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榜样刘思辰:两三年后才是偶像行业真正的机遇

锋芒智库丨沐渔

经过2019上半年的喧嚣,偶像市场重新回归平静。从去年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带来的偶像市场大热,到今年《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持续井喷,相比第一年火山喷涌般的全民热议,今年偶像市场的参战人员有增无减,但实际效果却有些差强人意,圈层人气可观,全民爆款难再。

今年的几档偶像选秀节目没能复制去年的辉煌,但在偶像市场这片风平浪静之下,仍是暗流涌动,而当下这一节点,或许也正是行业撇去浮沫、沉淀蓄力、看清方向的难得机会。【锋芒智库】专访了好好榜样CEO、业内资深经纪人刘思辰,希望能借与这位从业者的交流,窥见偶像市场、经纪行业的更多侧面。

刘思辰

风口之下更需“慢慢来”,不为某个节目而培养新人

从去年决定做偶像艺人经纪,到成立公司、签约练习生、组织培训、送往节目,刘思辰只用了半年时间,对于刘思辰而言,做偶像艺人,与当初担任李易峰、杨洋、任嘉伦的经纪人并没有很大不同,因为李易峰、杨洋等人正是国内长成的“初代流量”代表,也是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偶像。

在过去短短的一两年中,国内偶像产业迎来了第一轮的快速萌芽与发展,从《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等不断加码的偶像选秀节目,到《中国新说唱》《明日之子》《演员的品格》等音乐、演员其他类型的选秀节目,传统艺人经纪公司、影视制作公司、视频平台纷纷加入其中。

而从这些参战公司来看,不仅头部艺人经纪公司争相入局,还有不少初创公司参与其中。刘思辰的“好好榜样”便是其中之一,过去在天娱、索尼、欢瑞的丰富艺人经纪工作经验都成了刘思辰如今冲锋陷阵的盔甲,在好好榜样的打造下,马雪阳、余可、刘谨瑜、张铭轩、张猛五位练习生站在了今年《创造营2019》的舞台上。

其中,07年便出道的马雪阳在《创造营2019》中的“再就业”成为观众关注的焦点,马雪阳的二次翻红离不开好好榜样的幕后助推,面对“爱马仕”们对马雪阳的恶搞调侃,公司迅速与之打成一片,不仅产出了马雪阳的大批表情包,刘思辰还在个人微博抽奖送真正的爱马仕,也促成了雪糕们与爱马仕的和解,最终诞生了马雪阳新粉丝名iMars。

关于经纪人对艺人的打造,刘思辰表示:“艺人是产品吗?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太成立,因为他的特质不是相对固定的,在每一个阶段都需要去突破,都需要呈现不一样的面貌,我认为这不是人和产品的工作,还是人和人的工作。”

选秀蜂拥、全民打投、新人层出,在“偶像元年”的余温之下,偶像养成在今年势必会受到更多关注,也必然会是一场更加激烈的竞争,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下国内的偶像产业也正面临诸多问题,经纪纠纷、集资乱象、数据泡沫、作品难产、人气不均、团魂不足等更为复杂而精细的问题开始显露。

面对当下偶像市场出现从快车道减速的趋势,而资本以及渴望一夜成名的练习生们更加浮躁的行业现象,“这个事不能急,慢慢来才能走的更快,这既是对同行们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刘思辰继续分享道,“未来我们会把练习生的练习周期延长,培训两年左右再来考核,没有一定要为一个节目去培养新人,而是会实实在在考虑长远发展,这个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偶像,适合这个节目和适合市场是两回事。”

网综为互联网偶像养成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流量入口,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偶像赛道,布局练习生培养经纪,瞄准网综的内容红利,但偶像市场有其自身的成长周期,不应被网综的内容周期裹挟。刘思辰及好好榜样正在努力让自己的步伐“慢下来”“沉下去”,以使公司的练习生输出进入一个更为良性的发展轨道。

艺人艺德决定长远,市场需要一个“好榜样”

“这个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偶像?”在与刘思辰两个多小时的对话中,已从事经纪人行业十余年的她反复提到的艺人关键词是:学识、艺德、三观正。对于偶像艺人而言,其在粉丝群体中的精神信仰远超传统艺人,因此更需要强调其身为“榜样”的引领意义。

自2014年“封杀劣迹艺人”以来,市场对劣迹艺人的容忍度不断收紧,从最初针对“吸毒”“嫖娼”等违法行为,到在“三个坚决不用”的基础上增加至“四个坚决不用”。

翟天临“学术不端”事件背后,《老中医》《无名侦探》《局外者》等7部电视剧或将出现变数;吴秀波“桃色风波”直接影响到了《情圣2》《渴望生活》等5部作品以及《2019北京卫视春晚》《王牌对王牌4》等综艺晚会、数十代言、多家参股公司;张云雷“调侃国难”曝光发酵后,吊销演出许可证,罚款、道歉的蝴蝶效应波及到德云社品牌……

艺人一时的失德之举,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对影视作品、合作平台、广告代言、经纪公司等都将造成一系列的连锁影响。污点、绯闻、道德问题甚至可能成为艺人事业生涯中的句号,因此对于艺人,尤其是偶像艺人而言,其身上所肩负的不仅是唱跳表演等业务能力,自我约束、做好榜样、德艺双馨才能走的更加长远。

而回归到经纪公司层面,在挑选练习生时无疑需要更为严谨、全面的考察。“真正的偶像,更多的应该要有一个时代的担当,多一些精神上的引领,尤其是到最后大家拼的还是人格魅力”,刘思辰强调道。

