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传说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千余公里的阴山山脉。

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歇,雪儿覆盖了山野,星光点点重现在黑色幽深的天幕上,让那茫茫白雪闪现着微微的朦光。大地上的万物都似乎被寒冷凝结了,远处的高山、山下的山谷,还有那零星分布其间的树木都孤独地静谧着,唯有风儿不时发出一阵阵呼啸,提醒着时空的存在。

在一个靠近山顶的山洞口,一只野狼的头伸出了洞外。

这只野狼叫黑风。他是一只灰狼,背部黑色,腹部白色,当他伏在黑暗中甚至看不到他的存在。不过他是俊美的,因为他身上流淌着狼王的血脉。他像他的爸爸一样身形矫健,也像他爸爸一样奔跑起来迅如狂风。

可是现在的他却是一只孤狼,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了爱他的亲人。冷酷的世界夺走了他的亲人,夺走了他对生活的一切的美好的希望。他凝望着天空,宇宙的繁星映入了他的双眼,无限的孤独也涌入了他的内心。

妈妈!你是不是已经化作一颗星星在那天幕之上,看着你的孩子,你的甘甜的乳汁和你那身上的醉人的温暖是不是都已化作柔和的星光照射到你孩子身上,给他最温情的抚摸。黑风的眼里闪现着泪光,他好怀念自己的妈妈。

妈妈白雪是狼群里最美丽的母狼,体态轻盈,叫声响亮,背部是罕见的灰白色,跑动起来就像一朵飘动的白云。在他童年的记忆里,妈妈总是给他最温暖的舔舐,给他最可口的猎物,不过他却最想喝妈妈甘甜的乳汁。

黑风又想起了自己的爸爸,爸爸!你是不是也已经化作一颗星星陪伴在妈妈身旁,同样看着你的孩子,你坚毅的目光和雄壮的身体所散发出的安全感是不是也都已化作明亮的星光照射到你孩子身上,给他最强大的鼓励。

黑风同样深深怀念着自己的爸爸,爸爸黑森是狼群的狼王,健壮雄美,和黑风一样有着黑色的脊背,更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每当月亮升起,爸爸就会登上山顶带领群狼发出让大地万物为之恐惧的嗥叫。爸爸永远是是黑风心里的英雄。

还有哥哥姐姐,你们是不是也化作五颗最美的星星,在天空中看着我,你们活泼友好的眼神和对我的无限关怀是不是也化作温和的星光照射到你们弟弟的身上,给他最温暖的拥抱。

黑风有三个哥哥,哥哥们都像爸爸一样脊背黑色,黑风有两个姐姐,姐姐都像妈妈一样,背部灰白。只是他们离开这个世界时,并不像黑风这样长成高大矫健的成狼。哥哥姐姐们是黑风最好的玩伴,他们会在小河边,在山沟里,在草丛中纵情地嬉戏打闹,童年的记忆中满是他们温暖的陪伴,即使是互相的扑咬也不会疼痛,只有单纯可爱的快乐,每一天都充满期待,无忧无虑。

黑风眼里的泪光浸润了他的眼眶,在透明的冷气中格外明亮。

黑风永远忘不了那个灾难来临的深秋,大地干燥,万物萧条,雨雪未至,狼群在饥渴中躁动,处处弥漫着对狼王黑森的怨恨。

可是,黑风知道爸爸已经尽力了,他无时无刻不在为狼群的生存担忧,四处寻找水源还有猎物。黑风记得那是一个清晨,朦胧中他听见他们酣睡的山洞外一阵躁动,传出撕咬和吼叫的声音。

他把头伸出了洞穴,看到妈妈和爸爸正在被几只大公狼残酷地围攻。为首的是大公狼黄沙暴,还有其他三只与黄沙暴一直很亲密的大公狼。

黄沙暴是一只浑身黄灰色的杂毛大狼,浑勇好斗,曾经好几次不听爸爸指挥,鲁莽地冲咬野牛,导致野牛还没进入狼群的包围圈就奔逃而去。爸爸曾经几次惩罚他,用牙齿撕咬他的脊背。黄沙暴对爸爸一直怀恨在心,私下里他拉拢了另外几只对爸爸不满的大公狼结成团伙,一直在寻找着机会想要抢夺爸爸的狼王位。

要是在平时,他们几只狼根本不成气候,可是这个时候却不一样,因为狼群对爸爸不满,埋怨他未能带领大家找到水源和充足的猎物,结果很多狼都在旁边观看,却没有狼主动上前帮助爸爸和妈妈。

更糟糕的是爸爸昨夜没有休息,长途跋涉为狼群寻找水源,无果而终,带着浑身的疲惫,却在回到狼群后遭到了伏击,而爸爸最忠诚的朋友崖天叔叔也在昨夜和爸爸分头寻找水源,至今未归。

爸爸和妈妈与那四只大公狼勇敢地撕斗着,爸爸发出狼王才有的凶悍的嗥叫,几只大公狼身上都留下了爸爸尖锐牙齿撕咬的血痕,然而爸爸和妈妈身上也都伤痕累累了。体弱的妈妈在竭力帮助着爸爸,可是她怎么能对抗在身体力量上远大于她的大公狼的撕咬。

黑风在妈妈眼里看到了绝望和无助。她尽可能地用身体阻挡着对爸爸的攻击,让爸爸能够更好地对抗群狼的围攻。可是,慢慢地,爸爸似乎越来越体力不支了,妈妈更是被一只大公狼咬住后脖颈,按倒在地上。

黑风永远忘记不了那一幕,两只大公狼从后面咬住了爸爸的腿,黄沙暴顺势一口咬在了爸爸的咽喉处,爸爸无力地挣扎着,这是他最致命的地方,一旦咬住,几无生还的可能。

这时,爸爸的目光向这边看来,看到了黑风还有黑风身后也来到洞口处惊恐地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哥哥和姐姐们。黑风从爸爸的眼神中似乎读懂了什么:我的孩子照顾好自己,你们要好好地活着,为爸爸复仇!随着大公狼黄沙暴最后一次猛烈凶残的撕咬,爸爸倒了下去,他的喉咙涌出的鲜血,喷湿了黄沙暴那张丑陋的脸。

妈妈看到这一切,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一个猛冲挣脱了死死将她按倒地上的大公狼的嘴巴,留给那只大公狼一块鲜血淋漓的狼肉。

妈妈扑到了爸爸身边,黄沙暴和其他公狼见状闪在了一旁,狼群有鲜明的规则,当公狼死了,不能杀害他的伴侣。

妈妈用舌头无助地舔着爸爸的脸,哀嗥着,可是爸爸却睁着大大的眼睛,毫无反应。那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遗恨,充满了无尽的愤怒,看穿了苍白的天空,看透了灰暗的大地。爸爸死不瞑目,他本应该和妻子和可爱的儿女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本应该看着自己的孩子们慢慢长大,看着他的儿子中诞生下一只狼王,可是一切就这样灰飞烟灭了。残忍的狼性让这些他的同族狠下杀手,毁掉了他一切的美好的期望。

黑风和哥哥姐姐们再也忍不住了,他们忘记了恐惧,哀嗥着奔向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可是,妈妈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向这边奔来,却发出撕心裂肺的呜呜的警告声。

黑风知道这个声音的意思是让他们快跑,不要过来。可是已经晚了,取胜的这几只大公狼早就看到了他们,两眼发出凶狠的目光,像他们扑来。

妈妈一口咬住了一只大公狼的腿,那是大公狼反身猛地咬向妈妈的脸,尖锐的狼牙刺穿了妈妈的双眼,妈妈的眼珠掉了出来,两眼留着鲜血,发出让人撕心裂肺的哀嗥,她想反击,却被那只公狼咬住本已流血的脊背,死死按在地上。

黑风和哥哥姐姐们看到这情景,急忙向远处跑去,可是他们半大的身体无论怎样也赶不上那强壮的成年公狼,两个姐姐先遭殃,大姐被黄沙暴一口咬穿肚子,接着黄沙暴又残忍的将她的肠子从肚子里撕扯到外面,大姐发出几声惨叫,就停止了动静。二姐被另外两只大公狼咬住脖子和腿,两只公狼竟然合力撕扯,二姐也惨叫一声,被分尸成了两半。

接着这三只大公狼继续向三只黑色的公狼崽追来。对这三只公狼崽,他们更不会留情,因为一旦黑风和他的哥哥们长大,就可能成为最勇敢的公狼,替他们的爸爸报仇雪恨。

黑风和哥哥们有意地分散开,这样可以增加逃生的机会,使他们不至于被围堵住。另外的两只大公狼去追逐黑风的两个哥哥,黄沙暴则直冲黑风而来。

黑风跑得很快,他心里只记得爸爸临死前看着他的眼神,黑风知道自己怎样也不能死,他要好好活着,等长大了,为爸爸报仇雪恨!

