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的眼药水

午后花园的椅子上,一位戴着墨镜的女子环顾了一下周围,轻轻叹了口气。

这是一座坐西南、朝东北的郊外别墅。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的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玻璃内让人心神荡漾的挑高大面窗的客厅……

她看着,看着,下意识垂下了头,披于肩上栗色的长发滑落下来,令人生出几分怜惜之情。抬起头,自嘲地笑了笑,一对梨涡均匀地分布在嘴角两侧。

如此美的风景在她面前却是模糊不清。

人类的眼睛分为两种,一种是目空一切的瞎子,一种是看得见的尽收眼底。而谢燕燕的双目,正从黑暗到光明的过渡之中。

一切的发生,得从那梦一般的三天三夜开始……

01

“二表姐,你放心,我现在刚下班,已经订了明晚的机票直飞纽约。记得按医生的嘱托安抚好阿志的情绪,手术会很快结束的,没什么了不起。”拿着手机说话的是谢燕燕的老公苏奇,他是个医生。

一进门就看见谢燕燕对着抽屉角落的两瓶眼药水发呆。

“小心,这药水会伤到眼睛。”苏奇一个健步飞到妻子身边,仔细瞅瞅眼药水,“有沉淀,颜色也变了。”说罢,随手扔到垃圾桶里。

“啊?我刚滴了两滴,本想缓解一下眼睛的疲劳。马上洗掉。”谢燕燕说着,向卫生间跑去。

苏奇搂住妻子关切地问:“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谢燕燕顺势环住老公的脖子,试探性地问,“去纽约,看外甥呢……还是压根打算鬼混?”

“这可难说。”苏奇故意逗她,“看缘分吧。”

谢燕燕放开他,佯装生气:“你敢,那我就天天在家开party,群‘趴’那种。”

苏奇被妻子莫名的飞醋勾得哈哈大笑:“也好,房子太大,应该增加点人气。”眼神迷离地盯住她,一把抱起,“来,让我先看看中国妞……”

02

恋恋不舍地送走老公,谢燕燕接到一通电话:“哈喽,小美人。”

号码是陌生的:“你谁呀?”

“没良心的,我是你高中同学唐晴晴的哥哥。”

“唐晴晴……”谢燕燕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名字,“你是……唐星星,大校草哦。”

毕业九年了,为了生活,大家早就各奔东西,即便当初处得很好的同学,也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联系。比如谢燕燕与唐晴晴,考上大学后两人就很少来往了。前两年谢燕燕还听说唐晴晴大学毕业后跟着家人移民了,之后再没了消息。

“我和妹妹刚下飞机,想着去探望你一下,顺便办点其他事。”

“那你们别订酒店了,来我这儿住几天吧。等下我把位置发给你。”

挂掉电话,谢燕燕准备把楼上的两间客房收拾出来让兄妹俩住。擦着家具的她不经意扫了一眼阳台,一阵风吹过,透过窗帘,一个粗壮的人影一晃而过……她吓得一哆嗦,顺手抄起门后的棍子,一步步走去……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阔别多年,唐星星越发高大帅气了,蓄着胡须的脸上不再有少年的稚气,添了几分成熟。丝质的衬衫很薄,肌肉分明的线条清晰可见。

“好久不见,当初的小鲜肉改走大叔风了哦。”谢燕燕笑道。

唐星星的行为可不像人设一样端庄,他肆无忌惮地斜睨着眼前的美女,笑了。声音浑厚,骚气十足:“呀,流失的时间不会带走一尊象牙,你这雕刻在我心里的女神!”

“怎么就你一个人,我可爱的晴妹妹呢?”谢燕燕勾头瞄了瞄他身后,老友重逢的欣喜心情迫不及待。

“正想告诉你呢,她半路被截胡,去我大姨家了。那家伙,做梦都想着相亲把自己嫁掉。”唐星星一脚踏进室内,高喊,“不过在豪华的别墅面前,没准她会移情别恋的。”

天渐渐黑了,夜空并不繁华,只有几颗孤单的星星努力发着光,照着地上一对喝着茶聊着天的孤男寡女。

“我记得那时你可是班花,好多高年级的同学都追过你,尤其是我。”

“对,那时你满校园追着我跑,非要塞我一个忍者神龟。天,女孩子哪玩那玩意,太丑了。”

“我送你神龟是有寓意的……”唐星星说着,转身给了她一个侧面。

谢燕燕悄然无息抬了下眼皮,两人异口同声:“仁者无敌。”

男女声混合,此起彼伏地默契。

“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呢?”谢燕燕问。

唐星星沉默着,抬头眺望星空,眼神里闪过一丝阴郁。许久,他才打破尬聊:“有过,她叫阳阳,笑起来阳光般治愈的姑娘。”

“分了?”谢燕燕的语气小心翼翼。

“不是,生病死了。以前我以为会和她厮守一生,没想到……怪我没那福气。没事没事,一个人挺好的。”

“对了,你在日本做什么工作?”