“‘好好榜样’的名字,诠释了我想做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同时,这在公司新人挑选中也得到了贯彻,文化水平是好好榜样筛选练习生时的重要评估维度,不仅是从一些网络平台入手,各大高校更是成为了公司练习生的重要来源,后续的个人性格、成长环境、家庭背景调查也是一应俱全,采访过程中刘思辰笑称:“我们这么多高学历的学霸,今后可以做好好教育。”

除了新人自身的条件,公司给到的正确引导也十分重要,刘思辰对公司新人表示,《创造营2019》是他们的一个开始,这是一个节目,不是只有成团了才算出道,回来了我们也能自己继续好好做。

“每一个艺人在签约的时候我都会问他们,目标是什么?你给自己多长时间?如果说目标只是可以拍戏、只要在这个行业就行,那么我觉得求生欲还不够强。你要做这一行,就一定要有最大的野心,一定要到顶端,不然将会没有原动力走下去。”刘思辰强调道。

偶像市场刚刚起步,新公司大量涌入的同时,练习生也不乏鱼目混珠者,而泥沙俱下的练习生水平对于经纪公司而言无疑也是成倍增长的风险。适当提高偶像的门槛对于偶像行业后续水准的提升,以及为粉丝树立良好的学习榜样十分必要。

音乐链薄弱、传统经纪难支,中国本土偶像经纪如何养成?

日前,韩国三大经纪公司之一的JYP被爆将终止演员部门事业,专注爱豆业务。其实,无论是SM、YG还是JYP,韩娱将偶像业务成功工业化的过程中,音乐、唱跳始终是其核心,演员业务相对薄弱。

而反观中国市场中进军偶像业务的经纪公司,影视基因、剧场基因、互联网基因等,各家凭借自身的优势与背景不断瓜分市场。在国内的经纪生态中,从早期1.0时代依托影视公司资源的保姆式经纪,到2.0时代演员、经纪人纷纷出走创立的艺人工作室、交叉工作式经纪,再到如今3.0时代互联网巨头、各方势力相继入局更加多元丰富的艺人经纪模式出现。

而在韩流进入中国市场的过程中,无论是东方神起、BIGBANG、Super Junior、少女时代等偶像团体,还是韩庚、宋茜、“归国四子”、王嘉尔、程潇、周洁琼、王一博等回国发展的中国籍艺人,他们过硬的业务能力表现,令彼时偶像产业尚未起步的国内赞叹不已,这也使他们受到国内不少经纪公司的青睐。

签约归国韩流艺人成为国内经纪公司相互竞争的重要筹码,也正是如此,好好榜样在成立之初便掀起了不小的热议,签约CUBE公司旗下艺人赖冠霖、宋雨琦、闫桉、叶舒华,全权负责四位艺人国内经纪业务,这一度引发了坊间不少关于好好榜样的传闻。

在韩国偶像产业中,唱跳偶像的成长上升路径十分丰富,而在中国华语音乐市场不景气,音乐链薄弱,偶像艺人缺乏生长土壤、成名后仍很难靠音乐维持人气,因此唱跳出道后转身影视、综艺多栖发展,正在成为中国本土艺人经纪中的一大特色发展路径。

以赖冠霖、宋雨琦为例,韩国练习生出道的他们回国后,除了擅长的音乐唱跳,无疑需要更加符合中国特色的曝光渠道以快速进入大众视野,这一点上好好榜样为他们做了有条不紊的规划,宋雨琦加盟国民综艺《奔跑吧》担任常驻MC;赖冠霖参加的篮球竞技真人秀《超级企鹅联盟》开播、主演电视剧《初恋那件小事儿》预计将在暑期播出,同时也将在本月上线个人新歌。音乐、影视、综艺、商业代言、时尚资源的多箭齐发,助力艺人事业全面开花。

公司艺人事业的顺利发展,离不开好好榜样非常具有针对性的经纪模式,在索尼、欢瑞等公司的任职经历,令刘思辰对公司的运营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论,经纪部、宣传部、海外事业部、新人部的架构中,公司为艺人提供了更加具有针对性的服务,既不同于传统经纪公司的保姆式,也不同于交叉工作式,而是二者兼而有之、按需服务,如赖冠霖便有属于自己独立的经纪团队,包括一个大经纪人以及分别负责媒体、海外事业、商务的经纪人,而剩下的经纪人则组成了小组共同服务其余艺人。

在新人练习生方面,刘思辰向记者透露道,公司去年6名练习生半年的培训费高达数百万,目前国内大多练习生都需前往韩国练习。尽管“韩流”在国内市场中逐渐成为过去式,但在偶像艺人培养上仍以向韩国学习为主,经纪公司们每年仍需花费大量的经费,供练习生赴韩学习。

“偶像产业就像一个大的轮盘,韩国的每个齿轮都很完整,而且规格是相当高的了,而我们还没有完全形成转动。”刘思辰形容道。

可以说,我们表面上拥有了自己“制造”的偶像,但从本质上而言仍是“韩产”的偶像。中国本土长成的偶像仍然是稀有产品,在不远的将来,中国能否在自身艺人经纪的特色土壤上实现对偶像的工业化产出,能否让中国模式也有机会被他人效仿,使中国偶像极其作品走出国门,这关系到的不仅是偶像养成的问题,更是一种文化的责任与使命。

结语

干练而内敛、从容而温柔,虽然已从事经纪人行业十余年,是李易峰、杨洋、任嘉伦等艺人事业巅峰时期背后的女人,但在刘思辰身上没有大众印象中明星经纪人的过度圆滑或锋芒,而更多的是创业者的韧性敢为。

“偶像产业真正的机遇是在两三年之后,当下这一两年更多的是在试验。”刘思辰对未来国内偶像产业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