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无绝对

俗世的梦没有结构,人可以瞬间清醒

又可以瞬间迷醉

奔忙中会一时失神

各个时刻都能游离神思一会

我恰恰喜欢这个状态

不管所有人慌乱成几何

我都能冰冷冷地冥神猜测命运

命运要将我们带去何方

命运要给我们一个怎样的安排

我要伸出哪只手阻止命运呼来冰霜

我要伸出哪只手迎接命运带来幸运的果实


人们理解的绝对,有可能是盛放的鲜花

有可能是背后逼近的毒舌,有可能是场生死渺茫的灾难

为何不让对只是对

非要普罗大众像祭祀邪灵一样恭维一个答案

为何让小错一再巧妙发生

为何让沉重一再顺势堵塞人心

我知其悲哀,却无法力挽狂澜

我知世事无绝对,却无法叫醒梦中人

我知沧桑是飞掠过青天的云雀,可婉转鸟语不留影息

变幻的云天不曾让任何一颗心脏占满

人世的浮光总是梦幻总是距人超过两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