他希望自己的哥哥们也能活下去,可是不久他就听见了撕咬声,这个撕咬声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以一声惨叫结束了。

他回头看了一下,看见三只大公狼都向他追来,最前面的黄沙暴已经离他不远了。他还能听见妈妈的嗥叫声,但是眼前空旷的谷地让他感觉毫无希望。但是,他不愿意放弃这最后一搏:我是爸爸妈妈最后的希望了,我一定要活下去!这是黑风心中最强大的信念。

也就是这不屈的信念,最后拯救了黑风。在黄沙暴马上要在他身后扑上来的瞬间,一个浑壮的黑影窜了出来,扑倒了黄沙暴,将他压在身下,雄壮的吼叫丝毫不亚于黑风作为狼王的爸爸。

黑风向后看去,这才看清救他的正是自己爸爸最忠实的朋友崖天叔叔。崖天叔叔和爸爸黑森一样浑身黑色,这是脖颈底下有一块白带,看起来像山崖指向蓝天。他是爸爸最忠实的拥护者。

黄沙暴被扑倒了,一开始,他被这突然的攻击惊吓了一下,等他看清了扑倒他的是狼王黑森的死党崖天,顿时火冒三丈,这个崖天处处维护着狼王,使他们迟迟没有机会袭击狼王!今天又来阻止他杀死黑森的孩子!好你个崖天,来的正好,今天将你一起收拾了!

黄沙暴曲起自己的后腿,一个猛蹬,将崖天蹬到一旁,顺势爬起来,凶狠地向崖天扑来。崖天也迎上前去与黄沙暴撕咬在一起。如果只有黄沙暴,崖天完全有必胜的把握。然而正当他们撕咬在一起的时候,后面那两只凶狠的公狼也扑了过来,三只恶狼将崖天团团围住,他们从不同的方向攻击崖天,崖天虽然勇猛反击,但是不一会身上就伤痕累累,鲜血直流。但是崖天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空气中那股狼王黑森鲜血的味道还有王后白雪痛苦的哀鸣让他发了疯似地不停地反击,他知道自己是王后白雪还有王子黑风唯一的希望。

黑风躲在远处一块大岩石和地面形成的一个窄小的石缝里看着这场恶战。它知道他最好逃走,但是他放心不下妈妈,而崖天叔叔的出现让他对未来多了一份信心。他在石缝里默默地为崖天叔叔祈祷着。

崖天仍然在不屈地和三只恶狼撕咬着。尖锐的狼爪和狼牙在他身上留下一一个个伤口,血流如注,染红了他黑灰色的皮毛。这位狼王忠实的朋友即使身处险境也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黄沙暴见迟迟不能取胜,就向其中一只大公狼使了一个眼色。黄沙暴继续在正面向崖天进攻,那只大公狼绕到崖天身后,趁着崖天不注意猛地咬住了崖天的腿,崖天疼的哀嗥一声,就要转头反击,而黄沙暴就趁机向崖天的喉咙咬来。这正是黄沙暴他们杀死狼王黑森的方法。

可是或许是过于疲劳,黄沙暴没有咬准崖天的喉咙,而是咬住了崖天脖子的一侧,第三只大公狼也趁机咬住了崖天的脊背,一时崖天被三只恶狼死死咬住。黑风看得呆了,他好想过去帮助崖天叔叔,但是他知道自己这样过去只是送死,只能心中干焦急。

这时黑风看到崖天叔叔的目光转向了自己这边,那目光中充满了无限的柔情。崖天叔叔没有儿子,他一直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疼爱黑风。瞬间那柔情又转变成一种不屈地目光。只见崖天猛地一拽自己的腿,那只咬住他腿的大公狼的牙齿,在他大腿的肌肉上撕裂了一个深深的口子,而崖天的腿却顺势从那只公狼的嘴里摆脱了出来。崖天又猛一扭动自己的躯干,咬住崖天脊背的那只公狼嘴里就多了一块血淋淋的带着毛皮的狼肉。崖天身体向前猛冲,一下将咬住他脖子一侧的黄沙暴冲倒在地,黄沙暴的脊背重重地撞在旁边的一块岩石上,他痛的叫了一声,松开了嘴,然后起身跳到了一旁。

三只公狼被崖天的勇猛与坚强惊呆了。他们围住崖天却没有再去进攻。狼具有崇拜勇士的天性,特别是崇拜那些甘愿牺牲自己保护狼王的忠诚的勇士的天性。三只大公狼本能中的这种天性,被崖天激活了。他们不自觉地向天空嗥叫,对崖天表示敬意。这种嗥叫也意味着他们不愿意再与崖天撕咬,只要崖天妥协,他们就放过崖天。

崖天当然明白,他也知道自己必须要妥协,因为还有王后白雪和王子黑风需要他保护。但是他需要黄沙暴保证黑风的安全。他向黄沙暴看了一眼,又向黑风所在的石缝看了一眼。黄沙暴顺着崖天的目光也看到了黑风。黄沙暴知道崖天这是希望他放了黑风一马,是崖天妥协的条件。黄沙暴心里当然不愿意,但是当他看到黑风眼里的恐惧,一种狂傲又油然升起,他觉得一个小娃娃再怎么折腾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而且他还想让这个小娃娃生活在他的身边,让他饱受欺辱,成为一只懦弱的公狼,作为对狼王黑森的惩罚。于是他冲崖天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放了黑风,这才带着另外两只公狼返回了狼群。

崖天呼唤躲在石缝里的黑风出来,带着他一瘸一拐地返回了狼群,将带到到王后白雪面前。这时候的白雪瘫软在地上,浑身是血,两只眼睛更是流出一道血痕。黑风奔向自己的妈妈,用力地舔着舔着妈妈的脸,安慰着妈妈。可是妈妈似乎已经呆滞了,对他一点都没有反应。

一切都发生地太快,黑风没有想到不到一天,他就从天堂堕入了地狱。黑风知道爸爸和哥哥姐姐们都已经不在了,但是他忘记不了哥哥和姐姐的惨叫声,还有爸爸生命的最后向他投来的目光。黑风越想爸爸的那个目光就越感觉到那种强烈的期望。这目光像是一种灵魂的传递,黑风似乎感觉到有一种东西注入了自己的灵魂,那是爸爸灵魂的精神。他知道自己以后无论面对什么困苦,都要像爸爸一样绝不屈服于命运,要好好地活着,为爸爸和哥哥姐姐们报仇雪恨。

是的,爸爸已经不在了,但是爸爸的血脉还在自己身上流淌,爸爸的灵魂还在自己身上延续,自己要用生命守护好这灵魂的精神,让它发出犀利的光,刺穿命运的咽喉。

黑风想和妈妈一起离开狼群,等到他长大了再回来复仇。可是妈妈的眼睛瞎了,根本无法捕食,他自己还那么小,半大的狼在野外就是老虎、豹子,甚至老鹰的食物。他知道自己和妈妈不能离开狼群,至少在狼群里还有崖天叔叔的照顾和保护。他也想过崖天叔叔是不是能够带着他和妈妈离开狼群。可是他清楚地看到崖天叔叔的一直后腿,已经被狼牙撕裂了,露出了白骨。黑风知道这种伤对狼就意味着终生的残疾,崖天叔叔在狼群里或许借着其他狼的帮助,还能捕获猎物,但是一旦离开狼群,连他自己恐怕都会饿死。况且崖天叔叔的妻子死于一次雪崩,留下一个比黑风还小的女儿雪灵儿需要他养活。

