二姐和我的时候得的,坐月子没坐好,沾了冷水,一遇到天气变化,姆妈的骨节就隐隐发痛,像无数个钢钻在骨节上钻,那痛是贴在骨头上,钻进骨头缝里,像尖利的牙齿一点一点地啃噬着骨头,慢慢地,姆妈的手脚有的关节都变形了。姆妈的心脏也一样患上风湿,天冷不能碰冷水,遇到天寒,感冒了,就会扯得生痛。但姆妈得这些要命的病,痛了一辈子的是她自己,她不会轻易向别人透露和诉说自己的痛苦,哪怕是最亲近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