“心理咨询师。通俗点,星座、占卜,都做。”

两人聊了很多,直到把学生时代的屋顶翻了个底朝天,再也找不到一片砖瓦。

03

回到房间,谢燕燕给闺蜜刘苗打电话诉说心中的疑虑。老公不在,留一个男人在家过夜总归不合适。

刘苗劝她不必多想,时隔多年,就算当时俩人之间有点暧昧什么的,各自有所经历后,早该放下了:“除非他对你念念不忘,这可要当心哦。”

放水洗澡。泡泡们在空气中自由地蹦来蹦去,一颗小不点调皮地钻进谢燕燕的鼻孔,她清脆地打了个喷嚏——星星般闪亮的唐星星,那个勇敢有趣的少年的表白,这么多年会不会因为自己当时的无情拒绝而心生记恨。

夜幕降临,窗外奇怪的声响又在她耳边回荡,窸窸窣窣,一下下敲着窗户,像饿极了的小鸡寻找食物的剥啄声,她浑身发抖,整个身子滑进浴缸里。

“怎么了?”见谢燕燕湿着头发神色慌张地从浴室出来,唐星星问。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灯光下,谢燕燕脸色煞白。

唐星星递给她一杯早已准备好的水,弹了下她的脑门,安慰道:“什么动静?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好不好?有我这大男人保护着,不用害怕。放心吧,我去外面看看。”

谢燕燕点点头,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第二天清晨,做了一夜噩梦的她下楼洗漱,见唐星星已经做好早餐正等着自己。

她揉揉眼睛,突然发现面前的食物遥远如星辰,看不太清了。

“怎么回事?视力为何突然下降?”她自言自语,下意识摸索着前方,想找个安全依托。

唐星星扶着她坐好:“是昨夜受到了惊吓吗?”又把热牛奶喂到唇边,“吃点早餐再好好睡一觉。对了,今天我可能要出去办件事,晚上有应酬会回来得晚一些。”

“晴晴呢?”

“她……我打电话让她尽快过来陪你,等会把她手机号发给你。”

一觉醒来,谢燕燕拿起手机,生怕错过唐星星的消息。很遗憾,没有。

“可能他工作太忙忘了吧。”她心里嘀咕着。

路过客房,发现门开着,唐星星的行李箱也开着。略有洁癖的她准备帮他整理整理,陡然发现一个发了黄的东西——忍者神龟。

深夜,浑身酒气的唐星星重重敲着门。谢燕燕一手拖着他,一手捂住鼻子,眉头跟着皱起来:“干嘛喝这么多!”

好不容易把他按在沙发上,欲倒杯蜂蜜水,唐星星一把拉住她:“别走,对不起……是我没好好珍惜你,珍惜我们的感情,我一个人好孤单……”

这是个喝过酒与众不同的男人。别人要么发酒疯,要么闷头大睡,他倒好,冲上楼拿一副扑克牌下来:“来,我给你预测下未来。”迅速花了几遍,“抽一张。”

谢燕燕本不愿再搭理这个醉鬼,却不听使唤动了手。

“知道吗?这个算法很邪门,你越不信……越准。”嘱咐她放在掌心不要看,念出心中所想的号码。

“红心三。”

翻开,是红桃k。

唐星星:“选三开k,证明一路以来,你的婚姻不是你所想,但你的另一半却得偿所愿。”

谢燕燕犹豫了,她和老公的婚姻是媒妁之言,并非心中理想型。但苏奇爱她胜过爱自己,处处为她着想。将近三年,才答应他的求婚。

“这个是过去式,你探测的未来呢?”