黑风知道将要迎接他和妈妈的将是无尽的困苦和欺辱。他所能做的就是忍耐,直到自己长大,寻找时机杀死邪恶的黄沙暴,夺回属于他的狼王位。

一阵寒风吹来,黑风打了一个冷战。把他从对过往的痛苦的回忆中拉回了现实。他继续在天上寻找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化作的星辰。突然他看到了北方天空中有七颗闪亮的星星围在一起,两颗在前面,后面跟着一颗,还有四颗围成一个方圈。在他的记忆中爸爸妈妈带着他们出来玩耍的时候,总是爸爸妈妈在最前面,个性活泼的大哥跟在后面,而他们几个弟弟妹妹围成圈跟在大哥的后面。天上的这七颗星星不正是这样排列的吗?黑风仔细看着这七颗星星,慢慢地这几颗星星似乎化成了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在看着他,在微笑,在哭泣,在向他召唤。黑风仰起头,想要高声嗥叫,可是他的喉咙却怎么也发不出那狼王爸爸让大地震撼和恐惧的嗥叫。

黄沙暴杀死了狼王黑森,成了狼群的新一代狼王。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饶过黑风和黑风妈妈白雪的。黄沙暴既是一个粗鲁的大公狼,也是心狠手辣的大公狼。现在失去狼王黑森保护的王后白雪还有王子黑风在他看来就像羔羊一样软弱可欺。

他从记事起开始就嫉妒黑森,嫉妒他的矫健强壮,嫉妒他的勇敢智慧,嫉妒他受那么多的狼欢迎。当黑森成了狼王之后,他内心的嫉妒更是日益成长,慢慢地变成了一只毒蛇,伸着舌头窥探着狼王黑森,多少次,他都在幻想着杀死狼王黑森,让自己成为那不可一世的狼王。现在他心里的那只毒蛇终于咬死了狼王,而他终于实现了梦想成了狼王,但是他心里不满足,因为他觉得自己早该成为狼王了,享受狼王的荣耀和一切特权,都是黑森阻碍着他。这股仇恨他要在王后白雪和王子黑风身上发泄出来,这样他才能够满足。

他首先想到要霸占王后白雪。白雪虽然眼睛瞎了,但仍然是狼群最美丽的母狼,黄沙暴早就对她垂涎三尺,现在岂不是他最好的机会。黄沙暴知道用暴力或许也能得逞,但是他不想,因为他想要让白雪像爱黑森一样爱自己,崇拜自己,爱地死去活来,崇拜地甘愿为他做任何事情。这样他才能真正地打败黑森,发泄那股对黑森的仇恨。

黄沙暴当然首要要证明自己的实力。狼王黑森就是因为在恶劣的环境中不能带领狼群找到食物和水源,才失去了群狼的支持,使他命丧在他黄沙暴手里。他要证明自己比黑森强,可以带大家找到食物和水源,才能够让王后白雪爱上自己,崇拜自己。黄沙暴知道找到食物和水源并不是那么容易,狼王黑森还有崖天都是嗅觉最灵敏的狼,结果都空手而归,他黄沙暴上哪里寻找水源和食物呢?群狼都在看着他,发出不断的嗥叫声,他知道他必须尽快想到办法,否则说不定会有下一个“黄沙暴”用尖牙咬断他的喉咙。

一个想法涌入了他的脑海。在狼群活动的北边,有一个四周山脉中流淌的泉水汇聚而成的大湖,湖边山洞里生活着人类的族群。

人类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动物,他们不像其他动物那样四条腿行走,而是直立着用两条后腿走路。他们没有尖锐的牙齿,锋利的爪子,这使他们的身体是缺乏攻击能力和防御能力的,在狼看来基本上是不堪一击的。但是他们灵活的双手却可以投出尖利的投枪,射出锋利的箭镞。更可怕的是他们总是组成群体,分工合作,这使他们的力量更加强大。

当人类刚来到这片土地时,狼群的祖先蔑视他们,因为他们曾经捕获单独行动的人类个体,不仅品尝了人肉的美味,还体验了人类在狼面前的恐惧和软弱。狼群的祖先的欲望膨胀了起来,他们向人类聚居的山洞发起了进攻,然而结果是可怕的,人类排成一列向他们射出一只只锋利的箭,投出一只只尖锐的投枪,有的狼被投枪击碎了脑壳,白花花的脑浆流了一地,有的狼被利箭射穿了肚子,红花花的狼肚肠拖得到处都是。到处都是垂死挣扎的狼的哀嗥声。狼群的祖先从来没有如此的惨败,即使在凶狠的老虎、狮子面前狼群都不会畏惧,然而在人类面前他们害怕了。大部分的狼群祖先都死了,还活着的狼群祖先吓得匆忙撤退,直到距离人类的这片聚居地很远很远,但是他们灵敏的嗅觉仍然闻到了烤狼肉的香味,他们无可奈何,只能向天长嗥。

从此之后,狼群从来不会靠近人类生活的那片区域,他们称那片区域为禁区。然而在禁区里却有野马、野牛、驼鹿、猛犸象、披毛犀这些动物,他们在大湖边生存,同时给人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人类的族群零散地聚居在靠近湖边的山洞里,越来越繁盛。

黄沙暴也知道人类的可怕,进入禁区如果遭遇了人类,就可能重演祖先的悲剧,说不定自己也会变成烤狼肉。但是现在呢?饥渴在狼群中蔓延,他自己也是数日没有喝水,没有进食,格斗又消耗了大量的体能。对食物和水源的欲望强烈地诱惑着黄沙暴,更重要的是黄沙暴要证明给狼群还有王后白雪自己的实力。看来现在必须进入禁区了。黄沙暴心里想人类或许并没有那么可怕,是狼群祖先的愚蠢成就了人类。他黄沙暴是最聪明的狼王,一定可以找到人类的弱点,不仅仅可以捕猎湖边的野兽,或许还能够想办法捕获人类,吃到传说中美味的人肉。到时候当他把人肉放在白雪面前的时候,白雪一定会爱上他,还会无限的崇拜他,这样他就真正地打败了狼王黑森,一解长期的嫉恨。

黄沙暴决定带着狼群冒险北进,进入那片禁区。他登上一块巨石,向着人类禁区的方向发出响亮的嗥叫,那是向众狼宣告自己的决定,向人类禁区出发。狼群却一片静谧,众狼眼中闪现出一种饥渴和恐惧杂合的目光。黄沙暴眼露凶光,再次仰天长嗥,停顿一会,那几只追随黄沙暴的大公狼跟着也嗥叫起来。黄沙暴再次用尽力气仰天长嗥,终于其他的狼也都陆续跟着发出嗥叫。只有白雪和黑风一家,还有崖天和雪灵儿一家没有跟着嗥叫。因为他们牢记祖辈的告诫,进入禁区与人类为敌,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也是前狼王黑森一直遵守和告诫他们的。

黄沙暴跳下巨石,带着群狼向人类禁区进发。只有崖天挡住黄沙暴的路,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黄沙暴知道崖天的意思,但是他轻蔑地不予理睬,从崖天身边走过,故意用肩碰了崖天一下,将其碰到一旁,群狼从崖天身边经过,也都不再理睬崖天。崖天看着身边的白雪、黑风还有自己的女儿雪灵儿,只能无奈地带着他们跟随群狼前行,因为单凭他一己之力,在这茫茫荒原,是无法获得足够食物的。

