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须臾记5

今日在咖啡馆端坐,不谈咖啡。

我本无意,于休闲之处干奋斗之事。但是,看文献对于我是有些不凡的意义的。观看思维的起舞乃至于鏖战,我亦心中升起活着的快感,人间竟有此乐趣,能够方寸纸张之间现无限之思维。对于我,我现在的人生过于寡淡了——如同咖啡馆的干花一般。好在,清俊脱俗的那家咖啡馆女主人,将干花置换为跃动着新鲜生气的花束,我亦有所感怀。一个常年把自身封闭在书中的小虫一只,同时也圄于往事的念旧人,是该走出来了,无论那人那事如何惊艳了时光,无论如何,也需记得,自己才是温柔时光的主角。

咖啡馆放着那个歌手的曲子,是一个爱而不得吃药自尽的歌手,每每听及,无限感慨。女方曾说,他还是个孩子。我想,也只有大(人)孩子才会爱得如此热烈纯真,以至于把自己灼伤。但是,爱,是会永存的吧。人们都感受到了。在她谈及他时,泛红的眼眶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