唐星星重新洗牌,示意她再抽一张。

念出和抽的牌一模一样:黑桃q。

“选q开q,阴气太重。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完全能够滋润你的男人。”说罢,眼神灼热,不烫伤她誓不罢休。

谢燕燕起身,火冒金星,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这个男人来的时机太过巧合,不早不晚,老公前脚上了飞机,他后脚就找上了门。不要告诉我仅仅是巧合。怒气冲冲瞪了他一眼,甩手而去。

04

找刘苗要了一个学长的电话,想向他打探唐星星的消息。

学长听说唐星星和女朋友阳阳闹翻后去了日本,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清楚。

“给你我妹的手机号吧,她和阳阳是闺蜜。俩人经常在一块叽叽咕咕不知聊些什么。”

拨通号码,一番自我介绍后,阳阳闺蜜吞吞吐吐告诉她:阳阳确实死了,但不是因为生病,而是被人杀害。

谢燕燕一个踉跄险些没站住。“被人杀害”这四个字连起来像一把匕首,深深扎进她的心里。同一个人,在阳阳闺蜜嘴里是被杀,而唐星星认准生病而亡。

到底该听谁的?

手机响了,苏奇打来电话,给妻子汇报了一通阿志手术一切顺利的过程,随后问她有没有好好吃饭,一个人在偌大的房子里待着害不害怕。

谢燕燕承认自己的视力时好时坏,怀疑是滴了过期的眼药水。

苏奇否认了这个说法,决定第二天求同事陈医生下了班去家里给她做个检查。

次日,陈医生把车停在院子里,提着药箱如约而至。

之前,为避免误会,唐星星借口去楼下转转,出去了。

通过检查,医生怀疑她中了毒,问她最近有没有吃过或喝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谢燕燕想了想,这两天她和唐星星替换着做饭,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摇了摇头:“就正常的开水和饭菜,没有下过馆子。”

临走,陈医生给她一瓶药,叮嘱每天两次每次两片,饭后食用。如果吃完没有缓解,尽快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送走医生,谢燕燕去了趟厕所。她有个毛病,一紧张必须去厕所。起身时动作幅度有点大,碰掉了左手边窗台上的绿植,伸手去处理,发现了一样东西——监控器。

“家里什么时候装的这玩意?”

此刻的她没想到,不久前借口散步的唐星星正掐住刚要启动车子的陈医生的脖子……

她想也没想,冲到客房打开唐星星的电脑:一口口夹菜、翻来覆去睡觉、裸露着身子洗澡……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个男人偷窥着。

谢燕燕羞愧难当,蹲在地上放声痛哭。曾经那么美好的少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副扭曲的嘴脸!

她想报警,想打电话给苏奇,但该死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你以为我来你家真是为了叙旧吗?”唐星星把扛在肩上的陈医生朝地上重重一摔。

双目一阵刺痛的谢燕燕质问:“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为什么?”唐星星不紧不慢从酒柜拿了瓶白酒,冷笑一声,“只有这样,才配得上你当初的有眼无珠!”把酒瓶朝腋下一夹,掏出裤兜里的绳子捆住谢燕燕,“今晚,咱俩就来个酒后乱性……”

面对眼前的变态,毫无缚鸡之力的谢燕燕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希望此刻的自己不仅是个瞎子,更是个死人。

“噗嗤!”一声闷响,说了半截话的唐星星闭上了嘴巴,倒头滚在了地上……

偷袭的是陈医生,他没有死,只是被唐星星掐晕了。那重重的一摔催发了他苏醒的速度,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夺过酒瓶,砸向唐星星的后脑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言: 为了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最近在微信报名参加了21天知识管理训练营,主讲老师彭小六,他是简书的签约作者,年纪...
    丹丹熊阅读 381评论 4 7
  • 同在一个地球上,70亿人有70亿种活法。有的是因为天生的的不同而不同,比如出生在非洲的孩子无法想象英国小王...
    还是夏雨阅读 224评论 2 2
  • (评论区留语,为你写下专属的深情诗句) 寂寞的台风登陆,不是季节,梦被打湿 然后是醒,天在沐浴,云在凝 看到两重颜...
    象牙森林阅读 1,210评论 15 31
  • 原本是安排了很多事情的。 想跟着驴友去看满山的杜鹃, 想给攀缘而上的多蓝搭个专门的花架, 想趁着假期给家做个深度的...
    非具象阅读 282评论 1 2
  • 总以为睡前的想是最真的想,而且只想一个人,只想这个人的最可爱。在某一点上,想也许是一种重复,在重复中咀嚼,在...
    冰夫阅读 7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