一望无尽的荒原上突然卷起了狂风,沙土扬起,发出凄冷的哀叹。黄沙暴不知道他的这一决定,将改写狼和人类的命运。

黑风永远忘记不了那场他所见过的最为惨烈的屠杀。那是一种软弱的动物被另外的一种强悍的动物无情吞噬的惨象。

黄沙暴带领群狼进入了人类的禁区。狼群在饱饮了湖水,捕食了一些小猎物,补充了体力之后,便在夜色的掩盖下,悄悄地靠近人类生活的洞穴。

黑风清楚地看到洞穴里十几个人类围躺在篝火旁边,有成年人,也有几个还没长成的孩子,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放哨。长期平静的生活让人类放松了警惕。他们以为火可以驱散任何可怕的野兽。

黄沙暴让十几只大公狼当前锋,悄无声息地潜入洞穴。这十几只大公狼发挥着灰狼狡诈的天性,他们将尖牙对准熟睡成人的咽喉,猛地撕咬下去,恐惧和疼痛的尖叫声顿时从洞穴中传出,那些成人伸出双手想要掰开恶狼的嘴巴,但是已经晚了,恶狼猛烈撕扯,瞬间撕开他们的喉管,鲜血从他们的颈部喷出,他们捂住自己的喉咙,鲜血就从他们的指尖中汹涌流出,他们无力地翻滚挣扎,一会就不再动了。转眼间十几个成年人就被恶狼杀死。那几个孩子也被成人的尖叫惊醒。当他们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的时候,他们全都害怕地哭泣起来,连滚再爬,躲到了洞穴的一角,相拥在一起。

紧接着,黄沙暴带领着群狼冲进了洞穴,扑向那些卧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将他们撕扯开,痛快地吞咽着。整个山洞被血腥的气味填满。崖天和雪灵儿也参与了攻击,这是狼的本性,在狼看来,人类和其他猎物没有什么不同。

只有黑风和妈妈白雪待在洞口,没有参加狼群的袭击。妈妈眼睛瞎了,不能攻击,而黑风却是因为其他的原因。那是因为他瞥见了凶残的一幕。

黄沙暴的儿子沙里翻和其他几只大公狼的儿子包围了人类的几个孩子。这几只小公狼都是和黑风差不多大的半大公狼,他们意识到这是他们锻炼捕食技能的好机会。他们要将这几个人类孩子当成自己捕食锻炼的牺牲品。那几个孩子吓得躲到了一个山洞里的一个犄角旮旯里,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男孩在最外面拿着一根木棒守着,弟弟妹妹们都躲在他的身后。男孩很勇敢。

但是沙里翻很狡诈,他猛地跳起来,咬住男孩拿着木棍的手,其他小公狼一拥而上,咬住男孩的手和腿,还有一只小公狼咬住了男孩的咽喉,男孩痛苦地哀嚎着,被拽到在地。他已经无力反抗,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目光竟向黑风这边看来,那目光中充满了遗恨和无助,这目光刺痛了黑风,因为他曾经从狼王爸爸那看到过同样的目光。

男孩的喉咙被咬破了,鲜血流了出来,很快就不再挣扎。那些小公狼又一拥而上,将另外几个小孩拽了出来,咬烂了他们的脖子,撕裂了他们的肚子,还有一个很小的婴儿更是被两只小公狼撕扯成了两半。黑风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姐姐们就是这样被残忍的杀死。不知为何他对这些人类有了一种狼不该有的同情。

屠杀结束了,群狼也都吃饱了。崖天从一个人的大腿上撕下一块很肥的肉,想要叼给白雪吃,却远远地看到黄沙暴早已经叼了一大块肉殷勤地送到了白雪面前,不停地朝她低声嗥叫,那叫声中是一种热情和骄傲。

崖天放下了口里的肉,呆呆看着,他知道很多的母狼都是唯利是图的,只要给自己分享食物,不管有什么仇恨,都可以忘记,她白雪会不会也会是这样呢?

崖天很快发现自己的怀疑是多余的,虽然白雪也好久没有吃饱,但是他听出是黄沙暴的嗥叫声,便紧闭双目,丝毫也不去理睬。

黄沙暴叫了一会,见白雪竟然不理睬自己,他恼羞成怒。在他心里他早已经把自己看成了英雄。是他带领着狼群果断地进入人类禁区,击碎了长久以来狼族从祖先那继承来的对人类的恐惧。他现在已经真正成为了获得群狼尊重的狼王。而她白雪竟然这样对自己无礼,胆敢不理睬自己对她的殷勤,这实在有失他狼王的颜面。他想要将白雪扑倒,用他的尖牙给白雪洁白的皮毛上留下几个血窟窿,让她知道对自己的不尊重的代价!可是他又想到自己做为狼王去撕咬一只母狼也不是很光彩。

他扫了一下周围,看到有两只母狼正注视着这边,眼睛里充满了酸溜溜的嫉妒,那两只母狼,一个叫黑妞,一个叫白妞。黄沙暴记得这两只母狼在黑森做狼王时,就一直想要得到黑森的宠爱,百般殷勤,百般讨好,用尽力自身的媚术,可狼王黑森却只爱白雪,对他们毫不理睬。而那个时候他黄沙暴根本就没被这两只心高气傲的母狼看在眼里。他几次向这两只母狼献殷勤,给她们叼来食物,帮她们驱赶蚊虫,都没能得到她们的倾心。而现在他黄沙暴成了狼王,这两只母狼就变了样,连他给白雪送块肉,她们都心里淌酸水。黄沙暴心里好生得意。他想不如让这两只母狼教训一下白雪,也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于是,他冲着这两只母狼使了个脸色,然后冲着白雪面前他叼来的那块肉撒了一泡尿,然后转身离开。黑妞和白妞心领神会,她们立刻面露凶相,冲着白雪扑过来,瞎眼的白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两只母狼狠狠地撕咬着白雪的后背,白雪痛的直叫唤。黑风想要去帮妈妈的忙,没想到刚刚杀死人类孩子的沙里翻和另外几只小公狼扑了过来,他们早就嫉妒前狼王子黑风,早就想找机会收拾他。现在正是时候。黑风始料未及,被沙里翻扑倒在地,另外几只小公狼一拥而上,狠狠地撕咬黑风。

这时,崖天冲了过来,想要给白雪和黑风解围,但是却被另外好几只大公狼拦住了去路。现在黄沙暴带领狼群打败了人类,在狼群中已经树立了威信,如果说以前还有狼同情前狼王黑森,现在也没有了,几乎所有的狼都唯狼王黄沙暴马首是瞻。

崖天看清拦住他去路的不全是狼王黄沙暴的那几个伙伴,还有黑耳、灰火、风尾好几只曾经对前狼王黑森很忠诚,和他也很好的大公狼。他们都瞪着眼睛看着崖天,露出尖牙,威胁崖天不要冲过去。

崖天的心彻底凉了,他知道黑森的时代早已过去了。但是他又看到黑风和白雪被撕咬着,听到他们让人心碎的惨叫声,内心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哀伤和愤懑。他似乎看到好伙伴黑森的那张神情哀伤的脸,那张埋怨他不能帮忙照顾自己妻子孩子的脸。他不管了,今天即使死在这,他也不能对白雪和黑风不管不顾。崖天低下头,瞅准一只挡着他路的大公狼扑了过去,将那只狼压在身下,狠狠地咬了一口,但他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腿,背,后颈,前肢都受到了袭击,大公狼锋利的牙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个血窟窿,他左右反击,然而寡不敌众,不仅没能突围,反而身受重伤。

黑风这个时候已经被那些小公狼咬地遍体鳞伤了,可他并不在意自己的伤痛,他还是想要扑过去,解救自己的妈妈,妈妈已经被那两只可恶的母狼咬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似乎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量。黑风撕咬地很勇敢,但是几只小公狼的围攻,也使他顾此失彼,被紧紧困住,没法突围。

就在黑风快要陷入绝望时,突然一道白影闪了过来,黑风看到沙里翻被扑倒在地,一个他熟悉的身影轻灵地出现在她面前,是雪灵儿。雪灵儿靠着娇小的身体躲过了群狼的堵截,不顾一切地前来解救黑风。

