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远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记得,过去常坐在门前的矮墙上看日落,看远方列车飞过。列车一去没有消息,却带去了少年时的向往。渐远的汽笛声,还荡漾着少年时的迷惘与忧伤。列车从何而来?思考过后没有结果,只知道驶向日落的方向,驶向远方。远方在哪?——到不了的就叫做远方。

小时候,家住在离火车道不远的地方,那灰色的轨迹自然布遍了我成长的年代。我,一个孤独的少年总喜欢一个人沿着铁轨望向无尽的远方。正是这样,遇到了那个追车的少年。经常看到他呆呆地站在铁轨旁,每当列车通过,就会疯狂地追车,并大声呼喊:“火车来啦!火车来啦……”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

“你在干嘛?”

“我在追车啊!”

“要追到哪里去?”

“远方!”

“远方是哪?”

“车要开去的地方!”少年边跑边喊。

远方?我不喜欢这里,我也要去远方。于是,铁轨旁又多了一个追车的少年。每次都在歇斯底里的奔跑后,只得望着天黑前的最后一列车伴着夕阳一起消逝在远方的山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好长时间都没遇见过那个少年,有些失落。父亲和我说了关于那个少年的一些事……

少年的家也在车站附近,他父亲是个赌鬼,家中只靠母亲在车站卖些杂货度日。而且母亲还患了一种很严重的病——我不懂。终于,他父亲因赌弄出了人命,抛下母子二人跑路了。每当少年问起爸爸,母亲总是回答:

     “爸爸去了很远的远方。”

     “什么是远方?”

     “火车开来的地方。”

母亲的病日益严重,所剩时间不多,却盼不到少年的父亲。少年每天在铁轨旁守候,每当列车开来时总是飞奔回家里,“火车来啦!火车来啦!妈妈快去看呀,爸爸要回来啦!”是对母亲的安慰?对父亲的期盼?没人知道。母亲对此总是勉强地一笑。

最终,母亲去了。“妈妈!快睁开眼睛看呐!火车来啦!火车来啦!”任凭少年怎样呼唤,母亲再也无法睁眼。少年依然在不停地追赶,或许他认为列车开去的也是远方,一次次呼喊着追向远方。是对母亲的呼唤?还是对父亲的期盼?没人知道。

“但是我们见不到他了,因为在那天……”

“他一定被列车带走了,带向了远方——他想去的地方,他再也不用追了。”

我插嘴打断了父亲的话。

“对吗,爸爸?他可以见到他爸爸了。”

“……是啊,你说得对……或许,还有他妈妈。”

没再见到少年,我也还时常沿着铁轨奔跑。少年实现了愿望,而我呢?对远方还在迷惘。终于,在追赶中成长,我背上了行囊,踏上列车,就要起程到向往的远方。列车开走了,带走了我的怀念,带走了我的留恋。只有那长长的铁轨,在回忆中还荡漾着少年时的迷惘,深藏着少年时的忧伤,绵延向无尽的远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