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

村庄西面的麦田旁

有一片小小的芦苇荡

芦花开的时候

种子还没有被埋进土壤

它只好

借着秋光孤零零的绽放

再吞咽下北风兀自消亡


村庄西面的麦田旁

有条小河在一直流淌

一个年老的姑娘

常常会在起了冰的河床

搓洗着衣裳

老人们说

她的情郎

就死在了芦苇荡


那天晚上

我偷偷翻进了她低矮的房

漏风的墙

看起来与她一般面老目沧

屋里唯一的红色的蜡烛

燃烧在桌案上

蜡泪凝结成了一片汪洋


我一无所获的出了村庄

直到站在村西面

那座饱经风雨的老桥上

在河畔的芦苇荡里

我看到一位漂亮的新娘

她借着月光

把种子埋进土壤

把自己埋进了土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