黑风很喜欢雪灵儿,发自内心的喜欢,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在狼王爸爸还在世的时候,他经常和雪灵儿玩耍,他们在沟渠里一起追逐野兔,在小河里一起捕捉小鱼,一起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有一次雪灵儿重病,需要吃一种药草。是黑风奔跑了几十里路,叼回了药草,给雪灵儿吃。黑风永远不会忘记,当雪灵儿看见黑风叼回药草时的那种欣喜,还有那感动的表情。

雪灵儿也喜欢他。在黑风最危急的时候,雪灵儿出现了,不顾生命危险来解救黑风。黑风也是满满的欣喜和感动。一瞬间,他似乎又充满了力量,他猛地从两只小公狼身体的夹缝间冲了出去。那两只母狼,黑妞和白妞,还在撕咬白雪,没有注意到黑风突然的出现。黑风趁机在黑妞的后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又在白妞的后腿上也狠狠地咬了一口。两只母狼疼得“嗷”的一声,急忙转身,看到了身后的黑风。她们气不打一处来,不再撕咬白雪,而是向黑风扑来。黑风看到那两只母狼凶恶的眼神,他知道这两只成年母狼一定是要来将他撕成碎片的。成年狼的牙齿,不同于小公狼,是尖利的,足够致命的。黑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妞扑倒在地,在他倒地的瞬间他也看到白雪也被沙里翻和另外几只小公狼扑压在身下了。黑风闻到了母狼满嘴的腥臭正逼近自己的咽喉。他知道这一次他是凶多吉少了。

可是就在这时,突然一声高昂的狼嗥响起,是狼王黄沙暴。他的这声嗥叫,明确地传达了他的意思,那就是所有的狼都不要撕咬了。黄沙暴并不是良心发现,想要放掉这几只不听管教的狼。黄沙暴有自己的想法,在他心里自己还没有征服白雪呢,只有征服了白雪,让白雪无比崇拜他,他才能从内心中打败前狼王黑森。对黑风,他也不希望让他这么轻易地死去。他要让黑风受尽欺辱,成为一只性格懦弱的公狼。对崖天,他有一种狼天性中的对勇士的尊重,而对雪灵儿,他更有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看出雪灵儿身上那独特的气质,那是狼王后才有的高贵。他的儿子沙里翻将要继承他的王位,需要一位配得上的王后,在他看来,雪灵儿就是最佳的候选者。所以,当他看到已经教训了白雪、黑风还有不服管教的崖天和雪灵儿之后,他要及时地终止这场惨烈的格斗。

群狼安静了下来,大公狼放开了崖天,小公狼放开了雪灵儿,而黑妞和白妞也不再撕咬黑风。他们虽然不愿意这样做,却要绝对服从狼王的指令。

黑风来到妈妈白雪身边,舔着妈妈的脸,妈妈还活着,只是非常虚弱。崖天和雪灵儿也来到黑风和白雪的身边,大家彼此舔舐着,无情的命运摧残着这些相爱的狼们,但是彼此的爱让他们体验到一种世界上最宝贵的温情。

这次偷袭得手之后,狼群对人类的恐惧彻底消失了。黄沙暴被疯狂的野心所刺激,带领着狼群对人类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偷袭。人类有弓箭有长矛,但是黄沙暴阴险狡诈,他总结出经验,总是带领着狼群在夜色中行动,并先派出最凶狠的大公狼打头阵,趁人类熟睡,发动进攻,把有反抗能力的成人先咬死,接着群狼一拥而上,将剩下的人类全部咬死。他的这套进攻方法抓住了人类的先天的缺点,因为人类夜晚的视力很差,听力更差,远没有狼所具有敏锐的夜视力和听力。一般即使有放哨的人,狼也很容易偷偷潜行到那个人附近,通过快速的攻击,杀死他,进而攻入人类栖息的山洞,将那些还在熟睡的人一一杀死。

狼群逐渐占领了这个大湖边猎物充足的区域,人类的数量却逐渐减少,逐渐在这大湖边销声匿迹了。

黄沙暴更是被群狼看成了英雄,他享受了比狼王黑森还要多的赞誉。狼群机会把他当成狼神一样崇拜,他打破了祖先的禁忌,让狼群获得了更丰富的食物,他是新时代的开创者,他是最伟大的狼王。

当黄沙暴在狼群中的威望与日中天时。黑风和妈妈白雪的日子就变得更不好过了。黑风对捕食人类一点也没有兴趣,因为那个勇敢的男孩在临死前的眼神,深深地震动了他。他是狼群中善良的一类,就像人类当中也有很多善良的人类一样。

但正是由于黑风和妈妈从不参加对人类的袭击。他们在狼群中的地位就越来越低了。狼王黄沙暴也在继续他的复仇计划。他见白雪不愿意屈从于他,就变本加厉地纵容黑妞和白妞欺负白雪,更让他的儿子沙里翻还有其他同伙去欺负黑风。崖天和雪灵儿想方设法地想去保护黑风和白雪,但是他们势单力薄,崖天还是一只瘸腿的公狼,难以对抗群狼的阻拦,每次他想去保护白雪和黑风时总是被其他狼咬地遍体鳞伤。雪灵儿也多次在和黑风一起对抗沙里翻一伙的格斗中受伤。

黑风发现自己的性格也慢慢变了,他似乎变得懦弱了,当群狼行进时,他总是走在群狼的最后,当群狼嗥叫时,他却发不出声音,每次捕猎成功,群狼进食时,他总是躲得远远的,等群狼吃完,她才和妈妈一起过来捡些残羹剩炙。

崖天看到这一切心中焦急,他知道黑风是狼王兄弟黑森唯一的希望。黑风正在变成一只懦弱的公狼,恐怕以后为自己爸爸复仇的勇气都没有了,会成为一只被任何狼都看不起,随时都会被欺负的窝囊狼。一个想法涌入了他的心头。他想带着白雪、黑风还有雪灵儿离开狼群。是的,离开狼群,在这气候寒冷,食物匮乏的地方很难生存,失去狼群的保护,他们会面临很多危险,但是这也比黑风变成一只窝囊狼要好。至少黑风可以重振雄风,变成一只勇敢的大公狼,到时候还是有可能杀死黄沙暴,重新夺回狼王位的。他的狩猎会艰难些,但是只要他坚持,随着雪灵儿和黑风的长大,慢慢地他们都能很好狩猎,他们的日子就会好过起来。

于是,在一个雪日,当群狼在草原上捕猎,忙着抢夺猎物时,崖天和雪灵儿来到黑风和白雪面前,崖天凝重地看了看白雪和黑风,目光指向远方。黑风和白雪心领神会,虽然他们担心大家的生存,但是崖天目光中的坚定,给了他们信心,他们跟随着崖天的脚步,慢慢地向山谷深处走去,在那里,再也没有了欺凌,再也没有了恐惧,只有浓浓的温情,他们相信只要努力,只要相爱,未来就一定会是美好的。

寒风越来越强,不一会,天又阴沉了下来,黑风不觉打了几个冷战,看来雪儿还没有下完,又要下雪了。黑风并不讨厌雪,因为妈妈白雪和雪灵儿浑身都是雪白色,在飘舞的雪儿当中,黑风似乎总能看到妈妈和雪灵儿飘动的身影。

山谷地带与狼群活动的草原地带隔着纵横的山脉,条件远没有草原地带好,草原上有野马、野牛、驼鹿等很多适合狼集体捕猎的动物,而山谷里却只有野兔、田鼠、野鸡和野鸭等小型动物,野兔、田鼠行动谨慎,往往很难发现,并且很狡猾,一有动静就会钻到洞里,而野鸡和野鸭是会飞的鸟类,更是难以捕捉。

崖天是一条瘸了腿的大公狼,白雪是一只瞎了眼的大母狼,黑风和雪灵儿却是还没有长成的半大小狼,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他们在一座山的山顶找到了一个山洞住了下来,这个山洞洞口小,里面大,能够给她们遮避风雪,阻挡严寒。平日里,崖天带着黑风和雪灵儿下山捕猎,白雪就留在山洞里。猎物很少,幸好崖天有着丰富的狩猎经验,虽然饥一顿饱一顿,但是还是能够勉强维持着大家的生存。而且黑风和雪灵儿也在慢慢长大,逐渐能够越来越好地帮助崖天狩猎。有时候三只狼合作,黑风和雪灵儿驱赶野兔,崖天埋伏等待,再狡猾的野兔也会被抓住,看来坚持下去,生活会越来越好。

