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周日

 今天周日,康复科的运动大厅关门,治疗师过周末,今天的项目只有电疗和扎针,整个康复中心冷冷清清。

     和我爸一个病房的杨大爷闹情绪,气呼呼的红着脸出粗气,不时发出一声既不像“嗯”也不像“啊”的怪怪的声音,好像肚里有一个撒不完气的气球。他生气的原因就是蹲厕所没能蹲出,脚也站不平。他的妻子让他起床吃饭,他直摇头,不吃饭也不起床,妻子开始连哄带吵,后来哭着说着,声音近似央求。大爷还是直摇头,阿姨没办法,声音哽咽着给儿子打电话,老头这才同意起床出去,儿子来了,带来些饺子。

   不知是受他们影响还是昨晚没睡好,老爸今天情绪也格外差,一脸严肃,皱着眉,唉声叹气。本来昨天和前天走路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今天又倒回去了,腿沉的就是抬不起来。哄他他也不笑了,叫他做什么动作,他厌烦的把你手推开,我扶他抬腿,他大声训斥我,叽里呱啦的一个字也说不清,只是声音大的雷霆般,惹得众人都看向我们。妹说今天说的话一个字也听不清,说话也倒退了,昨天我们还给赵医生说说话有了明显进步,我们都开心得如同经久阴天遇到了太阳,可今天又被乌云罩住了。

   越来越感觉到,失去健康多么可怕,他们独自饮着来自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疼痛,而他的家人,也要经受心理的苦痛。

    愿这个世界上,少一些再少一些疾病,多一些再多一些健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