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红楼梦》里二首咏白海棠诗,就知道宝玉为什么爱黛玉了

作为四大名著中最具有贵族气质作品就是《红楼梦》了,它通过宝黛的爱情悲剧向世人昭示了一个人们感情上难以接受,但却不可改变的哲理,那就是:人生和社会永远处于无法摆脱的命运悲剧之中。其中贾宝玉的形象在贾府的社会悲剧发展过程中具有特殊的意义。

宝玉身上佩戴的那块通灵宝玉,据说是女娲补天时弃之不用的一块废石,因不甘寂寞,化为美玉,到人间实现“补天”的理想。这已经暗示了宝玉的存在尽管具有美好的资质,但却是一个“不堪入选”的废物。虽然宝玉是叛逆的,他拒绝家庭给自己规定的生活道路,却又找不到自己理想的生活道路,始终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他和黛玉之间的美好爱情成为他对现实失望之后唯一的向往和追求。

《红楼梦》对于宝黛爱情的描写,升华到了一种诗意的纯净美感,然而宝黛的抗争又是多么渺小,在现实生活中,具有诗意的“木石情缘”最终被代表世俗关系的“金玉良缘”所取代。

在《红楼梦》第三十七回中描写了大观园众姊妹结成“海棠诗社”后首次吟诗,诗以白海棠为题,诗成之后,大家都认为黛玉的最好,但诗社社长李纨却评宝钗第一。李纨评黛玉的诗“风流别致”,宝钗的诗“含蓄浑厚”,李纨、探春推崇宝钗,独宝玉偏爱黛玉的诗歌,评诗的分歧也都表现几个人物各自立场、爱好和思想性格的不同。

薛宝钗咏白海棠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宝钗是封建社会时期非常符合人们要求的标准大家闺秀,她严格遵循着世俗为她定下的条条框框,所以才会“珍重芳姿昼掩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大家闺秀的矜持,恪守妇德,冷静而理性,对自己豪门千金的身份十分看重。而“淡极始知花更艳”,则表明了她对自己素颜美人的自信和骄傲,对宝钗的美貌,小说第五回中就有过描述:“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

林黛玉咏白海棠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抉,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和宝钗“珍重芳姿昼掩门”相反,黛玉是“半卷湘帘半掩门”,表现了她的任性率真,并不特别重视贵族小姐的身份。“碾冰为土玉为盆”又表现了她的冰清玉洁,内心澄澈。“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这分明是在感叹知己难求,而宝玉就是能读懂她的知己。

看了第一句,宝玉就先喝起彩来,而其他人也评价:“果然比别人又是一样心肠”。而李纨却评价:“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李纨从“大家闺秀”的标准来衡量,自然要把四平八稳的宝钗诗评为第一。而只有最理解黛玉的宝玉理解了她诗的内涵,所以为黛玉鸣不平。

从宝钗、黛玉两人的咏白海棠诗中,可以看出二人性格的截然不同,宝钗是封建礼教教育出来的大家闺秀,她的一切行为都在“礼”的范围内,从不会率性而为,但对一心离经叛道的宝玉来说,宝钗并非是他的灵魂伴侣;而黛玉从不要求宝玉追求什么“经世致用”,宝玉在别人眼中是个不成器的不肖子弟,而在黛玉眼中却是与她心灵相通的知己。两人可以不约而同的一起“葬花”,一起做在旁人看来不可理喻的事情;也可以同样藐视功名利禄,不走封建家庭给他们安排好的路。

宝玉和黛玉尽管相爱,却都无法摆脱金玉良缘带来的苦恼,为此他们有过争吵,宝玉摔玉,而林黛玉哭的吐药,而在这次摔玉行为中,宝玉许下了他对黛玉的誓言:“你死了我出家去”。

宝钗虽然是婚姻上的胜利者,然而在个人自我上却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作为封建礼教调教出来的淑女,她只知道压抑个性去服从社会和家族。明明爱宝玉却不敢表露,明明有才学又恪守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最终导致她和宝玉婚姻失败,也是她作为淑女典范的人生失败。

《红楼梦》将人生无处不在的悲剧现象上升到哲学高度来认识其永恒的不幸。所以王国维评论说:“宝玉之于黛玉,信誓旦旦,而不能言之于最爱之祖母,则普通道德使然;况黛玉一女子哉…由此观之,《红楼梦》者,可谓悲剧中之悲剧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