这段时间大概是自从爸爸狼王黑森被杀之后,黑风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光。黑风和雪灵儿也在快乐地成长,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深。黑风已经长成一个少年狼,而雪灵儿也出落成一个少女狼。两颗心儿越来越近。他们有时候会爬到山顶一起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有时候会有流星快速划过,这时候雪灵儿就会把身体贴近黑风,头枕在黑风的肩膀上。虽然他们还没成年,可是彼此都已经心心相许。黑风曾经不止一次地感慨自己命运多舛,但是当他看到身边的雪灵儿,他内心涌起的是满满的幸福。愿这样的时光永远,我可以失去一切,也不能失去你的陪伴。

黑风和雪灵儿也注意到白雪和崖天两位亲人之间感情的变化。

白雪内心当中是难以忘记自己的丈夫狼王黑森的,她绝不是那种见利忘情的母狼,当时当黄沙暴成为狼王,无数母狼对他献媚,想要成为狼王后,而黄沙暴却对她殷勤时,她都毫不理睬。因为她不可能嫁给杀死自己丈夫的凶手。

作为狼王黑森最忠实的朋友,崖天在最初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和白雪走到一起。他只想尽好朋友的义务,好好照顾白雪和黑风,不要愧对狼王黑森的在天之灵。

可是时光是奇怪的,在数月的相处中,崖天体贴的照顾逐渐温暖了白雪的心,而崖天也越来越多地体会到白雪内心的善良温柔。两颗心逐渐靠近,他们相爱了。虽然他们很少当着孩子们的面有什么亲昵的举动,但是黑风也能在他们彼此看彼此的眼神中发现那种不一般的感情。

黑风并没有生气,他知道爸爸黑森一定也是希望妈妈白雪能够在他离去之后有一个可靠负责的公狼照顾的,而崖天叔叔其实就是最好的人选。当爸爸被杀之后,黑风在狼群中深深地感觉到那种世态炎凉,那些曾经当着狼王爸爸的面对他百般照顾的公狼和母狼都变得面目狰狞,时常咬他,欺负他。只有崖天叔叔和其他狼不一样,不仅为保住他和妈妈的生命,永远地成了一只瘸腿狼,更是为了照顾他和妈妈,不惜带着孤女离开狼群,艰难生活。还有哪一只公狼比崖天叔叔更能适合和妈妈在一起,让爸爸放心呢?黑风看到妈妈白雪和崖天叔叔的相爱,心里是暖暖的幸福。

终于寒冬还有一个月就要退去了,坚持就是胜利,未来一定会很美好。因为春天万物复苏,生命勃发,猎物会变得越来越多,而最重要的是黑风和白雪也将要在春天成为真正的成年狼,他们将有足够的力量照顾好这个大家庭。

然而命运却总不随狼愿。在野性的世界里永远都充满了危机。黑风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清晨。前天夜里他们刚刚捕获了一只肥肥的野兔,一家人愉快地享受了美味,又美美地睡了一觉。清晨的阳光刚刚照进洞中,洞里暖暖的,他们趴在柔软的的草甸上,洞外面的严寒和漫天遍野的寒雪是另外一个世界。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脚步声。这脚步声嘎吱嘎吱的,不像一般的野生动物那么微微作响。他们来到洞口,向山下看去,不觉大吃一惊。只见,有一队扛着弓箭的人正顺着山坡向他们的山洞走来。他们人数众多,有十几人,而且全是壮年的成年男性,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大胡子。大家都知道一旦被这些人发现,他们绝无生存的可能性。人类已经和狼结成了血海深仇,这些人一定会见狼就杀,虽然他们是善良的狼,可是人类却不会知道。这些人已经发现了山顶的山洞,或者是来暂时休息,或者就是专门来寻找狼的巢穴,对狼赶尽杀绝的。

形势危急,必须要找到办法帮助他们脱离危险。人类离洞口越来越近了,黑风和白雪吓得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崖天突然转过脸,看了看白雪还有黑风和雪灵儿。黑风和雪灵儿都从崖天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种深深的留念,看到了一种坚强不屈,看到了一种深沉的爱。当着孩子们的面,崖天深深地用嘴触碰着白雪的嘴,这是狼最深沉的爱的表现。白雪没有回避,她虽然无法看见崖天,但她却隐约感觉崖天的触碰中有一种不一般的意味。

就在大家都有点迷茫时,崖天突然冲出了洞口,向一侧的山脊跑去,人类很快发现了崖天,也斜着向山脊这边追去。大家这才明白,崖天是想牺牲自己的生命,将人类引开,让黑风他们从洞口的另一侧下山逃走。山脊的那一侧就是悬崖,崖天顺着山脊往下跑着,人类在后面叫嚣着,一只只利箭向他射来。崖天知道自己的生命可能不多了,他边跑边回想着自己那些幸福的往事,和黑森在一起的友情,和妻子还有孩子在一起的快乐,还有现在刚刚经历的这短暂的几个月的一家人的快乐时光,虽然仅是几个镜头,他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就在离洞口有两百多米远的时候,一只利箭穿透了他的肚子,他哀嚎一声,摔倒在地上。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将要结束了,闭上了眼睛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可是他却听到了琐碎急促的脚步,是狼的脚步,那脚步声有着一种义无反顾,有一种熟悉的温情,他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白色的身影,是白雪正在向他奔来。人类爬山要慢很多,白雪先于人类到达了他的身边。原来,白雪不愿留下崖天一个人,就义无反顾地向崖天奔来。雪灵儿也心痛的想要奔到爸爸身边,黑风流着泪咬住她的尾巴,黑风知道雪灵儿是崖天唯一的血脉,不能让雪灵儿也白白死去。

白雪用自己的舌头舔着崖天的脸,崖天挣扎着站了起来,也用舌头舔舐着白雪。暖暖的温情在彼此的心田荡漾。在临死的时刻,他们相爱着,没有孤独,也没有寒冷。浩瀚的阴山中,他们是最渺小的生命,可是爱却让他们的精神充实。

人类的脚步越来越近了,那个大胡子男人离他们已经不到二十米了,那十几个强壮的男人,分散开围成了圈,手里都是粗粗的木棍,他们并不想再射箭,箭会损伤狼皮,他们需要的是完整的狼皮,做成温暖的皮衣。

白雪和崖天不想被人类开膛剖肚,毛皮沦为人类的衣物,肉体沦为人类的食物。崖天发出呜呜的声音,又用鼻子轻触白雪的鼻子,白雪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来到崖天身边。崖天向黑风和雪灵儿那里投来最后的目光,那目光充满了留念,白雪也将耳朵朝向黑风和雪灵儿,最后一次努力地倾听他门的微弱的呼吸的声音,然后他们一起猛地后腿一蹬,跳下了悬崖。人类那里是一片静寂,这些男人们都被两只狼无畏的行为深深震撼。

黑风和雪灵儿流着泪看到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这个世界。人类已经被吸引地离他们远远地了。他们二狼就顺着另一侧的山脊下了山,脱离了危险。

天空又开始下起了雪花,当黑风和雪灵儿顺着陡峭的隐秘山道下到悬崖下面时,雪儿已经在崖天和白雪身上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纱。崖天和白雪挨得很近,面对着面,虽然嘴角流着血,但是却很安详,带着甜蜜的微笑。黑风和雪灵儿一直矗立在那,看着他们的父母逐渐消失在茫茫白雪当中。

啊,生活啊,你为什么总是毫不留情?可怜我们这些可怜的生命!

