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金屋藏娇

若得阿娇为妇,必以金屋藏之。

    我初见他的那年,他才四岁和他的母妃王夫人还在永巷,那时候栗姬盛宠却因后宫得宠的人都是因为我的母亲,栗姬我母亲的关系并不好。我本来是要成为刘荣的太子妃的。

      说起我的母妃,他是馆陶长公主刘剽,我的父亲是陈英之孙陈午。大家都说我娇纵无力,但是我觉得我没有错,我的家世允许我目中无人。

      那日在永巷的梨花树下,四岁的男孩坐在母亲膝上,一脸认真的承诺,若得阿娇为妇,必金屋藏之。我迎着阳光咧着一张缺了门牙的脸,笑得眉眼弯弯。

      母亲说舅舅最听他的话了,母亲说王夫人人很好,母亲说咱们阿娇的夫君,那一定是人中龙凤。

        我并不怎么懂母亲的话,只是觉得老天爷对我真好,他们说我蛮横无理,可是阿彻喜欢我的要用金子做屋子把我藏起来呢,别的不要紧,他一个人喜欢就够了。

      母亲很不喜欢栗姬,他老是在舅舅面前说栗姬的坏话,说他诅咒别人,我也觉得栗姬是不好的, 他舅舅舅的其他孩子都不好,难怪舅舅会生气。对了,我的舅舅是汉景帝,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王夫人要图有效,他要给阿特有个好前程,我觉得王夫人是聪明的,舅舅明明在生栗姬的气,他还让大臣们就奏请立栗姬为后。

      有一天大型运作完事又说停止对子,凭母贵宁大侄女未婚。有一天大行令奏完事又说:“母凭子贵,子凭母贵,今太子母未封,当立后。”舅舅生气了,骂大行令说:“这是你应该讲的话么?”然后论罪处死了大行令,并在景帝七年废了太子刘荣,放封他为临江王。

      也是在这一年舅舅立了王夫人为皇后,胶东王刘彻为太子,我嫁给了年仅七岁的阿彻做太子妃。

        我太小了,看不透,其实早就该知道,母亲把我许给阿彻的时候就开始为阿澈铺路了,母亲说命是可以改的,就像我的祖母窦太后。

         

      又过了十年,建元元年,阿彻继位当了皇帝,我以太子妃的身份被立为皇后。

      我这十年是过着幸福的,我后来想起来的时候也未有遗憾,我就数十年的生命里,阿彻大抵是喜欢过我的吧。

        我晓得啊,阿彻不喜欢母亲,也不喜欢我母亲尊贵掌权惯了,总觉得阿澈这皇位是因他所得,后来有人说馆陶长公主贪得无厌武帝不喜,可是谁又想过哪个帝王容得下自己手握自己肮脏过去的姑母。

        大臣们对我不太满意,我母亲张扬,我善妒,而且嫁给阿彻这么多年也没有为阿彻生下一儿半女。至于阿彻不喜欢我,大抵是因为我的性子吧,我不太懂得讨男人欢心,我只知道生气了便是生气不开心了便是不开心,他在我眼里不是帝王,他是那个要把我藏在金屋里的夫君。

      原先我是不怎么在意这些的,我原先以为我与阿彻这么多年的感情总归能抵挡那些虚无的规矩,可是我错了,在我看到那个素雅干净的女孩子叩谢圣恩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可是我那么骄傲,我不能输给别人啊。

      建元二年,平阳公主县五女卫子夫以充后宫,我从来没有想过我陈阿娇会那么失态,可我好难过呀!他说过只爱我一个人了,他说过的呀!是他答应阿娇的!我嫉妒卫子夫嫉妒的快要发疯,我伤害自己,希望他可以看我一眼,我骂他白眼狼,说他如今都是因为我母亲。

      我知道的,我知道这样不好的,可是怎么办啊?我的阿彻不要我了,他的金屋也给别人了,世上大概没有女子像我这样对夫君占有欲达到了崩溃了吧。

  建元三年卫子夫有了孩子,而我的不孕不育之症依旧没有起色。“阿娘阿娇想要个自己的孩子的。”    我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了,她为了帮我出气派人去杀了卫子夫的弟弟卫青。只可惜后来卫青被公孙敖救了。

     

          卫子夫越来越得阿彻的喜爱,而且为阿澈生了三个公主,而我这十多年一个孩子都不曾有,疼爱我的皇祖母也在建元五年去世了,我忽然觉得这诺大的皇宫里我只有啊彻了。

        元光五年他们说我施以妇人媚道,没到让执法纠察的部门追究此事,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我只是想换回我自己的丈夫。

        我记得御史大夫张欧有一个下属叫张汤,她把帮我的人都揪了出来。最终楚服斩首于市,其他受牵连300多人也都死了。

        这一年秋天有司带了一道册书给我,大概说的是我德行有亏,不守礼法,不能承受天命,应当交回皇后玺绥,离开皇后之位退居长门宫。我在这椒房殿住了十一年,终于是要走了。

        母亲求了啊撤,我在这长门宫中顾得也算舒心。天之骄女陈阿娇终究是不见了,只有长门宫中的废后成皇后。 后来世人说母亲为了帮我挽回地位,花重金请司马相如做了一篇《长门赋》。可是那又如何呢?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元光六年父亲去了,过了五年母亲也去了,听宫人说阿彻与卫子夫也过得极好,我觉得我在这世上已经没有牵挂了。 

    我站在长门宫门口的梨花树下,原来长门之外也是这般的春光无限,如果在回到那一年,“母亲,阿娇不嫁,阿娇要回家。” 

      母亲去世后几年我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我也不记得那是哪一年,后人大概也是不知道的。我这一辈子为了他一句话坏事做透了,可是奈何生在帝王家。

     

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