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55 - 病后重生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看着熟悉的书店,我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疏离感。一场大病,带走了我身上的十公斤肉,也将我的世界打得粉碎。我将这些碎片一片片拼凑起来,终于外表看来完好无缺。我却很清楚,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两个月前的我。

我不在店里的日子,美华和诗诗将童书店和生活馆照顾得很好。书柜一尘不染,每一本童书,每一件精致的生活用品,彷佛张开双臂等著有缘人拥抱。原本库存就不多,经过两个月消耗,柜上童书和物品稀稀落落,显得份外冷清。

我环顾四周,不禁悲从中来。当初开童书店,我就设定好这间店只是我人生中的短暂停留,只是没想到这一停留就是十年,更没想到我要放手时竟是如此不舍。也许是我改变主意,想将这间店变成永恒,还没完成蜕变就要放手的不甘心。

“真真姐,怎么那么早?你回来了,真好。你瘦了好多。”

开门进来的是美华,前两天我已经通知她和诗诗,孩子开学我就会回来上班。可能太久没看到我,或是我瘦太多了,一连串蹦出几句话之后,她的眼神充满惊讶。

“生病瘦下来了,又回到婚前的标准体重四十八公斤,是不是很羡慕我?”

我开玩笑地回应,不想气氛太凝重。我看到美华由惊讶转成担心,又看到跟着进来的诗诗呆在门口。

“诗诗也到啦?你们是知道我今天回来,特意提早上班吗?现在才八点半呢。”

“真真。”

诗诗叫了我一声就不说话了。

苍白的脸容,小了一号的身材,任谁看了也担心。何况我并没有跟她们讲生病的事情,只说身体有点不舒服,可能太累需要休养两个月。虽说早晚是要让她们知道的,只是我自己也需要两个月的缓冲期,索性先不说病情。

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连勇气也消磨大半,变得小心翼翼。我需要时间调整,重新找回感觉,才能处理好接下来的事情。

“上午不会有什么客人,我们三个坐下来聊聊吧。你们也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

“真真姐,你病得很严重是不是?怎么可以不跟我们说的?这样我们更担心。你从来没有放过那么久的假期。”

“对呀,真真,我们担心死了。我们住同一个社区,这两个月竟然没有在社区中庭花园遇到过。你在哪里休养?”

“我飞回香港的第三天,就跟家人一起去上海和苏州玩了一星期。回到香港过了两天,我就在半夜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的急诊室。在香港的医院住了八天后,我又坐着轮椅登上飞机,回台湾又进医院住了十天,一个月是这样过的。另一个月几乎足不出户,回医院复诊也是在车库进出,所以诗诗你不会看到我。这两个月我的手机是关机的,只用邮件跟大家联络。真的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我语气平缓地将情况说明,尽量不让她们察觉出我的恐惧与不安。

“难怪连警卫也说没看到你。到底是什么病,需要住那么久医院?真真,可以跟我们讲吗?”

“实情是,香港和台湾医院的医生都查不出来是什么病。其实去年五月,我就因为肚子痛半夜被紧急送医,当时也查不出来真正的病情。在医院住了两天,消炎后不痛我就出院了。这次在香港也是同样原因入院,只是情况来得又急又猛,还没试出合适的抗生素,炎症就引发了败血症,差点回不来。”

虽然我很不想提起住院的事,想一想还是说出来了,诗诗和美华有权知道。我曾经给了那么大的希望给她们,现在又要收回,心中的失落能有多严重就有多严重。假如时光倒流,我宁愿这个蓝图她们从未看过。

“你现在看起来还是很虚弱,不是工作的时候。真真,你需要更长时间的休养。”

诗诗始终比美华年长,察言观色的能力更胜一筹,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告诉我,她似乎已经知道我接下来会有动作。如果这场病晚三年再到来,那该有多好呀,诗诗就能担大旗了。

“主治医师跟我说,唯一可以解释我病情的,就是我太劳累,他叫我以后绝对不能熬夜。”

“真真,你打算怎么做?直接说出来没关系的,我和美华都支持你。”

“我要逐步将店收起来,彻底将身体养好再说。”

诗诗和美华都瞪大双眼,这个决定绝对不是她们能想像的。我反倒是暗暗松了口气,最难说出口的话,就这样从嘴巴溜出来。长痛不如短痛,有问题迅速解决,真真回来了。

原来,我天生属于职场,一旦回到岗位,独立果断的个性尽显无遗,跟私底下的我完全是两个人。

“对你们两个,我很抱歉。我能做到的,就是将店维持到你们找到新工作为止。”

“不用担心我,真真。我原本就是因为你,才出来工作的,我先生也是因为你,才让我出来工作。现在我回家继续给他养,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诗诗率先回过神来,连忙开口安慰我。

我也真的没在担心她。诗诗的能力佳,学历高,家庭环境不错,她要找工作随时都有。我担心的是美华,其貌不扬的她,从面试开始就吃亏,何况她的学历连拿到面试机会的概率都很小。

“真真姐,你也不用担心我。你养好身体最重要,只有将店收起来了,你才能真正休息。我慢慢找工作,这几年我也存了点钱。”

美华终于开口说话,她在旁边一直发愣,让我好担心。

“美华,你继续留在店里,一有面试机会就随时跟我说,直到找到适合的工作。我们的店也经营那么久了,需要时间慢慢淡出会员的生活,我不可能马上将店收起来的。你安心呆着,我养得起你。”

我已经有心理准备,美华需要半年时间才能找到工作。她跟了我那么多年,我也会补半年薪水给她,这样她的生活就不至于受影响。我知道她每个月要寄钱回去养家,以至于三十多岁还没成家的念头。

回來上班第一天,該做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接下來的日子只需要去執行。我很讶异于自己竟然挣扎了一个多月,原来我在储备勇气,放弃是需要勇气的。拿出勇气,我们就可能因放弃而重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