这个世界上只剩下黑风和雪灵儿相依相伴了。人类已经发现了他们居住的洞穴,再也不能回去了。黑风和雪灵儿不想回到狼群的聚居地,他们只能继续越过一座座高山,向远离狼群的群山深处走去。黑风如果知道他们的这个决定将给他和雪灵儿带来不幸,他将会宁愿回到狼群忍受群狼的欺辱,也不会走向看似宁静的群山深处的。

黑风和雪灵儿在大雪中经历了几日的艰难跋涉,终于来到了一片山谷地带。一条山泉汇成的溪流流过谷底,有不少野兔、野鸡、野鸭和田鼠等小型动物经常来到这溪流边饮水,这给黑风和雪灵儿带来了丰富的猎物。

更让他们高兴的是他们还在山谷北侧的半山腰上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山洞不大不小,刚好够他们两头狼躺下。他们叼来树枝和干草,很快山洞就变成了他们新的温馨的小家。

每天他们一起下山捕猎,每次都会有不少收获。当他们吃饱喝足了,就会在小溪流过的岩床上,嬉戏打闹。快乐的相伴慢慢冲去了亲人离世带来的痛苦。他们在内心深处还是感谢命运的,虽然命运夺走了他们的亲人,但是让他们相爱相伴,过着这样平静安逸的小日子。

黑风似乎也忘记了为爸爸复仇,为妈妈和崖天叔叔复仇。黑风和白雪都是天生善良的狼,他们内心并不会总是被仇恨填满,快乐平静的生活会慢慢淡化他们内心的仇恨,他们想到只要他们过得开心幸福,他们那些逝去的亲人的在天之灵就会欣慰的。

可是,命运又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黑风和雪灵儿并不知道,当他们在山谷中小溪旁享受着快乐的小日子时,危险正在慢慢向他们逼近。

原来在黑风和白雪居住的大山之外几公里处的一座山峰上居住着一只大金雕。金雕是天上最凶猛的猛禽,翼展超过两米,体长也可以超过一米,并且力大无穷,金雕的视力极佳,即使在几千米的高空也可以看到地上活动的田鼠、野兔这些小型动物,但是金雕却不屑于捕捉这些小型动物,它会向山羊、小鹿等中型走兽进攻,甚至可以将他们从地面抓起,飞回自己山顶上的窝里。黑风和雪灵儿面对的这只金雕正值成年,体力旺盛。

一段时间以来,它在几千米的高空巡游,早就发现了黑风和白雪,但是金雕知道狼的凶猛,况且他还看到黑风和白雪都是体力充沛的年轻狼,并且总是一起行动,以它个人之力,无论如何都是难以对付两只年轻狼的,所以它更多的时候是馋地流口水,也不敢轻易进攻黑风和雪灵儿,每次都是捉些野兔、田鼠回去充饥。毕竟严寒的冬季还没有过去,猎物不够充沛。

然而有一天,黑风和白雪在雪地追逐一只野兔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这天下着大雪,一般狼是不愿意在下大雪的时候出来捕猎的,但是黑风和雪灵儿好几天都没有捕获到猎物,两只狼都饿的头晕眼花,如果再不捉到猎物他们都会饿死。没有办法,他们才在大雪中,冒着刺骨的寒风和冰冷的雪花一起在山谷寻找猎物。他们寻找了两个多小时,还是没有看到猎物的踪影。黑风心里着急,便把目光投向了山谷另一侧山腰上那片树林。

平时,他们绝不会去那片树林,主要是另一侧的山坡非常陡峭,并且覆盖着结实的积雪,特别是靠近谷底的部分几乎是九十度的悬崖,离地面有十米多高,悬崖下面就是小溪旁坚硬的岩床。只有一处稍微缓一些,努力攀爬,可以爬到山坡上,但是在那片山坡上捕猎,不亚于拿自己的生命赌博,一不小心就可能滑下去,从山坡上摔下来,即使摔不死,也要摔成重伤。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他们不登上那片山坡,可能就不会找到食物。黑风自己饥饿倒也罢了,但是看到身边的雪灵儿也饿地浑身无力,他就心疼的受不了。他向雪灵儿看了一眼,就向那处稍缓的山坡走去,雪灵儿猛地窜到了她的前面,挡住他的道路。黑风知道雪灵儿不想让他冒这个险,黑风两眼看着雪灵儿,温柔地“呜呜”叫了两声,告诉雪灵儿他会小心,不用为他担心。雪灵儿还是不愿让开,黑风就又温柔地用头将雪灵儿推到一边。

雪灵儿知道阻止不了黑风冒这个险,就跟在黑风身后,黑风知道雪灵儿是想和自己一起爬山坡,就转过身用头将雪灵儿往后推,嘴里还是发出温柔地“呜呜”声。黑风还用头指着坡下,意思是让雪灵儿在下面接应他,别让野兔逃跑。雪灵儿明白了黑风的意思,想到几天没有进食,黑风这样做或许能够拯救他们不至于饿死,就没有阻拦黑风。

黑风顺着那段较缓的坡道,爬山了山坡。他很快走进了小树林,一眼他就看见了树林当中野兔的一串小脚印。黑风心里高兴,心想这次冒险还是值得的,果然发现了猎物的痕迹。

黑风小心翼翼地向前追踪,野兔那股清淡的草香气越来越浓。终于在一棵树下,他看到一只野兔正在风雪中趴着雪,寻找雪下的干草充饥。黑风慢慢靠近野兔,也就不到五米了。只要他再靠近一些,纵身一跃,就会把野兔抓住。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强风刮来,那棵树上一只大枯枝竟然被挂断了,大枯枝落下,正好砸在野兔旁边,野兔被这声响吓了一跳,转过头向后查看,当然也就发现了正在他身后的黑风。

这野兔离开撒开了腿就跑。黑风也紧跟其后猛追。黑风边追边想,怎样也不能让野兔跑了,有了这只肥肥的野兔,他和雪灵儿一个星期都不用担心饥饿了。可是这只强健的野兔竟绕着弯,竟然像小树林外面跑去。原来这只野兔不仅强健还很聪明,它知道狼不敢再陡峭的山坡上追逐他,这样他就可以利用自身娇小的身体优势,穿过山坡跑到安全的地方。黑风怎么样也不能放弃这只野兔,这是他和雪灵儿生存的希望。他不要命地追着,希望能够在野兔进入陡坡前抓住它。可是野兔跑得很快,很快就窜到了陡坡上,黑风也不顾危险了,同样冲到了陡坡上。

黑风气得直痒痒,他不顾一切追着野兔,山下的雪灵儿也紧张地盯着黑风。

黑风和野兔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就在黑风马上就要咬住野兔的时候,野兔突然向下转弯,向陡坡前的悬崖边窜去,野兔大概也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但是却想着不能便宜了黑风。黑风头向下一转,一口咬住了野兔,可是,这一转,却让他的身体重心不稳,猛地滑倒了。山下的雪灵儿尖叫一声。只见黑风嘴里叼着野兔,从悬崖上就掉落下来。雪灵儿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接住黑风,但是黑风掉落的速度太快,一下子就落到悬崖下的积雪中。

幸运的是几日的风将山谷的雪都吹到了悬崖下堆积起来,黑风正好掉进雪堆中,他只觉得自己的前肢先落地,然后身体和头也紧跟着落地,接着就是一阵眩晕,但是即使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松开自己的嘴,还是死死地咬住野兔。雪灵儿冲过来了,用自己的舌头舔着黑风的脸,黑风清醒了起来。他把已经咬死的野兔推给雪灵儿,雪灵儿感动的把头埋在黑风胸下。黑风想要站起啦,却发现前肢麻木了,刚站起来就又摔倒了。他知道自己的前肢一定是受到重压,骨折了。但是看着肥肥的野兔,他心里还是满是喜悦。不管怎样,这只野兔都可以让他们再坚持几天,说不定到那个时候又会有猎物出现。

休息了好一阵子,黑风才在雪灵儿的陪伴下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山洞。雪依然在下着,他们在山洞里美美地吃下了野兔的两条大腿,剩下的部分暂时埋在洞里,等着以后再吃。黑风看了一下自己的前肢,动了一下,虽然一阵剧痛,但是他感觉自己的骨头还没有错位,应该休养些日子,还能够长好。这才和雪灵儿松了一口气。

