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佳人亡国泪,剑钗翠羽绘倾城(34)

第七回 悱恻心寄《六幺令》 诡秘尤现“旋惊散”(3)


在流金阁的另一间厢房里,沈笑伸出浑圆的手指探探乐咪咪的脉门,觉察经脉运行并无阻止,比起先前已经改善了许多,才稍稍放下心来。其实对沈笑而言,熟睡的乐咪咪远比她醒着的时候可爱许多,至少不会吵得他头痛,也不用担心她又会跑得无影无踪。倒是冯苦的伤势更让他担心。一夜之间发生那么多令人费解的事,只怕从此江湖再无安宁之日。正思量着怎么向主人禀报前后细节,却听的脚步声响,正是温柔掀开门口的珠帘走了进来。

“柔儿姑娘怎么不多歇一会儿?”沈笑起身打了个招呼,见温柔满面忧色,心想这柔儿姑娘待咪咪倒是很好。

“多谢沈公子关心,”温柔微微颔首,沈笑圆滚滚的身子把床挡去了一大半,只看到乐咪咪的两只脚,却不知她情况如何,“咪咪她怎样了?”

“无大碍,应该快醒了。”沈笑退到一边,让温柔过去:“我那朋友的伤势颇重,我得去看看他。能否麻烦姑娘替我照看一下咪咪?”

温柔伸手探了探乐咪咪的额头,“沈公子太客气了,咪咪与我情同姐妹,照看她原本就是我份内之事,又怎么算什么麻烦?”她用手触了触乐咪咪的衫子,“衫子这么湿,最好是换一换,可别捂出病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笑一拍脑袋:“哎呀,倒是我疏忽了。”他胖嘟嘟的脸上带着憨笑,很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是姑娘家细心一点,那就烦劳姑娘了,我先出去了。”

温柔目送沈笑圆滚滚的身子吃力的挤出门口,转过头来看看乐咪咪。小心的将她扶起来,却发现乐咪咪的怀里不知道揣着什么,冒起来一大块,伸手掏出来,却是油纸包的一大包桂花糕,想来是先前吃过,却只是胡乱的拢着,没有封好,些许碎渣散到衣襟里,泡的发了起来,黏糊在衣服上就象沾着绿色的青苔一般。再看包里,早已变成一坨绿泥,还散发着淡淡的甜香,却是不能再吃了。

“这孩子…….”温柔眼中充满宠溺,将纸包放在一边。从房中的衣柜里随便寻了件干净衣服给乐咪咪换上。

这里本就是顾盼居的姑娘们的绣房,即使无人居住,衣饰行头也都配的齐全,就连针线盒子也是整整齐齐的一套。温柔忽然想到点什么,从袖子里取出一方月白色的丝巾,放在乐咪咪换下的粉蓝色衫子上比了比,“颜色倒是很配……..”寻思片刻从针线盒中取出些针线竹绷,飞针走线,却是将那丝巾缝制成一个小囊袋。再在梳妆盒里寻了根金色头绳沿边穿将过去,不过一个时辰,就将丝巾改成了一个精致的小荷包。

温柔本就心灵手巧,幼时就已经谙熟针织女红,这对她而言不过只是牛刀小试而已。她知乐咪咪小孩心性,素来就喜好些小点零食,随身携带顺手就揣在怀里。但女孩子大了毕竟和孩童时不一样了,总得收拾体面。给她缝个小荷包,以后把零嘴放里面,就不会胡乱的朝怀里塞。

温柔将荷包放在乐咪咪的腰带上比了比,正准备找个合适的位置将荷包缝上去,无意间眼光向床上扫了扫,却见乐咪咪卷在薄被里,只露出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温柔惊呼一声,一针戳中左手的食指,食指上登时起了一米粒大小的血珠。

却是乐咪咪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一见闯了祸,连忙从被窝里钻出来,“柔姐姐…..”

温柔尤自惊魂未定,面色惨白,看着乐咪咪走近,又向后退了一步,那表情就象是见了鬼。声音发颤:“你……...你……..”

乐咪咪被她的反应吓了一大跳,慌忙转过身去,以为背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扫之下除了一张雕花牙床之外就只有一面墙,别说什么怪物,就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也不由的慌了起来:“柔姐姐你别吓我…….”

门窗突然裂的粉碎,几乎是在同时向铁衣和柳浪生从窗子扑了进来,而门却因为沈笑的闯入而变成了废柴,只能用来引火了。

乐咪咪错愕的呆在当场,而闯进来的人也是一脸的不解,倒是温柔回过神来,“没事,没事,不小心被针扎了一下………”

乐咪咪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柔姐姐看到什么鬼怪了………”她跑过去拉着温柔的手,才发现她手心里全是冷汗。

“青……..青天白日哪来的鬼怪?”温柔心有余悸,仍然微颤。“惊扰了各位……..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虽然只是虚惊一场,柳浪生淡淡一笑:“有事就叫我们,就在隔壁。”

“只是没事就不要一惊一乍,须知人吓人吓死人………”冯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与柳浪生针锋相对。脚步声却渐行渐远,想来已经回到自己的房内。


《倾国佳人亡国泪,剑钗翠羽绘倾城》目录

预知前后故事,请点以上链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