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愿所有坚强都被温柔以待

何希是在凌晨三点下的飞机。

此刻的上海依然灯火通明。车水马龙。

何希提着行李箱,没有去酒店。反而坐上出租车去了一家酒吧。


她坐上了吧台,要了一杯酒。

服务生笑着问“美女风尘仆仆的,是刚下飞机吗?”

“嗯。旧地重游,先来了这家酒吧。”何希端着酒,只是一点一点舔。

“美女不会喝酒?”服务生有些惊讶。

“我闺蜜会喝。我只是来尝尝她最喜欢的酒。”她腼腆的笑笑。

“看来美女的闺蜜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服务生挑挑眉。

“我闺蜜确实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何希眯眯眼,盯着面前的酒。思绪开始放空。


程瑶被大家称为上帝的宠儿,因为她家世好,从小不仅漂亮,会跳舞,芭蕾舞在国际上拿过奖而且成绩优秀。喜欢她的男生整天都托何希帮忙传情书,递零食。

有人会说何希是陈瑶的跟班。虽然是闺蜜,但只是个陪衬。

周围人了解的只是肤浅的表象,陈瑶待何希,是真心。两人好的是如胶似漆。

何希不会因为小人的言语而闹别扭。程瑶于她是全世界最好的闺蜜。


程瑶在七岁得了全国芭蕾舞青年赛一等奖。13跳级上了初三,14岁上了以全省第一名上了最好的高中最好的班。

虽然何希脑子笨,但程瑶总是耐心给她补课,讲解。有大神的帮忙,何希以吊车尾的成绩在程瑶搞16岁时险险过线进了重点高中。两人约定在一起上大学。

但天有不测风云,意外是一节体育课。程瑶突然摔倒。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出。

程瑶患有白血病,得抓紧治疗。


天使一下子从神坛跌落,折了翅膀。何希记得的是那天她父母红肿的眼镜,和自己的哭声。

人们都在感叹上帝不公平,将厄运降临在女孩身上。

但程瑶没有失望,也没有愤怒与伤心。她总是会对何希说“来的时候带一束向日葵吧。”

于是金灿灿的向日葵总是摆满了房间,衬的房间都有了活力。

时间从指缝间溜走。春日的花谢了,夏日的蝉凋了,秋日的叶落了,冬日的雪化了 一年过去。程瑶的头发掉了很多,因为化疗,人瘦了,苍白了。

何希每次看到她憔悴的样子都忍不住落泪。

“何希,就算前路渺茫,也要心怀希望 ”她微笑,对她说。

“我们是要一起上同一所大学的呀。”程瑶虽然停学,但还在自学,成绩是跟的上高中的进度的。

她鼓励何希。“等我好了,就就能一起上大学了。”


“后来呢?”服务生已经听的入迷。

何希盯着酒。陷入了沉默了一会。

“后来我先考上了梦想的大学,程瑶积极参与治疗和医生配合的很好。她已经痊愈了。明天就要出院了。我明天就要去看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