他们相拥着看着洞外飞舞的雪花,眼睛里都闪现着一种静谧的光。他们都在怀念着逝去的亲人,在数月间他们就都失去了最亲的长辈,从一个受到长辈无微不至的照顾的孩子慢慢地变成要独立面对生存挑战,忍受生活的艰辛的成年狼。幸好还有彼此相伴,相信只要他们努力,未来即使充满挑战,但是一定也可以获得美好的幸福。

两天之后野兔吃光了,雪也停了。黑风想要和雪灵儿一起去,但是却发现腿伤未愈,站立不稳。雪灵儿舔了一下黑风,意思是让他休息。接着,雪灵儿跨出了山洞,要去山谷捕猎。黑风没有办法,只好看着爱人独自出去捕猎。看着雪灵儿在雪地中孤单的身影,他好一阵惆怅。只是盼望着自己的腿早点痊愈,好和雪灵儿再次在山谷间一起追逐猎物。

如果黑风能够预知后面发生的事,他绝对不会让雪灵儿独自出去的。

那只大金雕几日大雪没有出来捕猎,饥肠辘辘,雪一停,它早就飞上天空,寻找着地面可以捕食的动物。可是猎物稀少,它飞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就再这时,它看见一个雪白的身影出现在远处一处山谷中。那不是那只白狼吗?她旁边的黑狼呢,怎么没出现?

金雕飞近观察,把山谷搜寻了一遍也没有发现黑狼的痕迹。它心中大喜,两只鹰眼冒出邪恶的光。一只孤狼在它看来是可以捕捉的猎物,它曾经袭击过山羊、小鹿,他们的体重比狼大不少,也被它抓起,带回了山顶上的巢穴享用。狼虽然有尖牙,会撕咬,可是只要被从背后抓起,带到空中,这些功夫就没用了,变得和山羊、小鹿一样无力。到时候,它可以找一片布满坚硬岩石的地面,从高处把这只狼扔下去,摔死她,接着就可以抓回巢穴享用了。

金雕这样想着,也仔细观察着地面的雪灵儿。雪灵儿并没有发现来自天上的威胁,她一门心思到处找猎物,用眼睛看,用鼻子嗅,试图发现猎物的痕迹,就是没有抬头看看天上高空中的那个黑影。

这个时候雪灵儿突然发现了一个老鼠洞,而且还闻到了里面老鼠那股淡淡的香味,它立刻用自己的前肢使劲地扒鼠洞。老鼠洞有些深,但是她还是卖力地扒着,她心里想着黑风吃到鼠肉的样子,甜滋滋的。怎么也不能让你跑了,小老鼠,虽然你小,但是也够我们吃一顿的。雪灵儿扒着鼠洞,完全忽略了自己身后的威胁。

金雕瞅准了时机,猛地俯冲下来,两只尖爪伸出,抓向雪灵儿的背部。雪灵儿只觉得背部一阵剧痛,接着身体就被拽离了地面。她抬头,看到金雕那巨大的张开的翅膀。她使劲挣扎,想用嘴咬金雕,然而金雕的爪子抓进了她的肉里,怎么也摆脱不了,而她的嘴也不能咬到脖子后面的鹰腿。这时她看到半山腰有一个黑影在蹒跚前行,是黑风!黑风正在挣扎着追赶金雕。不时跌倒,又爬起来,冲着金雕大声的吠叫。可是金雕却抓着她,发出咕咕的叫声,很快飞出了山谷,那个黑影越来越小了。

雪儿终于飘落下来了,飘到这个孤零零的山洞口,飘到孤零零的黑风身上。在雪中,黑风似乎又看到了妈妈,看到了雪灵儿的身影。一种温暖从黑风内心涌起,虽然他现在是一只孤狼了,可是还有雪儿陪着他。妈妈随崖天叔叔被雪儿慢慢覆盖,雪灵儿随金雕消失在漫天的雪尘中,这是他对两位亲人最后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中,她们都化作了雪。现在又来到他的身边陪伴着他。

雪灵儿被金雕叼走之后,黑风怀着一种不放弃的的希望,挣扎着向金雕飞向的方向追去。他幻想着假如金雕在飞行的半路上体力不支,再加上雪灵儿的挣扎,说不定会放开雪灵儿,大地被雪覆盖着,像柔软的被子,雪灵儿即使从空中掉下来也不至于摔死。说不定就会在某一个山坡上等着他,他们又会相会,继续一起过那种平淡快乐的小日子。

金雕是向北方飞去的,那里靠近狼群生活的那个大湖边。黑风又重新经过他和白雪妈妈、崖天叔叔还有雪灵儿一起走过的路。路上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一草一木都闪现着亲人们的身影。但是,他却始终没有看到雪灵儿的身影,只有漫山遍野的白雪。但是,黑风不相信命运,他想即使找不到雪灵儿,也要找到雪灵儿的尸骨,即使找不到雪灵儿的尸骨,也要找到那只该死的金雕,要用他尖锐的牙齿,咬碎金雕的颈骨,将它撕成碎片,告慰雪灵儿的在天之灵。

黑风没有想到他竟然成功地复仇了。

黑风瘸着腿,爬了好几座山,饿了他就找老鼠洞抓老鼠吃,渴了他就大口地吞雪。伤腿一走路就会疼痛,但是他咬着牙坚持。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坚强,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股力量,他已经不害怕任何东西,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不重要了。在他心中最重要是找到雪灵儿,是复仇咬死金雕。他不愿意就这样被命运摆布,即使自己粉身碎骨,他也不愿意成为命运的玩物,他要打败命运一次,为此在所不惜。

整整过了一天一夜,晨光刚刚显露,黑风前面又出现了一座山,虽然已经极度疲惫又饥饿,黑风还是毫不犹豫地向上爬去。寒风卷着雪花,向他吹来,他的两眼迷离着,一步一步向上爬去。在半山腰,他抓住了一只躲在岩峰里的老鼠,吃了老鼠之后,总算不那么饿了。

他靠着岩石休息了一下,正要继续向上攀爬,突然“咕咕,咕咕”,一阵刺耳的叫声从山顶传来。黑风听得清楚,他立刻判断出这个叫声一定是发自叼走雪灵儿的那只金雕。狼的听觉是非常灵敏的,狼对声音的区分能力也极强,相隔很远的狼,就是通过叫声确定彼此的身份,况且这个金雕的叫声在脑海中闪现过不知成千上万遍,所以黑风很清楚,就是这只金雕叼走了他的爱人。黑风从岩石旁边伸出头去,隐隐约约看到山顶有一个东西在动。他知道这就是金雕无疑。

黑风内心激动,终于找到这只可恶的金雕的巢穴。他想要慢慢靠近,趁着这只金雕不注意,扑向它,先用爪子按倒它,接着用牙齿咬断它的脖子。黑风也知道这不容易,首先金雕的视力敏锐,除非他非常小心,移动地很慢,否则极有可能被金雕发现,再就是金雕是凶猛的猛禽,如果偷袭不利,金雕一定会猛烈反击,他的前肢还在疼痛,或许不小心就会摔倒,说不定金雕又会像抓起雪灵儿一样,将他抓起,带到空中,然后摔到地上,活活将他摔死。黑风知道自己必须万分小心,才有可能杀死这只金雕。

黑风匍匐在地上,一点点,一点点地向山顶爬去,那只金雕似乎安静地躺在巢穴里,并没有发现黑风。一百米的距离,黑风足足爬了有一个小时。终于黑风看到山顶金雕巢穴伸出的树枝了。

他更加小心地爬到巢穴下面。在这个位置,他知道自己只要后腿用力一蹬就可以扑到巢穴里。他估计金雕趴在巢穴正中,于是调整自己的位置,使自己可以扑到巢穴正中间。成功就在眼前了。黑风平静了一下,用力一蹬,身体跃起,一切把握地都很准确,正扑向巢穴的正中位置。可是黑风却发现自己扑了一个空,身下并没有金雕。

还有 49% 的精彩内容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