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语】‖我的兄弟,你还好吗?

文/蜗牛儿


吃过晚饭后,照常在家陪孩子看书,接到了你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你说在正在外面散步,因为疫情,今年的生意不好做,突然觉得虽然认识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随之便是一声叹息。

又跟你聊了几句,挂断电话,我的思绪飞回到了12年前,心中也是一声长叹:“我的兄弟,你还好吗?”

网图侵删

08年的夏天,在大学宿舍里第一次与你见面,黑黑瘦瘦的脸,操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走路时有些吊儿郎当,一直都是“乖宝宝”的我,本能地对你有些排斥,觉得我们不是一路人。可谁又能想到,到现在一路走来十几年,感情最好的却只是你……


在大学里,我是努力争取奖学金,你是努力争取不挂科;我是不玩游戏、少有通宵,但凡通宵绝对是跟你一起,而玩游戏、打通宵对你却是家常便饭;我是喜静不喜闹,你却喜欢热闹、经常自嗨。这样的两个人,确实不是一类人……


我们都爱打篮球,虽然我的技术经常被你嘲笑,但还是慢慢跟你打出了默契;都来自农村的我们似乎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一起出去打工兼职,用一天的收入来犒劳自己;趁着高年级毕业一起去回收他们的书和考研资料,然后再分成不同种类倒手卖出去,也能让我们小赚一笔;你带着我走进你的圈子,让我认识了几个天南地北的朋友,也融入了他们;临近考试,一起占座复习,为了我们的奖学金和不挂科……慢慢地,我们好像是一类人了。

网图侵删

就这样,晃晃悠悠过了四年,毕业前的一段时间,我们流连于一场场毕业餐、告别宴,那是逢喝必多、逢多必哭,为我们的离别、也为我们迷茫的未来。


毕业后,我回了家乡,进了体制,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和生活,而你则为了爱情辗转于太原、西安等地,开始了漫长而又艰难的创业路,从此一东一西、相隔千里。2013年,你结婚,恰逢有事走不开,我没去成,心里很难过;2014年,我结婚,你从太原赶来,本应是洞房花烛夜,我俩喝的烂醉如泥,崭新的婚床被吐的惨不忍睹……


渐渐的,我们都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工作上事务缠身,联系少了,很多话也不像以前那样能随便说出口了,我们好像都变了。去年夏天,我出差前往你所在的城市,提前很多天便约好要打一场球、醉一场酒,我们都没有食言,一场球一场酒,还有酒后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几年的很多话,都借着酒劲儿一股脑都涌了出来,语无伦次也无所谓,反正你懂我懂就行了。


真的是越长大越孤单,因为我们的身上都背负着太多,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一个人在外创业打拼的你更是步履维艰。

网图侵删

每每回忆起当年一起走过的日子,便不禁喟然长叹岁月不待人,更在心里一遍遍问候:我的兄弟,你还好吗?啥时候再见面,还是一场球、一场酒、一把鼻涕一把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