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旧事》:稻香里的年少时光

“夏天过去,秋天过去,冬天又来了,骆驼队又来了,但是童年却一去不还。冬阳底下学骆驼咀嚼的傻事,我也不会再做了。

可是,我是多么想念童年住在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物啊!我对自己说,把它们写下来吧,让实际的童年过去,心灵的童年永存下来。 就这样,我写了一本《城南旧事》。

我默默地想,慢慢地写。看见冬阳下的骆驼队走过来,听见缓慢悦耳的铃声,童年重临于我的心头。”

——林海音《城南旧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还记得童年时候,蓝天白云下,恣意翱翔的老鹰;青山绿水间,小溪潺潺的流水;金黄色麦田里微风吹拂的饱满稻穗;以及那群在田野里嬉戏追逐的孩子。从前的他们是那么的快乐,没有忧郁的眼神,没有词不达意的勉强笑容,也不是沉默的大多数,那时候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那时候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

是啊,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只是年复一年的新春来,夏已过,秋又至,冬天亦不远……岁月的年轮一年又一年,懵懵懂懂中年少时光就结束了,也许正如歌词里写的这般:年少轻狂的好日子,一懂事就结束了。回头看来时走过的路,很多人陪着走过一程,就消失在生命的年轮里,没有来日方长,没有后会有期,就是不见了,是以后都不会再见了,只是偶尔还是会出现在回忆里,还有梦里。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记忆中的小脚丫,肉嘟嘟的小嘴巴,一生把爱交给他,只为那一声爸妈,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生儿养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时间都去哪了》

时间都去哪了呢?我也经常在一个人的时候问自己,并且不止一次。曾经想是在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呢?是经过学校门口时,看到那些穿着统一校服,一起说说笑笑的时候;是玩着英雄联盟曾经好友列表几百个好友都变成离线的时候,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写: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谁年轻的时候,不渴望仗剑走天涯呢,那时候所有的问题,在自己的眼里都不是问题。

只是当那些人,那些事,都能在回忆里编撰成故事时,才会体悟到,原来后知后觉里,我已走过了青春年少。

也许正如书里写的:像每一滴酒回不到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

往昔不能重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