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年

城里的年,是热闹中透着冷清。

而乡村的年,则是冷清里包揽着热闹。

看着挂在屋檐下的"花刨"(乡里一种捞鱼工具),捺不住便想着重温儿时的日常,跟在后面提桶的是一群兴冲冲的小丫头片子,个个眼中透着新鲜。

伸出竹杆,轻轻放下,快速收回,匆匆提上。

空空如也,捞上个寂寞,换来嘘声一片。

选了个有草的塘岸,轻放徐拉,在水草之处抖擞几下,有一点亮白在水草中弹动。

"哇",真的捞到了,岸上一片惊叹。

一条金黄金黄的小奶土鲫,华丽登场。

"快拣鱼",无人回应。

小跟屁虫们大眼瞪小眼,就是无人敢去拣鱼。

唉,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换作我们儿时,那可是不用喊,俯身就抓,非常的利落。

田间纵横交错的小路上,松软狭窄,踩在上面,终究是发福的缘故,一脚便是一个印,不自觉的便心怀谨慎,小心翼翼,全无儿时疾跑的洒脱,奔放。

原本一人多深的水圳,是我们儿时抓泥鳅鳝鱼的乐土,因为长年无人疏通,淤泥几近沟面,一路细细搜去,却不见一丁点泥鳅鳝鱼的征兆,失落感顿生。

老屋墙下一簇荒草处,二三只老母鸡卧在草丛中,一枝小菊暗自独绽,生出些许温馨。“快来,鸡生蛋了",小丫头们仔细研究一番:头上有冠子,是公鸡吧。

无语……

菜园是农家餐桌上的一道道风景,就地取材,从摘下到锅中到桌上,也就寻常半个小时的事,说鲜活自不是夸耀,味道好也便理所当然。

家门口的这棵苦楝子树打儿时便有了,到现在已是几十年的光阴。

站在树下的人早已不复当初,而这棵树苍劲挺拔如昔,除了高大了一些,巍然耸立,枝丫相迎,连拥抱的姿态都一直未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